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裡隻剩薄時衍和寧小熠。

寧小熠咬了口蝦肉鍋貼,一臉好奇道:“叔叔,昨天晚上我媽咪醉酒的樣子很可怕吧?”

“不是可怕。”

“啊?”

“你媽咪她是……”薄時衍想到寧暖暖純欲得撩人,他卻隻能整夜剋製,牙縫裡擠出兩個字,“可恨。”

看到薄時衍的臉色突然不太好,寧小熠慌得趕忙轉移話題:“叔叔,你冇發現杉杉妹妹…長得很像我媽咪啊?”

薄時衍微眯起鳳眸:“語杉哪裡像你媽咪了?”

寧小熠一拍小腦瓜子,頓時想起自家媽咪還從來冇有在薄時衍麵前摘下過人皮麵具呢?

可惜說出的話收不回來,小傢夥隻能瘋狂打圓場:“叔叔,我…說的像!對!是指聲音!她們的聲音長得特彆像!”

薄時衍的眸光流轉,眼底多了幾分深意。

“小熠,你知不知道你的親生父親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也冇興趣知道。”寧小熠撇了撇嘴,“我那個殺千刀的親爹現在要麼在亡命天涯的路上,要麼墳頭草都快和我個頭差不多了。”

聽薄時衍問這種問題,寧小熠又道:“不過,有些話我還是要說在前頭!我媽咪六年前那是遇人不淑!你可不能因為她有我和哥哥,你就看低她!”

小傢夥雖然打心底裡喜歡薄時衍,但薄時衍要真敢有一點點嫌棄媽咪,那就不配做他後爸!

“你知道的,我也有孩子。”薄時衍撫了撫寧小熠的發頂,“正好和你媽咪扯平。”

一想到杉杉那個可愛的糯米小糰子……

寧小熠樂得用力點頭。

杉杉妹妹雖然不是媽咪親生的,但是他一見到她,就莫名很想寵她。

此時,寧暖暖在浴室裡,對著鏡子。

她倒是冇有發現人皮麵具有什麼問題,卻發現脖子上的吻痕。

還好——

寧小熠年紀還小,看不懂這是吻痕。

要是小傢夥能看懂,那她這個做媽咪的,真的可以買塊豆腐一頭撞死得了。

什麼禁慾係?什麼厭女症!

關於薄時衍的這些謠言……真是害死人!

寧暖暖從浴室櫃子裡拿出一瓶遮瑕膏,用尾指沾了點,輕輕塗在吻痕上。

這吻痕比想象中的要深了很多,她塗了三層纔將薄時衍搞出來的幺蛾子完全遮住。

好不容易等遮乾淨,寧暖暖又回到餐廳。

“媽咪,我想轉學。”寧小熠的目光滿是期待,“我想轉到杉杉妹妹在的幼稚園,這樣我就可以和杉杉妹妹做同學,還能保護她,每天給她烤她喜歡的小餅乾。”

“這也不是不可以……”寧暖暖的目光落到薄時衍身上:“隻是……”

“我同意。”薄時衍目光幽邃的回望過來,“如果你冇反對意見,轉學的相關手續,我會讓蒼梧辦妥。”

想到這三小隻一起上幼稚園,寧暖暖心裡莫名的就是覺得挺好。

吃完早餐。

薄時衍和寧暖暖兩人坐電梯下樓。

寧暖暖正在看手機裡的簡訊留言,刷到霍墨謙發給她的語音資訊。

她本來想長按語音轉文字的,但是一個手滑冇點好,直接點了外放。

“暖暖,以後答應我不要硬扛好嗎?我現在很後悔。”

“後悔昨天不應該讓你一個人回去的。”

“你喝了不少酒,我真的很擔心你……”

寧暖暖收到霍墨謙的關心資訊,出於禮數,總要回覆資訊。

可手指還冇打上幾個字,就聽身邊的薄時衍冷冷道:“嘁!綠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