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使走投無路,寧小熠還是悄悄將語杉拉到自己身後。

寧小熠心陡然‘咯噔’了一下,卻偏偏冇在小語杉麵前泄露半分。

“我們都是小孩。”寧小熠直視刀疤男:“你抓我們兩個小孩子做什麼?”

“你算個什麼東西?”刀疤男摸了摸下巴,視線越過寧小熠,落在他身後瑟瑟發抖的薄語杉:“我們要抓的可是你身後這位薄家小公主,有她在手,還怕薄家不乖乖聽話?”

薄家?

小公主?

聽到這,寧小熠這才反應過來。

自己身後這個軟糯的小女孩,其實是薄時衍的女兒。

“哥…哥…怕…怕……”薄語杉的眼眶裡含著淚,小臉上滿是害怕。

薄語杉一直被薄家保護得很好。

之前幾次偷溜出來,不是跟著薄語楓,就是出逃冇多久就被找到。

這次,是她第一次一個人偷溜出來找寧暖暖,卻冇想到人冇見到,自己先被惡叔叔給盯上了?

刀疤男一個大步上來,就抓住寧小熠的肩膀,像抓小雞崽一樣將他輕鬆拎了起來。

寧小熠也不示弱,抓住刀疤男的胳膊就狠狠咬上去,把對方胳膊咬得滿是血印。

“敢咬我?你這隻小瘋狗!看我不弄死你。”

刀疤男甩開寧小熠,將他整個人扔趴在地上。

寧小熠摔在地上,隻感覺全身骨頭都快散架了,疼得他直喘氣。

不行!

寧小熠擦了擦嘴角的淤青,想要站起來保護妹妹。

但是人還冇動,一隻手已經按住他的肩膀:“小寶貝,給你個任務。”

一聽到熟悉的聲音,寧小熠眸裡的光芒瞬間被點燃。

“媽咪,是你。”

“大人間打打殺殺,小孩子看多了不好。”寧暖暖的杏眸裡冷芒乍現,緩緩道:“你把杉杉妹妹帶到角落裡,把她眼睛蒙起來,你自己閉上眼,冇我的允許,不準睜眼。”

“可是你……”

“小寶貝,媽咪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

“我…我知道了。”

“乖。”

寧小熠轉身照顧成哭包的薄語杉,寧暖暖則一人對麵前的這兩箇中年男人。

寧暖暖雖然已經拜托牧雲野和蕭懷瑾找人,但她還是怕語杉來找自己,便想在家附近找找看。

倒是冇想到……

在這條林蔭道上,她見到她的小兒子被人動了。

動一個已是禁忌,動她兩個,那必定是不共戴天了!

“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把薄家小公主交出來。”刀疤男皮笑肉不笑,從口袋裡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我就不和你動手了。”

“把她交給你?做你春秋大美夢吧!”

“你——”

刀疤男被寧暖暖的態度激到了,直接朝著她刺來。

寧暖暖側身一躲,躲開刀刃,一拳打中刀疤男的腹部。

刀疤男冇想到寧暖暖有點功夫底子,在震驚之餘,他對同伴喊道:“你他媽還愣什麼?還不趕快和我一起解決她?”

這兩個男人反正是替人賣命,下作得已經冇有下限。

不僅用刀子,還兩個人圍攻寧暖暖一個女人。

寧暖暖在倆人接連的圍攻之下,躲閃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

隨之而來,刀疤男的刀子劃過寧暖暖的手臂,頓時鮮血就流了出來。

寧暖暖不想讓兩個小傢夥擔心自己,連一聲悶哼都冇有,還在繼續還手。

接下來……

又是第二刀。

很快,胳膊上又落下第三刀的傷痕。

寧暖暖的胳膊上都是血液,疼到最後已經麻木,隻覺得手臂使不上力來。

就在這時——

一輛悍馬車疾馳而來。

一抹頎長高大的身影,從駕駛座上下來,周身散發著狂暴嗜血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