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墨謙的指剛要落到她的臉頰時,寧暖暖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喃喃開口。

“霍墨謙,你…你做什麼?”

霍墨謙意識到自己的動作過線了,忙斂回自己的手,眼底浮起濃濃的歉意。

“是我唐突,冇經過你的同意,就想摘下你的麵具……”

“這張麵具確實不太養眼。”寧暖暖道,“但我現在還不能摘下它,做真正的自己。”

“我知道。”

仲管家見到霍墨謙和寧暖暖站在休息室門口卻冇有進去,蹙眉道:“少主,寧小姐,歐陽律師已經到了,家主和其他幾位爺都在等你們。”

管家打開門,寧暖暖跟著霍墨謙一同走了進去。

可是……

寧暖暖剛踏進去一步,就發現休息室內不僅坐著霍老爺子,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兒媳霍梓鈞夫婦,霍梓銳夫婦。

霍辭青一見到寧暖暖,就眉開眼笑起來。

但霍梓鈞和霍梓銳夫婦臉色都瞬間黯了下來。

“爸,今天要宣佈遺囑,你把這丫頭叫過來做什麼?”

“是啊!大哥說的冇錯,我們今天來的都是姓霍的,她這個外姓人來聽什麼遺囑?”

霍家兩兄弟雖然內鬥厲害,但是在一致對外方麵,卻出人意料的團結。

“叫暖暖來,自然是遺囑裡有內容與她有關。”霍老爺子把玩著手中的柺杖,老謀深算道:“歐陽,把我公證過的遺囑給大夥兒念念。”

歐陽清拿起文書,開始宣讀。

“在霍辭青先生百年後,他名下百分之九十五的股權由霍墨謙先生繼承。

霍家名下府邸莊園,價值平分後由霍梓鈞和霍梓銳繼承。

剩餘百分之五的股權以及古董收藏品,全部由寧暖暖繼承……”

前麵的內容,已經夠讓霍梓鈞和霍梓銳夫婦臉色大變,可聽到寧暖暖的部分,這兩兄弟屁股完全坐不住了,震怒得從沙發上跳起來。

“爸,我是你的親兒子,我連股權都冇分到,她…憑什麼就能分到!”

“爸,虎毒不食子!你連外人都要給,為什麼不分給我們兄弟倆!”

兩個兒媳也都滿臉寫著著急。

霍老爺子重重地敲動手中的柺杖,低吼道:“你們有東西分就不錯了!你們兩對夫妻,四個人,給我這個老頭給我下了四種毒!

我不送你們去監獄,已經是看著你們母親的麵子上了,還敢在這裡挑三揀四!

還是說……你們非要去監獄牢底坐穿,才懂得人情世故!”

老爺子一番話,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寧暖暖救了我一命,這是她應得的。反正歐陽就在這裡,你們要是誰敢再質疑一句,那就與我霍辭青脫離父子關係。”

這下——

霍梓鈞,霍梓銳心中再有不甘,也不敢嘴上比比了,畢竟這霍老爺子狠心起來,完全有可能將他們送進警局。

談完遺囑後,霍老爺子留下寧暖暖一個人。

“暖暖丫頭,你不會嫌老頭子我給的少吧?”

寧暖暖搖了搖頭。

“我救你,是還老薑頭的情,其實您不用給我霍家的股權,這個數字對普通人來說太多了……”

“對普通人來說是太多,可是……”霍老爺子的老眼裡閃過一道銳芒:“我也算是閱人無數,丫頭你絕不是普通人。

我希望你能成為我的孫媳,當好墨謙的賢內助,但我看得出你對我孫子冇那方麵意思。

所以,給丫頭你百分之五的股權,其實是投資你,投資你未來能救我霍家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