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兒的表情管理原本就最好,她是不但要根據角色的性格特征匹配一套角色表情的。

在做出每一個動作的同時,表情也要跟上場景的要求。

這在武打戲裡麵尤其重要,她最討厭一場打戲全程殭屍臉。

此刻,她就用雲淡風輕甚至冷若冰霜的表情襯托小龍女的不諳世事和冷漠的情緒。

然而,冇有人會關注她臉上是什麼表演。

她長袖飛舞,她衣帶當風,她飄然若仙一手攬著長袖一手卻迅速收起了打出去的綢緞。

鈴鐺輕輕響動著回到她的手裡,彷彿聽話的長劍迴歸了劍鞘。

“彆人演飛起來的戲,我生怕她們飛不起來,李茜子演飛起來的戲,我生怕她真的會飛走了。”一群女演員目不轉睛,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她真的會飛啊!

那一根威亞鋼索就好像不存在一樣,她繃直了腳麵絲滑無比地再白布上飛了下來。

更嚇人的是,她落地的時候根本冇有彎曲膝蓋,足尖輕輕在地上一點往前仙氣十足的走了兩步,肩膀都冇有晃動,就那麼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落地的瞬間,她長袖一收微微側身,彷彿晶瑩剔透的臉蛋,在攝像機前麵主動送上無與倫比的側顏殺。

她目光一掃,原本很平靜,甚至於過分冷漠的神光在一刹那間忽然微微一變,竟讓看著她的人無不心頭升起一陣慚愧。

“她無敵了!”全場冇有一個人不在想這麼句話。

真的無敵!

你說她冷若冰霜,那的確是麵無表情。

但那目光一掃,卻猶如閃電,自有一番威勢叫人心折。

而那微帶責備和討厭的意味,卻讓任何一個哪怕隻是呆呆的看著她的人都覺著心中愧疚難當。

看直播的網友都看呆了,她怎麼會飛?

她怎麼就能把這麼一個出場演的那麼令人懷疑她不由地心引力掌控的?

微博上安靜了有那麼偏科,一瞬間徹底炸了。

彙文官微:“從此以後,所有描寫仙女兒的語言,都會顯得過分蒼白了。”

金穗公司:“原本不理解為什麼會有‘自慚形穢’,剛攬鏡自照我便明白了。”

大唐:“人如畫中仙,仙子也不過如此了吧?”

鶴鬆:“從此後,世上有了仙女的模板。”

可對這一切,仙兒並不認可。

“剛纔的舞劍和鬥劍是武打戲實打實的硬板橋功夫的展現,剛纔這個演示也不過是一種武俠劇的拍攝方式,大家也可以看得到,無論武打戲還是武俠劇,都需要演員有最起碼身體的核心力量支撐。”仙兒撿起一把劍說道,“可現在大部分,絕大多數的劇組,他們是怎麼拍攝的?舞劍的論美觀還不如廣播體操,鬥劍的猶如揮舞著燒火棍打狗,動不動所謂的後期特效,這像話嗎?”

全場都冇一個人說話,大家都在剛纔那驚鴻一瞥的亮相中呢。

……

“你們夠了,這算什麼本事。”仙兒無語道,“我們家,大小姐演這個,那真就跟神妃仙子一樣,大師姐那叫一個英姿颯爽,《甘十九妹》宣傳定妝照你們都看過了啊,《平陽公主》那部電影都上映多久啦?演唱會上小梁姐姐的長孫皇後的扮相你們也看過了,哪怕是大小姐也不得不稱讚一聲,那又是另一種神妃仙子,古代的賢後自此以後有了形象。”

那能一樣嗎?

“大小姐的扮相是令人不敢抬頭直視的真神妃仙子,大師姐的扮相就是縱橫馳騁的巾幗紅顏,梁老師那當然是書裡的皇後貴妃雍容華美走出了曆史闖入攝像鏡頭裡來了,可你這純粹是一不小心白駒過隙的神仙姐姐啊,那能一樣嗎?”一個女演員苦惱道,“再加上一身紫衣,一壺白酒,一把長劍,瀟灑的來去雲水間的二小姐,你們家這得把所有類型都占了啊。”

胡說呢。

“世上的美好何止萬萬種,影視劇裡的女子形象更是萬紫千紅,我們家纔有幾個形象?不過是……”仙兒打算謙虛。

全場人暴怒了。

閉嘴!

“不過是這三個字不應該從你們嘴裡說出來!”外景女記者怒道。

那該讓誰說?

“誰是你們的敵人誰說,誰是觀眾的死敵誰說。”

女記者一照翻出一個筆記本:“簽個名先,快!”

仙兒不明白了,簽名當然可以但是為啥是觀眾的死敵纔敢這麼說啊?

“一切不讓觀眾看最美好的王八蛋,那不是觀眾的死地是什麼?”女記者忽然拉住仙兒,“李天仙兒,你不會飛走吧?”

……

給勞資爬遠一點!

李茜子神采飛揚:“我可捨不得我老公,也捨不得我們家幾個妖精,更捨不得我家小可愛。”

是是是,這我們知道,你李天後最喜歡撒狗糧我們更是瞭如指掌。

可是你那表情是怎麼管理的啊怎麼能那麼到位?

“今天隻說武打劇和武俠劇,在這個題材中我第一個討厭的就是把題材當噱頭,壓根不打算好好製作的劇組。第二個纔到那些毫無文學修養的編劇,與此並列的就是演員要麼替身使用太多,要麼管不好自己的表情。”仙兒道。

能具體說說嘛?

“表情亂飛,而且有時候不單是武打戲管理不好表情,所有戲都管不好表情,這很噁心,這種所謂的演員,完全是王八蛋,應該全部趕出演藝界不能讓他們再禍害這個行業了。”仙兒說道。

話是對的可是得具體攤開來講。

“有什麼好攤開來講的,就說一個,矛盾。”仙兒問道,“哪一個劇組的主要劇情是男女主角臟兮兮的?冇有的,幾乎是冇有的。大多數劇組,都唯恐角色不夠乾淨明亮,不夠明媚動人,那問題就太明顯了,你光讓他們臉上擦一層粉,給他們打光就夠了?更不要說大部分角色的設定,第一是古人,第二是至少知書達理的人,哪怕是江湖兒女,那也是古代的學過知識被古代的文化規矩約束著的人。”

明白了,這裡說的是一個角色的儀態!

“就是這個問題!”仙兒略有些生氣。

她問所有人:“現在的古裝劇也好武俠劇武打劇也好,誰注意過儀態?彆說古裝劇,就連正規曆史劇也很少有人注意到這些。什麼叫儀態?儀態就是符合身份的行為舉止。我剛纔說過,表情亂飛,還被某些腦殘粉稱之為精靈古怪。走路跟個二流子似的,偏偏還要在身上帶那麼多配飾。被配角一口一個仙女,公主,你卻演出了弓腰駝背的姿態,這算什麼儀態?儀態都冇有,算什麼‘儀態萬方’?”

她用一句話總結說明:“就跟劇組根本冇有專門培訓甚至關注過一個角色的表情管理一樣的,同樣冇人關注演員的儀態培訓。角色和演員不搭配,儀態和角色不搭配,表情和場景不搭配,那就是垃圾劇,不論是形象還是設定,隻要你不管理好表情和儀態,不管劇裡怎麼吹,那都是令人頭皮發麻的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