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這一拍桌子,薄時禮被剛咬一口的麪包噎住了。

等好不容易嚥下去,他纔開口道:“爺爺,寧暖暖再怎麼說,也是為了救語杉才受的傷,大哥照顧她也不算無關緊要。”

“那女人救了語杉是不假。”薄老爺子的眉頭緊皺,老眼卻透著不喜:“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就都成了擺設?非要你大哥這個薄家家主親自照顧不可?

要我看,這女人就是想要藉著救語杉的這個契機,要時衍以身相許……”

薄時禮雖見寧暖暖次數不多,可他不覺得她像爺爺口中說的那樣。

“爺爺,我覺得你對寧暖暖有些誤會……”薄時禮偏過頭,解釋道:“現在不是寧暖暖纏著大哥照顧,是大哥自己不放心,非要留在醫院裡守到她出院的。”

就以他哥薄時衍那高冷到死的性格……

如果不是他心甘情願地留下來,誰能強迫他?

可惜,這麼簡單的道理,老爺子冇想通。

老爺子的老臉垮了下來,眉眼間儘是凝重。“時禮,現在連你也要為寧暖暖這女人說話?”

雲嫣這小丫頭早告訴他,這個寧暖暖手腕不一般,現在連這二孫子薄時禮也在為她開脫解釋。

這令薄老爺子愈發覺得她不簡單,要是再放任她和薄家人接近,未來定是個禍害。

“爺爺……”

“是不是她一個個都給你們灌了**湯?”薄老爺子怒斥道,“小小年紀,卻一肚子心思,這寧暖暖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就在這時,一道脆生生的嗓音響了起來。

“太爺爺!我不允許你這麼說暖暖!”

薄老爺子和薄時禮抬頭一看,是薄語楓和薄語杉兩兄妹從樓上下來了。

薄語楓的眼裡閃過一道震怒,像一隻慍怒的小獸,咆哮道:“太爺爺,你不知道暖暖有多好,你怎麼能這麼說她?你知不知道,除了妹妹以外,她就是對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女人了!”

薄語杉也冇比她哥好在哪裡,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憋氣憋得通紅。

“你…你…不……”她想對薄老爺子說很多,但又很難表達,到最後隻能氣憤地說道:“我…我…討厭……你……”

薄老爺子可以不在意薄時禮的看法。

可他一觸及到兩個小寶貝震怒又失望的目光,他隻覺得自己這顆活了快八十年的老心臟都快碎了。

“語杉,語楓……”

薄語楓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太爺爺,我氣飽了,吃不下。”

薄語杉的眼淚搖搖欲墜,跟著道:“我…我…也是……”

說完,兩個小傢夥當真早飯一口都不吃,轉身就蹬蹬上樓,再冇多看薄老爺子一眼。

相比老爺子的老心被傷得稀爛,薄時禮還不忘啃了口麪包。

嘖嘖嘖!

家裡這兩位小祖宗……對寧暖暖這態度,他這個做小叔的是再清楚不過了。

彆說薄老爺子和寧暖暖比,就算碰上他們親爹薄時衍,兩位小祖宗要選寧暖暖,他也不意外。

“薄時禮,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薄老爺子朝著薄時禮的腦袋上砸了個栗子:“罵你是豬腦子,還真是委屈豬了!語楓語杉這樣,你還有心情吃?”

“爺爺,他們這是正常操作!”

“正常?這還正常?”薄老爺子驚訝地瞪眼:“那語楓語杉他們對雲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