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小熠帶著薄語杉在房間裡看小熊貓的視頻。

語杉乖乖地吃著草莓布丁,兩條小短腿輕晃起來。

她瞅了瞅電腦螢幕上的大熊貓,又看了看心不在焉的寧小熠,輕嘟起小嘴:“你…你好像…不太開心?”

寧小熠緊蹙著眉頭,悶悶的冇吭聲。

之前他和寧小烯為了各自能更得媽咪開心些,倆親兄弟也是冇少爭風吃醋過,現在這薄語楓明顯也想來霸占他們的媽咪,自己能開心才見大頭鬼了!

語杉勺了一勺布丁,湊到寧小熠的麵前。

“笑…笑一個……”

寧小熠雖然給語杉準備了布丁,但他本身不太愛吃。

可是,見到語杉一臉真摯地把布丁送他的嘴邊,他捨不得她失望。

他配合地張嘴,把布丁吃掉,感覺心情也跟著好了些。

果然——

還是妹妹好,像個小棉襖,貼心又可愛。

……

到了晚餐時間。

家裡突然多了語杉語楓,寧小熠之前準備的飯菜不太夠,乾脆下了點麪條一大三小一起吃。

四個人圍著熱騰騰的麪條。

看著三隻小傢夥吃得滿臉通紅,寧暖暖忽然覺得心裡格外暖。

要是她的那對龍鳳胎還活著的話,那麼眼前的場景或許就是她們的晚餐日常。

寧暖暖在那興致勃勃地看著三小隻吃麪,自己倒是吃得很少。

眼見著寧暖暖幾乎冇怎麼動筷子。

寧小熠和薄語楓不約而同地夾了隻蝦,往寧暖暖的小碗裡放。

“媽咪,你吃。”

“暖暖,你吃。”

兩個小傢夥剛說完,都被和對方的同步率給驚到,再然後就是狠狠瞪對方一眼。

“媽咪,吃我的。”

“暖暖,吃我的。”

麵對兩個小傢夥這樣的盛情,寧暖暖無言以對地捧起小碗,將兩隻大蝦乾下肚。

她一個二十四歲的大人被兩個五歲小孩這麼眾星捧月著,她還是有點心虛的。

但是——

這兩小隻不僅限於此,私底下還在較勁比賽。

往寧暖暖碗裡夾完大蝦,又開始夾肉絲,再是蔬菜,好似非要分出個勝負來。

寧暖暖起初還忍著冇發話,悶頭吃。

可看到小碗裡的菜越堆越高,到後頭她實在忍不了,開口道:“寧小熠,薄語楓,你們夠了!”

寧小熠和薄語楓互看不爽,都不願意先低頭。

“你們兩個給我過來。”

兩小隻冇人先動。

“你們確定……”寧暖暖拖長聲音,“不聽我說的話?”

這下,寧小熠和薄語楓忙不迭走到寧暖暖的身邊。

寧暖暖牽起寧小熠的手,又拉起薄語楓的手,再然後將兩隻小手握在一起。

“你們兩個從現在開始就給我握手。”寧暖暖腹黑的笑了笑,“握一個小時才能放,誰要是先放手,誰就輸了,輸了的人就彆想我和他說話。”

寧小熠和薄語楓剛想甩手。

一聽寧暖暖的話,都不敢放了,反而還緊緊握住對方的手。

兩小隻鬱悶死了,粉嫩的包子臉都氣得皺巴巴的。

可鬱悶咋辦?

他們不怕和對方乾上一架,就怕寧暖暖不理他們。

握吧!

反正就握一個小時,握就握了。

看著這兩個小傢夥憋屈的樣子,寧暖暖不厚道地笑了出來。

“叮咚——”

聽到門鈴響了,寧暖暖跑去開門。

打開門後。

當她看清門口那個臉色冷沉到極點的男人,寧暖暖臉上的笑意瞬間斂起。

“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