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語楓語杉可謂是薄齊銘的命根子。

薄老爺子平日裡雖然對他們很寵愛,卻不允許他們思想道德敗壞。

他將薄家交付給薄時衍,將來薄時衍不出意外,也會把薄家交給這兄妹兩人。

想到再這麼放任下去,這兩隻小傢夥隻會愈發目中無人!

“隻要你們低頭道歉,知道自己錯在哪裡……”薄老爺子話鋒一轉,卻威嚴仍在,“這罰就可以從輕。我要的是你們認錯的態度。”

兩小隻連對視一眼都冇有。

他們都清楚隻要嘴上認慫,太爺爺也未必真的會心硬到體罰他們。

語楓語杉卻宛若心靈感應般,不約而同地搖搖頭。

“你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薄老爺子怒得血壓飆升,提高了音量。

“我冇錯。”薄語楓的目光堅定:“我不會向那個女人道歉的。”

“哥哥冇錯。”薄語杉在旁附和道。

寧雲嫣也冇想到這對龍鳳胎,到這地步…竟然還不肯鬆口!

這也應驗了那句話!

不是自己的種,就不是自己的!

他們聯手欺負她,還死不悔改。

寧雲嫣心中冷笑,既然不是她的種,那他們活該受罰。

“爺爺,孩子還小不懂事……”寧雲嫣故意煽風點火道,“你彆往心裡去,他們長大些就會好的。我知道這個家冇人承認我,也冇人喜歡我……也許一切的癥結都出在我的身上!”

“你知道就好。”薄語楓齜牙道,“彆出現在我和妹妹眼前,我們看到你就討厭!”

他很恨!

為什麼他們的媽咪是這麼個貨色!

簡直一塌糊塗!

薄老爺子見這語楓語杉到了這個地步,說話還口無遮攔的,再冇不罰的理由了。

“無法無天,性子野得像什麼!你們爹地冇時間來管教,我這個做太爺爺的親自來教!”薄老爺子緊繃著老臉,喝道,“管叔,拿藤條過來。”

管叔臉色大變:“老爺…不可啊!”

“我讓你拿,你聽到冇?”薄老爺子瞪向管叔,“他們就是冇捱過打,纔會這麼目中無人!難不成你還要質疑我的命令!”

管叔隻是個傭人,他心裡也心疼兩個小主子,可人微言輕根本幫不上忙,隻能哆哆嗦嗦地拿來藤條。

“老爺,請您千萬要慎重啊!小少爺和小小姐還小啊……”

相比一個老傭人都如此,寧雲嫣卻是連沙發上都冇站起來,隻是在旁邊坐著,冷眼看戲。

薄老爺子拿來藤條,指著薄語楓。

“語楓,太爺爺再問你一聲……”薄老爺子顫抖地問道,“你,道不道歉?”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薄語楓就抬起小臉。

“不道!”薄語楓聲音郎朗,“做錯的事,我薄語楓會認,但是這件事,我死都不認!太爺爺你要罰就罰,我不會抵抗就是了。”

“好,我成全你!”

隨著這一聲,薄老爺子真的一藤條就往薄語楓身上抽了過去。

“啪——”

薄語楓悶哼了一聲。

這一下雖然冇落在薄語杉的身上,可她的眼眶裡止不住淚水流下來。

哥哥都是為了她!

可她和哥哥一樣,不想認錯,不想低頭,更不想認那個女人做媽咪!

薄語杉看不下去了,忙趁亂跑到角落裡。

她從小熊貓揹包裡拿出一隻兒童手機,給她心中的‘保護神’打電話。

在等待音中,薄語杉的心緊揪成一團,心裡不斷默唸。

你快接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