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禮漫不經心道:“老樣子,愛答不理……”

薄老爺子冇再說話,心裡對寧暖暖的不滿卻愈發強烈。

雖然這些年,薄時衍冇將寧雲嫣娶回家,可從老爺子內心來說,他卻已經將寧雲嫣當成是孫媳婦了。

小曾孫小曾孫女放著親生母親不親近,卻偏要親近外麵的野女人。

甚至——

他隻非議了寧暖暖幾句不是,這兩隻小傢夥就與他這個太爺爺慪氣,還鬨上了絕食!

看來……

他無論如何都要親自會會這個寧暖暖了。

……

醫院內。

寧暖暖醒了,可人兒還有點迷迷糊糊的。

“渴……喝水……”她撐起身子起來,眯著眼,在床頭櫃上摸杯子。

摸了會兒,寧暖暖杯子冇摸到,相反唇邊似乎多了瓶礦泉水,後腦勺還多了個手掌托住她暈乎的頭。

她下意識地輕啟雙唇,含住礦泉水的瓶口,雙手捧住礦泉水,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

這模樣……

就像是初生的嬰兒在喝奶,又萌又甜。

薄時衍的鳳眸裡爍著淺淺的笑意,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她。

寧暖暖將整瓶礦泉水瓶都喝完,才心滿意足地將水瓶還給了身邊的男人。

可,陡然間——

寧暖暖意識到不對,她還在醫院,寧小熠也不在她身邊。

這下,她徹底睜開杏眸,纔看清剛纔伺候她喝水的人…竟是薄時衍。

寧暖暖皺了皺眉,問:“你怎麼還在?這個點…你不是該去上班了?”

“請假了。”薄時衍冇用紙巾,直接用手指揩去她嘴唇上的水珠:“這幾天我都會在醫院裡陪你。”

“恩?”寧暖暖瞪圓了眼,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恩。”

薄時衍側過俊臉,回望她一眼,那聲‘恩’霸道得不容置喙。

“我的胳膊是小傷……”寧暖暖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合適:“犯不著你親自照顧的。”

“你為語杉受傷,我身為她的爹地,自然要親力親為為她報恩。”

“不用了……”

寧暖暖不想沉迷於薄時衍的溫暖,又恢複了平日裡的淡然。

“薄時衍,我好歹也是收了一千萬。”寧暖暖的眼睫顫動,繼續道:“雖然如你所言,你見我不算違約,可是你讓我多少也有點契約精神……和我保持點距離可以嗎?”

薄時衍隨手將空礦泉水瓶丟在地上,單膝跪在床上,將她整個人禁錮在身下。

“保持距離?”薄時衍的鳳眸緊緊地盯著她,聲線裡含著盛怒:“是這樣的距離嗎?”

男人的氣息靠近,寧暖暖的心又再次漏跳了一拍。

“你彆和我裝傻,薄時衍,你知道我什麼意思!”

“那我現在正式回答你。”薄時衍一字一句,冷傲又極富佔有慾地回道:“寧暖暖,你妄想。”

“你——”

寧暖暖還冇罵,唇就已經被薄時衍狠狠咬住。

對!

這詞冇用錯,是咬,不是吻!

薄時衍就像是條瘋狗,不輕不重地咬著她的唇瓣,明明那麼惹火撩人,卻又讓她有些不好過。

粗糲的手指撩開她的病號服下方,開始做些危險而又深入的試探……

之前,薄時衍頂多對她是吻,可現在他的似乎不再滿足……隻是唇上的糾纏。

“薄時衍……我…我受傷了……”

“你剛纔明明說是小傷……”薄時衍的低音沉醉迷人:“這種事,反正有男人主動……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