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小熠發出去後,就緊盯著螢幕,等薄時衍的回覆。

可時間一分一秒在流逝,小傢夥卻遲遲冇等來動靜。

這姓薄的怎麼回事?

他…到底還想不想做他和哥哥的後爸了?

【媽咪要穿其他叔叔送的魚尾裙出門了!】

【叔叔,你人呢!】

【嗨,你想其他叔叔做我後爸了嗎?】

【哼!】

……

就在小傢夥低垂著小腦袋,在那邊發資訊的時候,寧暖暖已經換上霍墨謙送的那一身銀白色魚尾裙禮服。

長到曳地地魚尾裙,將寧暖暖的身材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

鑲嵌上百顆碎鑽的裙尾部分,熠熠生輝,美得流光溢彩。

寧小熠一抬頭,看見明媚動人的寧暖暖,小嘴喃喃道。

“媽咪…你…你好美啊……”

“當然美啦!你也不看看這禮服是誰設計的。”寧暖暖衝著兒子眨了眨眼,“我剛和西西通了電話,這是她今年最滿意的作品,這一套禮服設計製作費大概就花了一千萬……”

寧小熠嘀咕起來:“原來這是乾媽的作品!怪不得了!”

一千萬……

這霍少主還真是捨得在媽咪身上花錢!

這樣下去……薄時衍妥妥就是被霍少主比下去。

“小寶貝,你愁眉苦臉個什麼?”

“冇…冇有。”小傢夥包子臉苦成一團,卻還在努力擠出笑容:“我…我就是擔心…擔心……”

“擔心什麼?”

小傢夥急中生智,小短腿跑到桌幾旁,拿起滿是雀斑的人皮麵具:“麵具!媽咪,我擔心你忘了帶走,你今晚出去要記得戴麵具哦!”

“我知道。”寧暖暖接過麵具,微微皺眉,“小寶貝,你很可疑,你不是一向不喜歡我戴麵具嗎?”

“哪有?”

寧小熠對了對小手指,心虛地不敢說實話。

媽咪要是以真實容貌出現,再配上乾媽設計的禮服,出現在宴會上絕對是王炸!

到時候何止是什麼霍少主,隻怕宴會結束後,薄時衍又要多上無數的競爭對手。

哎……

他纔是個五歲孩子,為啥要為後爹的感情生活承受那麼多。

寧暖暖戴好人皮麵具,打理好之後,準備離開家,走之前和寧小熠囑咐道:“寧小熠,媽咪不在,你在家照顧好自己哦。”

“恩!”

“乖~”

寧暖暖背過身後穿高跟鞋的時候,小傢夥拿起手機,對著自家媽咪的背影拍下一張照片。

“走嘍~”

“媽咪,拜拜!”

隨著門‘啪——’的關上,房間裡就隻有寧小熠。

他將自己拍下的照片,通過微信發給還冇回覆的薄時衍。

還不回?

寧小熠生氣了,真的生氣了!

【我給你通風報信,你卻不理我!!!】

【我媽咪要被搶跑了,你…你會後悔的!】

【你就等著後悔哭死吧!】

小傢夥覺得不解氣,發完資訊之後,還把薄時衍拉黑了。

哼!

他寧小熠現在宣佈,聯盟…解散!

……

那邊。

寧暖暖穿著這一襲曳地禮服,出現在霍家莊園門口。

當門童打開車廂門,看到那綴滿碎鑽的裙尾以及一雙雪白筆直的小腿時,幻想著這腿的主人必定……是個絕色尤物。

但是——

當寧暖暖彎腰從車內走出來的那一瞬,門童當場傻眼。

什麼鬼?

這身材是女神的級彆!

這臉就…就…這樣?

寧暖暖的杏眸裡含著一絲瞭然的淺笑,便淡然地走到莊園入口。

今晚商政兩界都來了不少名流給霍老爺子賀壽,都在門口一一給邀請函,經過身份確認後才能進入。

可站在門口的仲管家一見到寧暖暖,便主動走到她的身邊。

“請問您是寧小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