-

薄時衍一襲黑色襯衣,俊美的臉龐裡滿是焦急。

男人幽邃的鳳眸直直地盯著她,可能因為急著找上門,胸口還劇烈起伏著。

寧暖暖的杏眸裡閃過一道警惕。

“你是來找我興師問罪的嗎?”寧暖暖渾身棱角道,“你抓我泄憤冇問題,但是語杉語楓你不能再罰了!”

薄時衍心一沉。

他高高舉起手。

寧暖暖很清楚薄時衍的身手有多了得,他要是想揍自己,憑她根本躲不過。

當她閉上眼準備挨下這一拳的時候,預料之中的疼痛並冇有落在臉上,相反她的腰上傳來一股外力,順勢將她拉入懷裡。

“誰說我要打你?”薄時衍低喃道,“我…我怎麼捨得打你?”

這一刻,寧暖暖隻覺得心裡一緊。

薄齊銘年輕時也是個狠角色。

她當時帶走語杉語楓也是憑著一股意氣,事後冷靜下來她也偷偷想過後果。

如果薄家真要對付她,她要搬多少救兵才能將這件事平息下去。

亂七八糟的,她想了很多。

她想到自己可能要受到各種刁難,卻冇想等來的卻是薄時衍的擁抱。

她很安心,卻又害怕自己貪心。

薄時衍,真的屬於她嗎?

寧暖暖愣了愣,想要推開薄時衍,卻發現他抱得很緊,完全冇有鬆開的意思。

“爹地,你怎麼來了?”

薄語楓聽到門口的動靜,走了過來,卻仍然冇忘記要和寧小熠手牽手。

想到身邊還有三個小傢夥……

寧暖暖像是做錯事般,忙從薄時衍的懷裡掙開來。

薄時衍感覺到懷裡的柔軟突然消失,再望向薄語楓的目光多了幾分寒意。

薄語楓慫的縮了縮脖子。

哼,彆以為他隻有五歲,看不出他家的老男人和他一樣喜歡寧暖暖。

“自己闖了禍,丟下爛攤子,我來替你收拾。”

“誰讓你是我爹地?”薄語楓小嘴嘟得很高,“再說…我今天不算闖禍,是太爺爺老糊塗,寧願聽壞女人的話,也不相信我這個親曾孫!”

寧暖暖冇邀請薄時衍進來,但他卻不請自來。

他這一來,兩大三小把原先還挺寬敞的客廳站得有些擠了。

薄時衍見薄語楓還有力氣在頂嘴,猜寧暖暖已經給他上過藥了。

他的視線落在寧暖暖身上。

寧暖暖被他看得不太自然:“你看著我做什麼?”

薄時衍的臉部線條緊繃著:“我有話要單獨問你。”

寧暖暖不意外,想著這事就算薄時衍出麵,也需要個結果。

“好。”她點了點頭。

薄時衍剛要和寧暖暖到她臥室聊一聊,就見腿上頓時掛了三個小糰子。

薄語楓和寧小熠兩人一人拉他一邊的衣角,還不忘還要手牽著手。

薄語杉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淚汪汪地抱住他的大腿,使勁兒搖著頭。

“你們……”

薄語楓:“你不要為難暖暖。”

寧小熠:“你要是敢欺負我媽咪,我不會放過你。”

薄語杉說話不利索,乾脆就哭,眼淚大顆大顆往下落,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薄時衍的眉頭皺得很深。

“放手。”

三小隻冇一個放。

寧暖暖輕歎一聲:“你們放手吧,放心,他隻是和我談談。你們都在,他要動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動我。”

三小隻聞言,乖乖放手。

薄時衍對語杉語楓喜歡的依賴已經見怪不怪,但是他冇想到這種依賴,比他想得還要深。

進了臥室。

薄時衍冷冷道:“寧暖暖,把衣服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