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年前,老爺子在城郊出了車禍。

強烈的撞擊,讓他突發急性氣胸。

雖然司機第一時間撥打了急救電話,但他胸痛難耐,甚至出現極度的呼吸困難。

在等待救援的漫長過程中,他都已經做好了撒手人寰的心理準備。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寧雲嫣突然出現在他身邊,冷靜果敢地用鋼筆筆尖紮向他的肺部,放出淤積在胸腔裡的血液,緩解了他的呼吸障礙,最終讓他尚能有一口氣去醫院治療。

當時——

司機和管家都對她言語苛責,可寧雲嫣卻隻專注於他的救治。

“雲嫣啊雲嫣,你可不止是語楓語杉的親生媽咪。”薄老爺子的老眼裡充滿慈愛的光輝:“你更是我的救命恩人,讓我現在還能活在這個世上,雙膝邊有小曾孫小曾孫女圍著我,享著天倫之樂……”

“爺爺,這是…我…該做的。”

寧雲嫣訕訕地笑了笑,目光微微閃爍。

怕老爺子這雙慧眼看出她的不自然,她急忙端起小茶盞,呷口一茶湯,藉機掩飾自己的心虛。

寧雲嫣怎麼能不心虛?

薄老爺子說的這兩點,和她寧雲嫣一點都沒關係。

語楓語杉是她那個雙胞胎姐姐生下的,連老爺子也是寧暖暖那個女人救的!

五年前她帶著龍鳳胎上薄家時,她以為老爺子會挑剔嫌棄她,誰料老爺子見到她,上來就熱淚盈眶叫她‘小恩人’。

她當時是茫然的,但是在得知這段故事之後,她就索性將錯就錯地認下。

“爺爺,你放心。”寧雲嫣憋紅著眼眶,一副要泫然淚下的模樣:“不管以後發生什麼,即使時衍娶了寧暖暖,我也會真心真意把你當親爺爺看待。”

“傻丫頭,胡說什麼!”

“爺爺,我冇有非要嫁給時衍的意思。”寧雲嫣吸了吸鼻子,欲言又止道:“我隻是希望時衍和語楓語杉能夠幸福,寧暖暖她……”

“她怎麼了?”

“她前些日子主動找我,要我給她一千萬,她就離開時衍。我承認我被嫉妒衝昏頭腦,當場就給了她一千萬支票,可她拿了錢…非但不履行承諾,反而對我說…是時衍偏要纏著她,她也冇有辦法。”

寧雲嫣捂著臉,眼淚簌簌地往下掉落。

見狀,薄老爺子怒到狠拍桌子:“這個寧暖暖…能說出這話來,還真以為她自己是誰!”

“爺爺,你彆氣,氣壞身子可不好。”寧雲嫣假惺惺地勸道。

薄老爺子從唐裝口袋裡拿出一個墨綠色的錦盒,打開後取出一根紅色的手繩。

手繩的墜子,是一抹嬌翠欲滴的老坑冰種翡翠,呈一道天然流水形。

“爺爺,這是?”

寧雲嫣懂珠寶,不懂翡翠玉石,可饒是外行的她,仍舊一眼看出這條手繩價值不菲。

“這顆墜子是我們薄家的傳家寶。”薄老爺子放在寧雲嫣的掌心上:“墜子上的流水形也形同我們薄氏一族傳承百年的族徽,我今天把它贈給你,就是表明我這個做長輩的態度。

這世上冇人比你更適合當薄家的主母了,除了你,其他女人休想進我薄家的門。”

寧雲嫣看著掌間的手繩,又聽著老爺子的話,心情感慨又激動。

這何止是傳家寶!

這更是老爺子的肯定和認可!

……

醫院裡,寧暖暖突然響到了個事兒。

今天也是自己第一次見到薄老爺子,可為什麼她竟然覺得老人家有些麵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