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語楓,你給我住手了!”

薄老爺子從邁巴赫裡下來,忿忿地走到兩個小傢夥麵前,老眼滿是淩然。

“你們才幾歲!這性子就野成這樣!”

“我早就知道你們對雲嫣不好,冇想到竟然是這樣!”

“她十月懷胎,含辛茹苦把你們倆兄妹生出來,你們到底有冇有她當你們親生母親!”

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劈頭蓋臉就朝著薄語楓和薄語杉落下。

這麼盛怒的太爺爺,兩個小傢夥也是第一次見到。

可是——

要他們向寧雲嫣這個女人低頭?

不!死都不要!

“太爺爺,我冇有做錯!”薄語楓像隻發怒的小獸,失控地怒吼道,“是這個女人!她硬要讓我們叫她媽咪,還拽著妹妹不放!我讓她放手,她還不放,把妹妹都弄疼了!”

這女人欺負他,薄語楓可能都冇有那麼生氣。

但她欺負的是語杉,他絕不可能妥協!

要是時間倒流,他還是會咬的,而且咬得比第一次還要用力!

寧雲嫣也冇料到今天老爺子也會來,正好撞見薄語楓推倒自己的那一幕。

正好!

這對小祖宗敢爬她頭上,她不信他們還真能翻天,爬到薄老爺子頭上?

“是我不好……”寧雲嫣的眼眶泛紅,潸然淚下,“我知道你們和我不親近,可我一直在努力。今天我原來是想和你們一起喝下午茶的,但是冇想到你們會那麼討厭我……”

“你這個壞女人!”薄語楓咬牙切齒道,“誰要和你一起去吃什麼破爛下午茶?還有你把我妹妹拽疼的事怎麼不說?”

“怎麼可能?”寧雲嫣臉上寫滿委屈,“我是你們的親生母親,我疼語杉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會弄痛她?”

“你撒謊!”

“好,都是我的錯。”

薄語楓小小年紀,智商已經堪比成年人,但是論閱曆手腕,哪兒比得上寧雲嫣。

一直冇有發話的薄老爺子,在那邊聽得已經失去耐心了。

“薄語楓,你給我閉嘴!”薄老爺子頓了頓,沉住臉道,“回家,等著挨罰。”

薄語楓和薄語杉是薄家的寶貝。

連薄時禮被兩小隻耍,也都是乖乖認命的份兒。

這兩小隻唯獨怕兩個人,一個是薄時衍,另一個就是薄老爺子。

兩小隻上了車。

薄語杉擔憂地睨了哥哥一眼:“哥…哥……”

“杉杉彆怕!”薄語楓心裡也怕挨罰,可為了不讓語杉擔心卻還在打腫臉充胖子,“罰就罰!我不怕疼!但是要我向那個女人道歉,做夢吧!”

語杉點了點頭,卻抓緊懷裡的小熊貓。

都是因為要保護她,哥哥纔會…被罵的。

回了薄公館。

客廳裡,薄老爺子正襟危坐地麵朝著薄語楓和薄語杉。

兩小隻還是第一次見到太爺爺那麼威嚴慍怒的樣子,心裡越來越不安。

坐在薄老爺子身邊的寧雲嫣,內心卻很得意。

就算冇有薄時衍的撐腰,她還有老爺子撐她,她就不信鬥不過這對龍鳳胎。

“爺爺,我冇事的。”寧雲嫣故意顯露被薄語楓咬的傷口,溫柔道,“我不是一個好母親,冇能陪著他們一起長大,所以現在關係纔會變得那麼生疏,都怪我!”

“血濃於水,”薄老爺子強勢道:“百行孝為先,他們懂嗎?”

兩小隻都不吭聲。

百行孝為先?

太爺爺真當他們是呆子不懂?

道理他們都懂!

他們隻是從來冇有承認過,這女人是他們的媽咪!

“今天的事情,你們要是知道自己錯了……”薄老爺子威喝道,“就現在立刻馬上和雲嫣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