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點了點頭:“恩,我是。”

“我是霍家的管家。”仲管家滿臉恭敬地對寧暖暖道:“我們家主和少主特意安排我在這裡迎接您入莊園,我會帶您去宴會廳正廳的。”

寧暖暖能感覺到周遭名流賓客的目光都打量著她,但她卻完全不受影響,淡泊地一笑。

“麻煩管家您了。”

有霍家的管家迎接,寧暖暖不用排隊覈驗身份,就進入了霍家莊園。

這應該是霍家城郊的一家彆院,歐式風格的建築在傍晚看起來格外富麗堂皇,灌木草叢也修葺得頗具匠心。

在去宴會廳正廳的必經之路上,有一座大型噴泉水池。

燈光打在流水上,有種美輪美奐的夢境感。

進入到宴會廳正廳後,寧暖暖看到四周都是衣香鬢影,上流人士之間的觥籌交錯。

這些人非富即貴,身上的每一件禮服都是價值不菲的高定限量版。

寧暖暖莞爾一笑。

在這個聲色犬馬的場合,一般的禮服還真是…分分秒就會被秒成渣。

霍墨謙大概想到她對這場宴會的隨意,所以才送她SiSi設計的禮服,為的就是讓她在壽宴上不被看輕。

“寧小姐,您先用些酒水,我去和少主說一聲。”

“恩。”

管家走遠後,寧暖暖從侍應生手裡拿起一杯紅酒,輕呷一口。

寧暖暖喝著她的小酒,可是自從她出現在宴會上的那一刻起,在場賓客的視線就釘在她身上。

幾乎所有人目光都是…震驚!

這個女人身上穿的是神秘的新銳設計師SiSi的禮服——海。

這款禮服是SiSi今年唯一的設計作品,由頂尖的手藝人純手工製作完成,整整耗時五個月,裙襬上的每顆碎鑽也都是真鑽。

好多富家太太,名媛小姐都想要,可是SiSi卻冇有對外售賣。

這條白色魚尾裙…出現在霍老的宴會上也並冇有什麼稀奇。

可要命就要命在……

這條魚尾裙禮服竟穿在一個滿臉雀斑的醜女身上。

眾人都在竊竊私語,猜測著寧暖暖的身份。

“你見過那個女人嗎?”

“冇見過,要是見過的話,這種滿臉雀斑是怎麼會冇印象?”

“管老派心腹親自迎接,這個女人的來曆絕對不一般啊!”

“不一般是不一般……可是這臉真醜,穿這麼貴的禮服,還是醜!”

“……”

那些人有壓低自己說話的聲音,但是說的人太多了,就感覺像蒼蠅在耳朵邊嗡嗡嗡。

寧暖暖抬高小手,將酒杯裡的紅酒一飲而儘,舌尖舔了舔嘴角。

還真是……無聊。

她美醜,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更何況,她們討論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一張仿生皮做的人皮麵具。

“寧小姐,好巧啊,你也受邀參加霍爺爺的壽宴啊?”貝若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寧暖暖,問:“你身上SiSi設計的禮服…是買來的嗎?”

寧暖暖杏眸裡噙著笑意,睨了她一眼,“今天我是墨謙的女伴,他送我的。”

貝若雪狠狠一怔,暗暗咬緊牙齒,卻又怕寧暖暖看出端倪。

“墨謙對你真好。”貝若雪眯了眯眼。

“他邀請我做女伴,又給我送衣服。”寧暖暖扯著紅唇道,“我不確定他是不是下一步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聽說這小少爺之前可冇談過戀愛,還是頭一次對一個女人那麼好……”

貝若雪應該早猜到她會出席今晚賀老的壽宴,早就佈局給她跳了。

不過……

這局,寧暖暖布得比她早太多。

所以,寧暖暖是故意說這些話的。

隻有貝若雪越嫉妒越氣憤,她的智商才下降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