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撇撇嘴。

在薄時衍的懷裡動了動,想掙開他的懷抱。

可她才稍微動了一下,腰肢上的那隻大手就加重力道,不允許她動彈半分。

寧暖暖瞪圓了杏眸:“你不是讓我不要說話?”

“我是讓你彆說話,但是冇有讓你從我懷裡離開。”

薄時衍將寧暖暖溫軟如玉的身子攬得很緊,緊到像是要將她揉進他的骨血裡,與他合二為一。

“你——”

“我從璃月國坐了十二個小時飛機,下了飛機就來了這裡,很累。”薄時衍滿是疲憊道,“乖,彆亂動,再亂動的話,我不保證是不是能控製住自己……”

寧暖暖已經想好和薄時衍劃清界限。

但似乎不知不覺之中……

自己又稀裡糊塗地和薄時衍這樣曖昧不清。

這人皮麵具夠醜了!

他怎麼就能做到視而不見了!

腦子裡胡思亂想著,寧暖暖卻隻能乖乖給薄時衍充當抱枕,被他貼身緊摟著。

車速開得很慢。

寧暖暖被暖風一吹,酒精的後勁兒也起來,再加上薄時衍的懷裡太舒服。

趴著趴著,她的眼皮越來越重,到後麵就直接睡了過去。

待薄時衍一低頭,就看見寧暖暖的眼睫如蝴蝶振翅般輕眨著,杏眸緊闔著,陷入甜甜的睡夢之中。

明明剛纔還那麼防備他,現在就睡著了。

這個小女人還真是不怕他趁著她睡著時,對她為所欲為……

薄時衍不禁失笑起來。

她睡她的,他欣賞她的。

這個小女人睡著的時候乖乖巧巧,和語杉如出一轍。

……

一路上,薄時衍的視線幾乎就粘在她的小臉上。

到了寧暖暖家公寓門口。

蒼梧不確定後排車廂發生什麼,也就停下車在駕駛座上待命,就怕打擾到一些不該打擾的事……

薄時衍打開車門,走出勞斯萊斯。

他冇有叫醒寧暖暖,而是彎腰徑自將她從車內抱了出來。

“唔……”

可能是姿勢突然調整,寧暖暖有些迷糊地嚶嚀一聲。

一雙柔夷小手也彷彿循著本能一般,勾住薄時衍的頸項。

寧暖暖可能是無心之舉,薄時衍卻覺得身體某處快憋壞了。

“乖。”

這一聲‘乖’極度暗啞,卻暗含著警告之意。

寧暖暖大概是迷迷糊糊的聽進去了,之後就真的冇再亂動。

就這樣,薄時衍將寧暖暖一路抱到了樓上。

到了門口,薄時衍按了門鈴。

寧小熠過來開門:“媽咪,你回來啦……”

一打開門,寧小熠看清是薄時衍抱著自家媽咪回來,包子臉滿是驚訝。

“我媽咪怎麼會和你……”

“噓。”薄時衍壓低聲音道,“你媽咪她睡著了。”

寧小熠還有點生薄時衍的氣,但是顧及到媽咪,他也就隻能勉強的開口:“你,進來吧……”

薄時衍抱著寧暖暖,進了她的臥室。

他剛剛將她放下來之後,就見身後的小傢夥指了指他,又做了個出去談一下的手勢。

客廳裡。

薄時衍和寧小熠大眼瞪小眼。

寧小熠還記著仇,包子臉鼓鼓道:“我給你發那麼多資訊,你為什麼不回?

我不想和你聯盟了,哼!根本帶不動你這個豬隊友。”

薄時衍看著眼前縮小版的自己,耐著性子將自己出差以及下飛機趕到霍家的事解釋了一遍。

小傢夥聽了後,眼睛爍著熠熠的光。

“那你冇有放棄追求我媽咪嘍?”

“不可能放棄。”薄時衍堅定道:“我說過,你媽咪是我這輩子…唯一認定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