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她纔是他們的媽咪,可這兩小隻…卻總是這麼寵著她。

這五年來……

她很多次離墜入懸崖隻差一步,但都是為母則剛的信念,才一次次讓她克服重重困境,涅槃重生成現在的她。

“大寶貝……”

“小寶貝……”

寧暖暖左親寧小熠一口,右親寧小烯一口,再次感謝老天爺垂憐她,讓她生下這對天才的寶寶。

寧小熠和寧小烯都心疼自家媽咪,又將自己網上蒐集來的養傷知識點,再給寧暖暖事無钜細地說了一遍。

“小烯,你不是應該在影視基地嗎?”

“知道你受傷,我第一時間和小爽阿姨說了要回來,小爽阿姨幫我調整戲份,我晚上十一點前趕回去,明天補拍就好了。”

寧小烯想到什麼,又開口道:“媽咪,我這根本算什麼?寧雲嫣才叫絕!她剛進組的時候還挺認真,越到後麵越水。

不僅武戲請替身,文戲也在請,這幾天乾脆人都不來,除了臉部特寫外,完全靠替身或者合成。”

寧小熠撇撇嘴:“這女人還真是白瞎了這張和媽咪一樣的臉……”

說到容貌一樣,兩兄弟都猜到了寧雲嫣和自家媽咪的關係。

但這兩小隻好奇歸好奇,卻從來不說破。

“小熠,小烯……”寧暖暖的眼睫顫動,小手緊攥在一起:“你們,和她保持距離,不要因為她長得和我一樣,就認為她和我是一類人。”

“媽咪……”

寧小熠和寧小烯都是第一次見到媽咪的目光如此狠絕。

“小烯,你這部戲估計要壓箱底了。”寧暖暖嘴角微揚道。

“你的意思……”

“這部戲上不了。”寧暖暖的杏眸裡眸光流轉,漫不經心道:“她…要為她所做的每件事情付出代價。”

……

薄時衍安排了雲海居的菜肴。

寧小熠吃雞,寧小烯吃魚,而薄時衍給寧暖暖準備的,真的是……粥。

看著兩小隻在那邊大口吃肉,寧暖暖拿勺子在小碗裡劃了劃,小臉上滿是怨念。

“你們……”

寧暖暖剛想從兩個小寶貝的碗裡扒拉點肉吃,就見薄時衍的目光涼涼地射了過來。

“你不會連兒子們都夥食都要搶?”

自己這點小心思被薄時衍當場揭穿,寧暖暖收回自己的手,吧唧了幾下嘴:“你胡說什麼?我…我這個做媽咪的……怎麼會?”

在心裡默默唉聲歎氣,寧暖暖認命地喝粥。

寧小熠和寧小烯交換了個眼神,對薄時衍的好感又蹭蹭蹭的飆升。

吃完晚飯。

薄時衍安排蒼梧送寧小熠回家,送寧小烯去經紀人那邊。

在等蒼梧取車過來的時候,寧小熠和寧小烯咬起了耳朵。

“小熠,你確定薄時衍冇見過媽咪真實的容貌?”

“冇。”寧小熠一口咬定:“媽咪隻要出門,必戴人皮麵具,薄時衍智商再高也不可能看得出。”

“就咱們媽咪現在這滿臉雀斑,薄時衍肯定是愛慘咱們媽咪,纔會寸步不離吧!”

“哥,我也是這麼想的。”寧小熠狂點頭:“就你我倆和薄時衍長得那麼像,就算說我倆是他親兒子,估計也能有人信吧?”

“確實是哦……”

被弟弟這麼一提醒,寧小烯想到一個瘋狂的可能。

“小熠,你說薄時衍…他…不會就是我們的親生爹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