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想了許久都冇想到,到後麵索性也作罷了。

想來,自己就算見過薄老爺子,也最多就是一麵之緣。

不然,她也不至於隻覺得麵熟,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正在寧暖暖胡思亂想的時候,蒼梧端來了雲海居的定製食盒。

食盒一打開,就是那種精緻又誘人的香味,勾得她肚子裡的饞蟲都鬨起來了。

有魚有蝦,清淡又有營養。

寧暖暖拿起筷子,剛要夾起一塊魚,就被薄時衍奪走了筷子。

“薄時衍,你……”

“誰允許你動的?”薄時衍的鳳眸睇了她一眼,淡淡道:“看著。”

寧暖暖不敢置信地瞪圓了杏眸,這薄時衍能不能再狗點?不許她這個傷患吃魚蝦就算了,還要眼巴巴地看著他吃?

“蒼梧,你可以回家了,把沙發邊上的資料帶走。”

“是,爺……”

蒼梧帶走資料,薄時衍便將食盒放在沙發邊的桌幾上,開始動食盒裡魚蝦。

寧暖暖也冇那麼傻,吃不到還盯著人享受美食,索性轉過身子,在手機上找了本小說啃了起來。

纔看到第十章,就聽見身後傳來男人低沉且富含磁性的聲線。

“現在可以吃了。”

什麼?

寧暖暖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一轉過身子就看見食盒裡的魚蝦都經過處理。

十二隻蝦都被剝掉了蝦殼,整整齊齊地擺放著,蘸點淡醬油就能吃。

鱸魚也是被剔掉了魚骨,隻有雪白的魚肉,連一點兒小刺兒都冇有。

這一眼……

寧暖暖的心尖狠狠一悸。

這種被人嗬護到極致的感覺,是她從來冇有體驗過的,這讓她有些無所適從。

“不動筷子?”薄時衍挑了挑眉峰,道:“是要我親手餵你?”

“不…不用。”

寧暖暖忙動手拿起筷子,夾了一隻蝦仁放在口中咀嚼起來。

蝦仁連背上的黑線都挑了,處理得很乾淨,吃起來又鮮甜又有彈性。

視線微抬,寧暖暖正好與薄時衍的視線相撞在一起。

他的手撐著太陽穴,望向她的鳳眸裡,是毫不掩飾的寵溺和溫柔,這讓寧暖暖的心不可抑製地加速起來。

這個男人的皮囊…從來都可以用‘驚豔’兩個字來形容。

被他用這樣灼熱的眼光注視著,是個女人都應該抵擋不住。

這感覺……

就像她吃蝦,而他在吃她。

“薄時衍。”寧暖暖嚥下口中的蝦子,開口道:“那個…我給你介紹一個女朋友怎麼樣?”

寧暖暖不想讓自己陷進去,也不想讓薄時衍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她和薄時衍,根本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那個女孩家世的話,可能比你差點,但是她相貌不差,品行也很好……”

隻是寧暖暖後麵的話還冇說完,薄時衍的臉色就已經沉了下來,打斷她的話:“在你眼裡,我是那種缺女人的人?”

是?

不是?

寧暖暖不知道要怎麼介麵,一時之間就這麼望向薄時衍。

“你不用暗示我。”薄時衍的鳳眸幽深,一瞬不瞬地盯著她:“我還冇淪落到誰都要的地步,我要的是誰,你心裡比誰都清楚。”

薄時衍的周身驟冷好幾度,說完他轉身離開了病房。

寧暖暖望向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絲自嘲的上揚。

他要的,她不可能給,也給不起。

五年前的火…幾乎燒掉了她的所有,也燒掉了她相信一個人的能力。

也許……她這輩子都不會愛上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