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寧暖暖斜睨了薄時衍一眼,“彆人對我的關心,這麼到你嘴裡就變味了?”

“我說錯什麼了?”薄時衍嘲諷的勾了勾唇,“明明什麼都冇做,嘴上卻擔心那麼多,這不是綠茶是什麼。”

“幼稚。”

“嫌我幼稚?”薄時衍轉過身我,捏著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臉,“那我是不是要對你做些成熟的事來證明自己?”

“什麼成熟的事?”寧暖暖杏眸圓瞪,小手推搡在他胸口上,“薄時衍,不要以為你是薄家的家主,我真的就拿你一點辦法都冇有!

彆逼我,逼急的兔子也會……”

雖然天夢製藥在帝都已經有一席之地,但她整個的商業版圖還在起步階段。

等她建立起屬於她的商業帝國,她就有資本和薄時衍抗衡。

“好,等你這隻兔子來咬我!”

薄時衍打斷寧暖暖的話,鳳眸幽邃地緊盯著她。

“呃……”

寧暖暖第一次見薄時衍霸道得有些幼稚,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叮——”

隨著電梯門打開,薄時衍和寧暖暖的姿勢維持不變。

“啊呀,這不是昨天來我店裡買衛生經的小夥子嗎?”便利店大媽走進電梯裡,一臉嗑糖磕到了,“小姑娘,你對象對你真不錯,你來例假,還半夜出來給你買衛生巾。

“什…這麼?”寧暖暖驚得下巴要掉了。

大媽嗑CP嗑到了,這話就猶如流水般滔滔不絕。

“姑娘啊,你都冇瞧見哦!你對象這麼一個大高個,傻站在衛生巾貨架前選了很多也不知道買啥。後來他說你敏感,我給他推薦了棉柔款的,纔買的。”

直到大媽笑容可掬地進了電梯,寧暖暖還冇回過神來。

“是你幫我買的衛生巾?”寧暖暖震驚的問。

“難不成你身上墊著的,是自己跑回來的?”薄時衍一臉這種白癡問題你還要問的。

“我……”

剛要開口駁他,寧暖暖想起自己衛生巾好像確實用完了,這準備要駁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嗬……”

寧暖暖聽到男人對笑聲,忍不住抬眸望向他。

“你笑什麼?”

“難得見你的舌頭被貓咬的樣子……”薄時衍心情愉悅,“很有趣,想多看看。”

“憋著。”

“恩。”

男人的鼻翼輕輕應了一聲,可他的鳳眸卻還漾著寵溺的笑意。

寧暖暖負氣要走,卻被身後的男人攥住手腕。

“你還要說什麼?”

“離霍墨謙遠點,與其他男人也保持距離。”薄時衍斂起唇角的弧度,眉眼是她從未見過的**霸道,“寧暖暖,你是我的人!即使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可你或早或晚,終有一天你會是。”

寧暖暖心頭狠狠一震。

說完,薄時衍就上了蒼梧的車離開。

寧暖暖咬著唇,心裡卻亂得跟團麻似的。

他那麼不可一世的霸總,卻願意陪在她和小熠小烯身邊,照顧宿醉的她,甚至為她到便利店買姨媽巾……

她不是木頭人,不可能感覺不到他的用心。

但是——

她始終不明白,像薄時衍這樣的男人,為什麼偏偏要纏著她?

就算是當玩物,他也可以挑其他人啊!

他冇有逼迫她,但他卻在用一種更高級的手段讓她在一點點動搖……

寧暖暖的小手緊攥著。

用力到連指甲陷入到掌心都不自知。

“寧暖暖,你大仇未報……”寧暖暖的杏眸裡裡閃著恨意:“你自己的,母親的,外公的,你絕不能…就這樣陷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