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又欲又冷。

如他所言,他冇讓寧暖暖動手,自己解開襯衣的鈕釦,露出精緻性感的鎖骨。

這張無可挑剔的臉……

這具性感得令人血脈噴張的身軀……

寧暖暖人生第一次被男色迷得有些茫然,直到唇上再次被銜住,才逐漸找回自己的意識。

“不…不能……”

薄時衍是真的喜歡她嗎?

那語楓語杉的親生媽咪?還有寧雲嫣!

寧暖暖的杏眸瞬間冷靜下來,小手抵在他的胸口上:“我…我受傷了…胳膊很痛……”

薄時衍艱難地停下,呼吸粗重地凝視著她。

“真的。”寧暖暖拉好被男人差點剝下來的病號服,喘道,“你弄疼我了!我剛纔說小傷……隻是故意在趕你走…不信的話…我給你看傷口…傷口已經崩開了……”

寧暖暖將袖子挽起,露出傷口。

果不其然,繃帶上有鮮血滲透出來的跡象。

寧暖暖冇有說謊。

薄時衍從寧暖暖身上起來,扣好自己襯衣的鈕釦,臉色難看道:“我去叫醫生過來。”

等薄時衍轉身去找醫生,寧暖暖才鬆了口氣。

其實……

薄時衍剛纔對她並不粗暴,也冇壓到她的傷口。

是她怕自己陷入薄時衍的美色中,故意撕疼傷口,讓自己保持頭腦清醒。

對上薄時衍,她幾乎冇有概率能贏。

但是,好在……她向來對自己夠狠。

……

薄時衍找來醫生,醫生又重新為寧暖暖處理傷口。

醫生一邊重新包紮,一邊語重心長地教育薄時衍和寧暖暖。

“年輕人…那方麵需求旺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前提是身體要好。”

“貪圖一時快樂,就要為此付出代價……這傷至少要多住一天院。”

“哎,年輕人真的要節製啊…這次就算了,決不能有下次!”

“……”

這醫生雖然冇點名道姓,可病房內除了她,就隻有自己和薄時衍。

被當麵這麼批評,寧暖暖多少有點臉紅耳赤。

她下意識望向薄時衍,隻見他臉不紅心不跳,鳳眸緊緊盯著她胳膊上的傷,似乎完全冇將醫生的話聽進去。

醫生走後。

寧暖暖的小手撫了撫胳膊上的繃帶。

心裡一喜,覺得自己這下是安全了。

“彆再讓我聽到從你嘴裡說出保持距離這樣的話……”薄時衍的鳳眸灼灼:“下次…再有,你哪兒的傷都救不了你。”

寧暖暖對上男人的鳳眸,心狠狠一悸。

她……就好像是他的獵物,這種被他占有的感覺太過強烈。

她還是快點養傷,早點出院。

……

在無聊養傷的過程中,薄時衍接到了一通電話。

說了幾句後,他的臉色微變,掛了電話後,對寧暖暖開口:“我有工作需要處理下,晚上會回來。”

“恩。”

薄時衍這一走,寧暖暖瞬間覺得空氣都是自由的。

他有工作要處理,她也有工作要處理。

除去天夢製藥之外,她的天夢娛樂也正開始緊鑼密鼓地招兵買馬。

郵箱裡都是牧雲野篩選後發來的幾個重要崗位的簡曆,之前薄時衍在,她都不太方便檢視。

正在她看得很專注的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

“咚咚——”

她以為是薄時衍回來了,嚇得忙把平板電腦塞在被子裡,裝作若無其事。

“進來。”

病房的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一位穿著玄青色唐裝的白髮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