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語楓挑高俊眉,十分不爽:“怎麼這個女人又來了?”

薄語杉大眼忽閃,磕磕絆絆道:“煩…煩……”

兩隻小傢夥朝著與寧雲嫣相反的方向越走越快。

寧雲嫣臉上笑容一僵,也快步追了上去:“語楓語杉,你們跑什麼呀?是冇聽到我在叫你們?還是你們聽到了,故意拔腿就跑?”

她每次都在放低姿態,都在討好這對龍鳳胎。

然而,他們一次次冇有將她放在眼裡,一次次挑戰她的底線!

“站住!”寧雲嫣到底是大人,很快走到他們前麵,淩厲的警告,“我是你們的媽咪!天底下哪有孩子見到自己的媽咪,是你們倆這樣的態度!”

“你不是我們的媽咪!”薄語楓的包子臉很冷,一臉斬釘截鐵。

“我不是?”寧雲嫣深吸一口氣,嘲諷的冷笑,“你們爹地可不止一次告訴你們,你們是從我肚子裡出來吧?”

聞言,薄語楓和薄語杉的牙齒咬緊。

他們可以不相信寧雲嫣的話,但是他們不可能不信爹地說的。

“那又怎麼樣?”薄語楓小拳頭攥得死死的,下巴揚得很高,“爹地不照樣不讓你和我們住在一起!你休想讓我和妹妹叫你一聲媽咪!”

“恩…不…可能……”薄語杉說話費勁,但眼裡的光芒很堅定。

這下……

完完全全戳中寧雲嫣的痛處。

她不信自己會拿一對五歲的孩子冇辦法。

“我和你們的關係,可不是你們想撇清就撇清的。”寧雲嫣說著,就開始來拉薄語杉的胳膊,“我訂了五星級酒店的下午茶……有冰激淩,巧克力,慕斯,你們肯定會很喜歡。”

薄語杉很抗拒,胳膊拚命掙紮。

“我…不!”

“不知好歹!”寧雲嫣的怒火再次被點燃,力道更重地攥住薄語杉的肩膀:“我好心好意為你們訂了甜點,你們就這樣甩臉子給我看?今天你們想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寧雲嫣的指甲又尖又長。

她柿子也挑軟的捏,不拽薄語楓,拽的又是薄語杉。

這一拽拽的薄語杉疼得眼裡都爍著水光了。

“疼…疼……”

聽到薄語杉的呼痛,寧雲嫣卻置若罔聞地拖拽著。

這對龍鳳胎反正不是親生的,自己原來就是對她們才過仁慈,纔會被他們蹬鼻子上臉。

今天,她一定要給他們個教訓。

“放開我妹妹!”薄語楓見到語杉被欺負,忙上來抓住寧雲嫣的胳膊,“你這個歹毒的女人!放手!”

“語楓,我是誰?你用這種口氣來和我說話?”

“我管你是誰!”薄語楓如發怒的小豹子,眼裡的怒意越來越濃,“你欺負我妹妹,我要你好看!”

薄語楓雖然隻有五歲,可週身的氣場瞬間也冷沉了下來。

“我哪裡是欺負?”寧雲嫣冷冷道,“我這是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我纔是你們的親生媽咪!要找母愛,不需要彆的女人,我就能給你們!”

薄語楓輕嗤了一聲。

下一秒,當真就對著寧雲嫣的胳膊上咬了過去。

薄語楓咬得很用力,直接把寧雲嫣的胳膊咬出血來。

“薄語楓,你……”寧雲嫣被咬得劇痛,這才放開了薄語杉的胳膊。

薄語楓嘴裡有血腥味,卻倨傲地抬起包子臉。

“我說過,讓你彆動我妹妹!”

他覺得不解氣,還狠狠踢了寧雲嫣的小腿肚一腳。

寧雲嫣冇料到小傢夥還會來這麼一下,當場跌坐在地上。

正在寧雲嫣想對這倆兄妹破口大罵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薄語楓,誰教你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