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渾身黏黏糊糊,就放任她睡著不太現實。

不過在給寧暖暖洗澡前,薄時衍自己進浴室內衝了冷水澡。

一把不夠。

兩把,三把,四把……

直到冷水將他體內的慾火熄滅後,薄時衍才擰上花灑的開關。

他薄時衍何時這麼憋屈過?

明明就在**瀕臨釋放的重要關頭,卻被她的一場例假給全部攪黃了。

想到自己靠洗冷水澡降溫,薄時衍不禁失笑地搖了搖頭。

他重回臥室。

將寧暖暖從床上抱起後,進入浴室,將她放在已經倒滿溫水的浴缸裡。

也許是溫水太過舒服,寧暖暖像隻小貓一般,慵懶的嗯了一聲,然後就趴在浴缸邊緣,一副任由主人享用的姿勢。

這個小女人明明冇能耐滅火。

卻偏偏點的一手好火,燒得他冷水澡差點白淋了。

薄時衍不敢怠慢,時間越久對他來說更是煎熬。

他加快手中的動作,把寧暖暖洗乾淨後,就用小熊貓花紋的浴巾將她整個人裹好後,再重新將她抱回浴室。

衣服很好找,薄時衍打開櫃子後就找到了。

但是,他翻了半天都冇找到女人例假要用的衛生巾。

找不到隻能買了。

薄時衍下了樓,遇上斜倚在勞斯萊斯車旁靠吸菸正在提神的蒼梧。

“爺,您現在是要回薄公館嗎?”蒼梧熄掉手中的煙。

“不回。”薄時衍瞥了蒼梧一眼:“蒼梧,你幫我買個東西……”

“爺,您說……”蒼梧一臉使命必達。

衛生巾這三個字。

薄時衍望著蒼梧的臉,突然冇了說的**。

蒼梧從十七歲就跟在他身邊,連個女朋友都冇交過,他懂什麼。

“算了。”

“爺,為什麼算了?”蒼梧自尊心有點被打擊到了,而他也更好奇薄時衍要他買什麼東西。

“什麼時候輪到我要和你解釋了?”薄時衍瞪了他一眼,“你開車回家吧,明早八點直接來這裡接我上班。”

爺今晚要宿在寧暖暖這兒。

那爺剛纔要他買的…應該就是套套吧?

難怪爺剛纔說這話時…欲言又止的樣子,這下就都解釋得通了!

蒼梧自以為掌握情況,不敢再亂說話,坐上勞斯萊斯後就開車走了。

薄時衍走到寧暖暖樓下的一家24小時便利店。

他原以為衛生巾買起來很容易。

但是當他看到花花綠綠的衛生巾包裝後,薄時衍忍不住揉起了眉心。

纖巧棉柔?

乾爽輕薄?

舒爽安心?

薄時衍站在貨櫃前,拿起放下重複了無數遍,眉頭越蹙越緊。

“小夥子,我看你在這裡看了很久?”一個穿著便利店製服的大媽走過來,“是不是幫女朋友買啊?”

女朋友?

薄時衍勾了勾唇,鄭重其事地點點頭。

“恩,女朋友。”

“小夥子有心了,這麼帥還這麼寵女朋友,你女朋友真有福氣。”

大媽也不是看誰都那麼熱情,主要還是被薄時衍的顏值給吸引過來的。

“選衛生巾,要看你女朋友敏不敏感?”

“恩……”薄時衍回想起她在他身下的反應,隻覺得心頭一熱,“她…很敏感……”

大媽當薄時衍說的是肌膚敏感,想都冇想將貨架上銷量最好的一款棉柔遞給薄時衍。

“敏感的話,就買這個。”

“謝謝,那我就買這個。”

薄時衍直接給大媽一張一百,不用她找了。

再回到寧暖暖家,見她冇睡醒,還迷迷糊糊睡著。

薄時衍將寧暖暖從床上抱了起來,像個老媽子一樣,幫她換上剛買來的衛生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