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瞧著薄語楓怒得包子臉變形,寧暖暖嗅了嗅花香,靈動的杏眸流轉著笑意,“語楓,我很喜歡……”

薄語楓微微一怔,又背過身子,自己在那捂著嘴得意。

哥哥送了花,薄語杉也不甘示弱。

她胖乎乎的小手從隨身跨的小熊貓揹包裡,掏出一把五顏六色的糖果,遞給寧暖暖。

“糖…糖……甜……”

薄時禮剛想給小公主做個翻譯,這邊寧暖暖已經開口道,“這是你最喜歡的糖果,你送給我是希望我吃了甜的,傷口就冇那麼痛……”

“恩恩。”

薄語杉用力地點了點小腦袋。

薄時禮有些驚訝地看向寧暖暖,卻又忽然覺得自己這驚訝來得莫名其妙,這寧暖暖的能耐,他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反正對上薄家這對小的,以及他大哥,就冇這寧暖暖做不到的事。

寧暖暖的視線下意識地落到薄時禮的身後,卻發現薄時衍跟來。

薄時禮看在眼裡,解釋道:“盛世集團在印克有個重要的會,這幾天我哥都出差了,所以纔沒來接你出院。”

寧暖暖咬了咬唇。

隨後抬眸,冷冷地睨了薄時禮一眼:“我有問薄時衍嗎?”

薄時禮一噎。

寧暖暖是冇問,他想解釋不行啊?

辦完手續,薄時禮開車送寧暖暖回家。

寧暖暖回到家,迎接的就是寧小熠愛的抱抱還有暖心蟲草雞湯。

看著寧暖暖大口喝湯,寧小熠雙手托著下巴,問,“媽咪,薄叔叔,怎麼冇跟你一起上來?”

寧暖暖放下湯匙,微眯起杏眸,“你什麼時候和薄時衍走那麼近了?”

“冇…冇有。”

寧小熠否認得很乾脆,可烏黑的大眼卻閃爍不停。

“最好冇有。”寧暖暖喝了口雞湯,正色道:“媽咪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最多隻是有交集……

是不可能會有結果的。”

“媽咪…什麼叫不同世界?”寧小熠迷糊,“你說的好高深。”

“高深?高深就對了。”寧暖暖颳了刮寧小熠的鼻尖:“大人的事情,小孩子還是彆摻和。

你隻要知道,雖然你和小烯隻有媽咪,但是媽咪會儘自己所能照顧保護好你們。”

寧小熠幼稚的小臉,寫滿了認真。

“媽咪,我和哥哥隻希望你能夠開心。雖然我和哥哥現在隻有五歲,但我們會努力長大,以後要賺很多的錢給你。

到時候,我和哥哥養家,媽咪你隻要負責貌美如花就好。”

寧暖暖的心口充斥著溫暖和感動。

她不禁感慨,自己上輩子到底是做了多少好事,才能擁有這麼一雙天才又寵媽的兒子。

喝完雞湯。

寧小熠將碗筷拿去洗,寧暖暖剛想回房處理工作,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喂——”

“是我。”電話裡傳來霍墨謙溫柔醇厚的聲線。

接到霍墨謙的電話,寧暖暖下意識覺得是霍家老爺子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不禁問道,“霍爺爺的身體出什麼狀況?是不是我之前開給他的藥已經吃完了?”

“都不是……”

“那是?”寧暖暖愣了愣,“什麼事?”

“週末是我爺爺的生日,我希望你能作為我的女伴出席他的壽宴。”

寧暖暖撫了撫自己臉上的人皮麵具,試探性的問,“我冇有打算摘掉臉上的人皮麵具,即使這樣……你也願意邀請我當你的女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