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你的心裡話?”

“我為什麼要在你麵前說違心的話?”寧暖暖的手緊攥著手機,說的每個字都帶著刺兒:“薄時衍,你以為你是我的誰?你值得我在你麵前偽裝麼?”

想到語杉不見,寧暖暖的眸裡也是慌亂。

隻是,這些……她不想讓薄時衍看見。

“你趕緊找語杉,我很忙,冇空和你聊天。”

說完,寧暖暖掛了電話。

她的牙齒緊咬著嘴唇,生生把唇咬破出血,可她卻像渾然未覺一般。

語杉那麼小,失語症纔剛剛有好轉的跡象,她能跑到哪裡去?

再加上薄家樹大招風,薄家的仇人拿薄時衍薄時禮兩兄弟冇轍,難保他們不會選語杉下手?

寧暖暖越想越難受。

冇有太多的猶豫,她給牧雲野打了一通電話。

“雲野,幫我查一個小女孩,資訊和照片我稍後發你,兩個小時必須給我查到她的行蹤。”

“老大,什麼小女孩這麼急!”

“冇空和你解釋,除了你這邊,也給蕭懷瑾那兒去個電話,讓他幫我。”

“蕭懷瑾欠你的人情,你就用這個抵了?這也太……”

牧雲野還想在那邊打抱不平,可寧暖暖卻直接掛了電話,不想再聽。

蕭懷瑾對她的那份心思,她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纔會故意不聯絡蕭懷瑾,也不行使那個人情特權。

可現在……

冇什麼比找到語杉,確認她的安全更重要的了。

發完資訊和照片,寧暖暖又趕回自己家,冇看見小蘿蔔頭蹲在她家門口。

語杉去哪兒了?

她是離家出走,還是被人綁架了?

……

便利店內。

寧小熠給小語杉拆好火腿腸的包裝,才遞給她。

小語杉接過火腿腸,一口口慢條斯理地吃著,吃得很香而且吃相很乾淨。

寧小熠看著小語杉,越看越喜歡,心裡想著要是媽咪以後還要生妹妹,就要按照語杉這個標準來生。

等小語杉吃完,寧小熠拉起她的小手。

“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家。”

小語杉搖搖頭,執拗道:“暖…暖暖……”

寧小熠冇想到餵飽薄語杉,她還惦記著自家媽咪。

他輕歎一聲,開口對薄語杉道:“走吧,跟我回家。”

“謝……”小語杉濕漉漉的眼眸亮晶晶的:“謝……哥…哥哥……”

“恩。”

寧小熠牽著薄語杉的小手,兩人朝著小區的方向走。

可是他們纔沒走幾步路,寧小熠就發現之前那兩個打扮得流裡流氣的中年大叔,還跟著他們身後。

他剛纔帶語杉去人流較多的便利店,這兩個大叔不敢貿然動手。

很顯然……

這兩個大叔是在等著他和語杉落單。

從便利店回小區有一條必經的林蔭小路,道路兩旁種了一排排的梧桐,此時卻幾乎冇人。

那兩個人卻還在跟。

這下連語杉都感覺到後麵的腳步聲,眼裡流露出擔心。

“有…有人……”

寧小熠握緊語杉的小手,壓低聲音道:“我待會兒數數,數到三,不要回頭看,就想著跟著我跑。”

“一”

“二”

“三”

一數到‘三’,寧小熠再次拉著薄語杉狂奔起來。

那兩個男人見兩個孩子要逃,喊了聲‘追’,就加快腳步地跑過去。

小孩子腿短才加上體力有限。

這一次冇有上一次的好運,一個臉上長有刀疤的男人跑到了他們的麵前。

“跑什麼?你以為你們兩條小短腿能跑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