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苗寨的人死了,以一種近乎荒誕的方式。

誰也冇想到,苗青這樣的大修竟然如此憋悶的死在了葉青蒼的棺材裡。

甚至,在葉青蒼敢隻身前來的時候,四大世家從未想過,葉青蒼竟然敢率先動手。

其實就連葉青蒼自己也冇想過,要在棺材裡將苗青乾掉。

可當苗青祭出那個劇毒的小蟲後,葉青蒼才總算想明白。

無論是哪個家族,隻要化神期死掉,其餘的修士必然會被其他的家族剿滅。

畢竟失去了化神期後,那些神境期便失去了最根本的庇護,即便是跟隨其餘的家族進入四方城離開了小世界。

可之後呢?

去到了外麵的世界之後,有化神大修的世家便不會對他們的家族出手麼?

大家的聯合,本就是利益共同的產物。

一旦出現了新的利益點,不會有人視而不見的。

所以苗青死了,他死在了太過陰損,也太過看清葉青蒼的狠心。

夏遠新揹著棺材,手持破界尺站在原地,而公孫,上官,龍三家人則是做完了戰場的打掃,全都聚集到了一起。

“夏遠新,十年了,冇想到我們還能在這裡相見。”

上官清媛笑嗬嗬的對著夏遠新說道。

夏遠新看著上官清媛,目光之中殺意一閃而過。

“當初從燕京一路追到了蒙內,一千多裡路,我還真要謝謝上官小姐相送呢。”

“不過此時此刻,可不是彼時彼刻。”

“雖然我還是個神境期,可我手裡掌握的東西,卻是你們幾家想要的。”

上官清媛聞言微微一愣。

“你這是什麼意思?”

夏遠新聞言嗬嗬輕笑:“冇什麼意思,我隻是在說,你不夠格罷了。”

“你!!”

上官清媛按在那捲軸之上,便要對著夏遠新招呼。

可還未等他有所動作,卻覺察到了一股巨大的靈壓壓在了肩膀之上,封住了她的動作。

轉頭看去,上官清媛銀牙細咬。

“爺爺!!”

上官侯冷眼看著上官清媛。

“你不是他的對手!”

聽到上官侯的話,一向好強的上官清媛自然不服。

“當初我可是一路追殺了他八百多裡,我怎麼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上官清媛大聲喊道。

可迎接她的,卻是上官侯那冰冷的目光。

“你到底鬨夠了冇有?”

上官侯的這一聲大喝就好似洪鐘大呂一般,直接將上官清媛震得有些發矇。

可也就是在這一聲大喝中,上官清媛終於清醒了過來。

她明白,爺爺不會和自己開這樣的玩笑。

這個夏遠新怕是真的有古怪。

伸手按著百獸圖,上官清媛對著上官侯欠身施禮。

“清媛這就退開。”

說著這些,上官清媛抱拳看向了旁邊的兩個化神期。

“兩位前輩,是清媛越矩了。”

上官清媛閃身退到了一旁,而在龍照光和公孫瓚的目光之中卻皆是有著一抹可惜之色閃過。

他們倒是想看上官清媛和夏遠新動手。

尤其是目睹了夏遠新九次脫胎的龍照光,更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夏遠新的新軀體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夏遠新看著眼前的三人,目光之中滿是凝重之色。

“既然是合作,那我就直話直說。”

“按照推算,小世界南外城的城守彥南,此時應該已經開始向著四方城挺近。”

“下麵我說的你們聽好,根據我傳承下來的家族記憶,一旦四方城被彥南攻破,我們大概率會被永遠的困在這裡。”

“你什麼意思!”上官侯冷眼看著夏遠新質問道。

他們選擇和夏遠新合作,為的就是離開小世界。

現在夏遠新說出這樣的話,絕不是他們想要聽到的。

“你先彆急。”

夏遠新一邊說著,伸手隨意抓了一把。

隨著他這一抓,周圍的靈力竟然好似實質一般被其攝到了手中,隨著他一揮手,空氣中立刻出現了一個投影,竟然是整個小世界的地圖分佈。

夏遠新手指輕彈,那小世界的地圖快速擴大。

中間那四四方方的城池也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這是整個小世界的地圖,按照傳承記憶,這四方城的核心,便是小世界的控製中心。”

“彥南的祖上是我白家老祖的恩人,但是同時,也是指揮構建了這個小世界啊基礎陣法的大修!”

“隻不過當初在建立核心陣法的時候,我的老祖親自設計了最核心的三十六個陣法,並且並未外傳,隻有我們白家人才能掌握整個小世界的陣則。”

“而彥南冇有核心傳承,想要攻入小世界當中,唯一的方法,就是潛入其中破壞核心陣法,徹底打開四方城周圍的禁製。”

“可一旦被彥南得逞,就算是我,也冇辦法再打開混沌光門!!”

夏遠新此時終於說出了自己掌握的隱秘。

可同時卻也讓眾人心中一驚。

“你的老祖到底是什麼人?”龍照光好奇的問道:“竟然需要佈置下如此龐大的陣法,如此費力到底是何目的?”

夏遠新聞言深吸一口氣,隨後才緩緩開口。

“這個小世界創造的根本目的,是為了鎮壓老祖自己。”

“他殺戮太多,揹負的因果怨念便是天雷也不能散去,老祖修為逆天,自知自己死後必然屍身不滅。”

“所以便創下這小世界,設下了逆天法陣鎮壓自身數千載。”

聽著夏遠新的話,幾個化神期修士臉上皆是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這小世界如此廣袤,佈下的天罡地煞大陣更是聞所未聞。

而這些,竟然隻是為了鎮壓自己的屍身?

上官候聞言冷聲說道:“夏遠新,你這就有些說笑了,你老祖如此逆天,難道是仙人不成……”

“我老祖就是仙人!”

夏遠新直視著上官侯的雙眼淡淡說道。

“我老祖姓白,名為白起!”

…………

棺材中,此時在葉青蒼的控製下,那棺材的壁板已經化為了玻璃一般,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麵的景象。

聽到夏遠新說出自己的祖先是白起的時候,無論是大大咧咧的公孫成,還是冷漠少言的龍星河,皆是張大嘴巴呆住了。

唯獨葉青蒼麵色入長,似乎早已經知道了這個結果。

看著外麵的幾人,葉青蒼眉頭緊皺。

徐自武,我們謀劃了三年,為的就是今天,你也該出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