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三人當中,一身軍服常服的蕭懷瑾最為顯眼。

薄老爺子起初冇認出他,但盯著他看了許久,這纔想起這小子竟是白老頭…近兩年找回的寶貝小外孫。白老頭早年征戰四方,親情淡薄,如今找回親外孫,是恨不得百倍彌補他。

蕭懷瑾也一眼認出老爺子,詫異道:“薄爺爺?你怎麼會在這裡?”

“寧小姐因為救我的小曾孫女而負傷……”薄老爺子沉穩大氣地說道:“我這個做太爺爺的,自然要親自到醫院來探望她一下,表達我對她的謝意。”

薄老爺子到底是老狐狸,說的話滴水不漏,愣是冇將收買寧暖暖遠離薄時衍的事說出來。

反而,他老眼犀利地望向蕭懷瑾:“懷瑾,你呢?你和寧小姐……”

蕭懷瑾瞥了寧暖暖一眼,完全不避諱道:“薄爺爺,暖暖是我從小長大的玩伴。”

“這樣啊……”

薄老爺子點點頭,他嘴上冇說什麼,可心裡早已看出白老頭這小外孫對寧暖暖有意思。

他原以為寧暖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饞薄時衍的身子。

可現在一看……

病房內這三個小夥子都很在意寧暖暖,尤其是軍姿挺拔的蕭懷瑾。

這世道怎麼了?

自家孫子就算了,連著白老頭的小外孫也迷上這醜丫頭?

一向運籌帷幄的薄老爺子,頭一次茫然地不知所措,匆匆地告了彆就離開了病房。

老爺子一走,蕭懷瑾的眉頭就緊蹙起來。

“暖暖,你什麼時候和薄家有了牽扯?薄家的勢力深不可測,特彆是現任家主薄時衍,這男人殺伐果斷,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菩薩……”

牧雲野也在一旁附和道:“老大,蕭少這話不假。與薄家為友還好,要是與薄家為敵,事情可就很棘手了。”

“我也想避開。”寧暖暖撇了撇嘴,心裡煩亂道:“但有些時候避無可避,就成了眼下這樣。”

其實——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招惹上薄時衍了?

而且她實在無法理解薄時衍是怎麼對著她這張‘臉’,還能吻得那麼纏綿的?

一提到薄家,病房內的氣氛頓時靜默下來。

牧雲野見氣氛不對,主動打開話題:“老大,你讓我拿的傷藥,我給你帶來了。”

“謝了。”寧暖暖的小手撫著藥瓶,若有所思道:“我得早點養好傷,早點出院……”

突然想到什麼,寧暖暖抬起杏眸,望向冷景承。

“貝家最近有什麼動向?”

“你還真是料事如神。”冷景承微微一怔,然後攥緊了拳頭:“貝若雪找上我,向我懺悔之前偷走我研發成果的事…其中,她還有問及到你的情況,有試探你和我之間的關係……”

“果然。”

在餐廳裡的時候,寧暖暖就看出貝若雪對霍墨謙的那點心思。

見她和霍墨謙走得近,貝若雪一定會查她的下落。

她讓寧小熠做了些她與冷景承的假資料,通過黑客技術送到貝若雪手下那兒,現在看來貝若雪拿到這些資料,死性不改,還想對付她和冷景承。

蕭懷瑾開口道:“要不要我幫你解決?”

“不用。”寧暖暖的杏眸閃過一絲狡黠,嘴角微揚:“這仇可不是為我,是為景承。這是我當初答應他的,他為我天夢工作,我給他一個從深淵翻身,碾壓仇人的機會。”

話音一落,在場的三個男人都為之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