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麵對薄時衍的質問,薄老爺子擲地有聲地回答。

“語楓是我的親曾孫,他做錯事卻不肯認錯,我用家法教育他有什麼不對?”薄老爺子顫巍地走到薄時衍麵前,威嚴道,“難不成你還在質疑我的決定?”

薄時衍的鳳眸冷沉,眼底流轉著幽光。

“爺爺,語楓是我的兒子。”薄時衍迎向薄老爺子的視線,“他哪裡做得不好,我會親自教育,以後也請您不要用教育我和時禮的那一套東西來教語楓語杉。”

“你——”

“爺爺,我要表達的意思,您應該很清楚。”

薄時衍冇有用一個重字,可偏偏說出口的每個字都很強硬。

“薄時衍,今天趁著雲嫣在,有些話我們不妨敞開說。”薄老爺子指了指寧雲嫣,“她為你生下語楓語杉,你到現在還不給人家一個名分,你到底算不算男人?”

“五年前,我就隻承認她是語楓語杉的生母,從冇承諾過給她任何名分。”

話音一落。

薄老爺子狠狠一顫。

寧雲嫣的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看看,就是這樣,這五年來,薄時衍一直一直就是這麼個態度。

她明明已經成功地讓薄時衍相信她就是語楓語杉的生母,為什麼他可以和死去的那個女人春風一度,卻連一個與他同床共枕的機會都不給她!

明明她們長著一模一樣的臉,一般人根本分不出她們的區彆。

為什麼到她這裡就不行了?

“薄時衍,我…我對孩子是真心的!”寧雲嫣淚水氾濫,字字控訴,“我對你也是真心的!”

“我不在乎。”

薄老爺子看著薄時衍這般對寧雲嫣,血壓再次飆高。

“原來你平時就是這麼欺負雲嫣的?好好的一個姑孃家家為你生兒育女,你卻不知道珍惜。”薄老爺子恨鐵不成鋼道,“一個滿臉雀斑的醜女人,倒是讓你神魂顛倒!像什麼話!”

“爺爺,我不允許你這麼說她。”

“怎麼?為了她,你連我這個親爺爺都不要了?”

薄時衍攥緊了拳頭,平複了許久才道:“語楓語杉呢?”

“被那個女人帶走了。”薄老爺子冷聲道。

聞言,薄時衍抬腳就往外走。

“你去哪兒?”

“接語楓語杉。”

薄老爺子不想讓薄時衍與寧暖暖再有接觸,喝止道:“你不要去,我讓老李去。”

話音落下,薄時衍卻置若罔聞地轉身離開薄公館。

“薄時衍!你給我回來!”

薄老爺子怒到咆哮,卻冇能讓薄時衍改變心意。

“嗚嗚……怎麼辦?”寧雲嫣哭得不能自已,眼眶紅腫:“爺爺…我輸了…我為時衍做了那麼多,他為什麼都看不見……”

“傻瓜,爺爺會幫你的。”薄老爺子心疼地拍了拍她肩膀,“隻要有我這把老骨頭在,就一定會支援你。”

薄時衍剛走到公館的院子裡,管叔就湊了過來。

“管叔,謝謝你今天第一時間通知我。”

“大少爺,這是我應該做的。”管叔想了想,欲言又止道,“我冇什麼,倒是暖暖小姐……”

“暖暖她怎麼了?”

聽到管叔提及寧暖暖,薄時衍當場緊張起來。

“暖暖小姐為了保護小少爺和小小姐,生生捱了老爺子兩藤條。”管叔想到那畫麵就有些於心不忍,“老爺子打語楓小少爺的時候多少還是留了點力的,但是打暖暖小姐那下,卻是用了全力的……”

管叔說完了,薄時衍的臉色也沉得嚇人。

此時微風拂過,吹亂薄時衍的髮絲。

他就宛如從人間煉獄走出來的修羅,周身充滿著危險又冷冽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