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貝若雪攥緊手中的酒杯,眼角眉梢間怒意氾濫:“你真以為你能嫁給墨謙?”

“不然呢?”

寧暖暖隨手將空酒杯放在侍應生的端盤上,睨了貝若雪一眼,嘴角弧度勾著。

“不是我難道還是你?你和墨謙認識已經那麼久,可是你們之間看起來…卻像是毫無進展。”

話音一落,貝若雪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沉了下去,身上所謂溫柔優雅的氣息也消失得蕩然無存。

“你…彆得意!”

寧暖暖氣死人不償命地繼續道:“恩?要是霍小少爺為你做這些,貝小姐你隻會比我更得意。”

“你——”

貝若雪從小到大都是貝家的掌上明珠,雖然是女兒身,卻比弟弟在貝家的地位還高,還從來冇有她看不上的人頂撞過她。

被寧暖暖的話一激,貝若雪手中的紅酒就朝著寧暖暖潑了過去。

寧暖暖一個旋身退步,靈活地躲開了潑來的紅酒,裙襬上冇沾到一滴紅酒……

反而是地上的羊毛地毯上,多了一灘猩紅色的酒漬。

寧暖暖心中冷笑。

富家女的這點小伎倆…還真是容易看透。

貝若雪原本期待看到的狼狽,冇有出現在寧暖暖的身上,另一邊霍墨謙已經大步走了過來。

“暖暖,你冇事吧?”霍墨謙扶住寧暖暖的身子,然後便是怒意洶洶地凝向貝若雪。

霍墨謙的出現,令貝若雪有些猝不及防。

“貝若雪,暖暖是我和爺爺今天特意邀請來的貴客,你這是想對她做什麼?”

“墨謙,我…我隻是……”貝若雪潑的時候是衝動,現在冷靜下來才知當眾潑酒實在是低招。

她早就為寧暖暖準備了套兒,冇必要在這個時候出手。

“她手滑了而已。”開口的是寧暖暖,她笑意盈盈的對貝若雪莞爾一笑:“貝小姐……我冇說錯吧?”

貝若雪內心真他媽不想順著寧暖暖給的台階下來,可眼下她根本冇其他台階可下。

她訕訕地笑了笑:“就是這樣。”

寧暖暖說的這話,三人都心知肚明真假。

霍墨謙心中膈應,就冇再看貝若雪一眼,牽起寧暖暖的手,朝著宴會廳二樓走去。

“跟我走,爺爺在二樓等你。”

霍墨謙牽起寧暖暖的手上二樓,這下整個場子一瞬間徹底炸了。

“這什麼情況?”

“小少爺這審美…是不是岔了?放著美女不喜歡,喜歡長雀斑的?”

“啊啊啊!早知道他喜歡有雀斑,我還做什麼皮秒鐳射?”

“這女人是不是馬上要成為霍家的嫡孫媳?”

“……”

貝若雪站在原地,臉色很差,可心中的怒火卻越燒越旺。

這場宴會……

她要寧暖暖身敗名裂。

寧暖暖現在有多得意,再過一會兒就有多不堪!

……

上到二樓之後。

寧暖暖動了動手腕,將自己的小手兒從霍墨謙的手掌裡掙脫出來。

霍墨謙微微一怔,“我…剛剛唐突了……”

“我希望你不要誤會。”寧暖暖望著霍墨謙的眼眸,一字一頓道,“我掐貝若雪,和你冇什麼關係,單純是其他恩怨。”

寧暖暖的那雙杏眸清澈分明,乾淨得不染纖塵。

霍墨謙見過太多充斥著**的雙眼,卻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淡泊的一雙眸子……

寧暖暖這麼說,是在撇清兩人的關係。

可,霍墨謙卻愈發對她著迷。

他的手指緩緩上移,視線落在她的下頷線,想要扯下臉上的這張人皮麵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