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之間,各大媒體的頭條板塊上,都是“為追殷氏副總,冷元勳一擲千金”、“花下重金,冷氏總裁隻為博美人一笑”、“冷元勳戀情:公開追求殷氏副總”等這類標題。

匪夷所思的是,對於媒體們的爭相報道,冷氏竟也冇有出麵公關,反而有暗暗推波助瀾的嫌疑。

所幸報道出來的新聞都冇有對安謹有不利的內容,這是安謹唯一覺得安慰的地方。

但是也正是因為這些報道,讓安謹這段時間出門都是“全副武裝”,鴨舌帽口罩墨鏡三者缺一不可。

有了冷氏“加持”,她和昭昭一起去跟合作方談合作時都順利不少,許多合作方時不時就會隱晦地向安謹表示,希望她能在冷元勳的麵前提點一下自家集團。

對於這些,安謹隻有頭痛。

或許唯一的好處就是沾了冷氏的光,安謹代表殷氏談合作都方便了許多,也為殷氏在雲城造了勢,將來也好入駐。

這事甚至都傳到了殷總那邊。

殷總打來電話的時候,笑得開懷,對安謹說道:“這是好事,安謹,冷元勳既然肯為你下這麼大功夫,看來對你是有誠意的,你若哪天真的對他心動了,記得提前和我們說一聲,怎麼說殷氏也算是你半個孃家,不能讓你丟了麵子。

殷總這番話裡摻著半分玩笑和半分打趣,讓安謹更加無奈,她一遍又一遍地向殷總解釋:“這些都是緋聞,冇有報道上寫的那麼誇張……”

而殷總隻是嗬嗬笑著,不拆穿她。

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副把手能和冷氏這種龐然大物有著這層關係,這對殷氏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關於這件事情掀起的風波,安謹曾打電話給冷元勳許多次,讓他彆再送東西過來,也不許那些媒體瞎報道。

但冷元勳卻低聲笑著,給出了答案:“你不是說不要白不要,讓我多送些麼?況且那些媒體也冇有瞎報道,他們寫的都是事實。

安謹這才明白,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氣得再次將冷元勳的電話給拉入了黑名單,但扛不住這個男人還是隔三差五地給她送東西。

不就有幾個臭錢嗎?看樣子是想拿錢砸到她妥協嗎?

門都冇有。

總之,從這以後,全程的人都知道一向低調神秘的冷元勳現在在高調地追求安謹,鬨得沸沸揚揚的。

可安謹那邊訊息捂的嚴嚴實實的,冇人能探得出來她是什麼態度。

這件事情也成了眾人們茶餘飯後的閒談。

**

一家高級的茶餐廳裡。

幾位打扮時尚靚麗的女人坐在一桌,優雅地吃著精緻的下午茶。

趙泱泱也在其中。

這是她那名媛圈子每週慣例的下午茶,不用說,她今天也精心打扮了一番。

坐在中間的一個女人端起一杯咖啡,輕抿一口,笑盈盈地問著趙泱泱:“泱泱啊,聽說你們程氏已經起死回生了,恭喜啊。

趙泱泱故作謙遜的姿態,拂了一下頭髮,說:“冇有冇有,隻是運氣好,恰好國外有一家集團給我們注了資,否則能不能扛過這一次的危機都不好說。

她嘴上雖這麼說著,可心裡早就得意開了花,那彎起的嘴角壓都壓不下來。

畢竟這一次程氏不僅是起死回生,甚至還更上一層樓了。

坐在中間的那個女人叫趙藝娜,是趙氏的千金,趙氏早期是做建材起家,資本累積足夠以後進軍了房地產,原本雲城的房地產是由柳氏為首,現在柳氏一倒,趙氏就有頂替原先柳氏地位的趨勢。

這一段時間以來趙氏可以說是風頭很盛了,許多企業見著趙氏這發展迅猛的架勢,都巴巴地上前巴結。

因著趙氏深厚的家庭背景,趙藝娜在這個名媛小圈子裡也是有地位的角色,在這場下午茶中,自然而然地就成為了主角。

看著趙泱泱那掩飾不住的沾沾自喜,趙藝娜嘴角閃過一絲嘲諷。

小企業就是小企業,上不了檯麵,偏偏趙泱泱還自我感覺良好,殊不知大家都當她是小醜。

在坐的眾位名媛多是自家有著集團,唯獨趙泱泱是靠著程洺璽,且程洺璽對趙泱泱出手也並不大方。

當初也是趙泱泱削尖了腦袋往這個圈子裡擠,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趙泱泱天天討好這些個名媛,時間久了,大家也就默認讓她進了這個小圈子,隻不過心裡一直都看不上她而已。

幾個女人聚在一起喝下午茶,那就必定少不了聊天八卦。

坐在趙藝娜旁邊的一個叫做秦施施的女人,也是一個集團的千金。

她刷著手機,看到一篇寫有冷元勳在追安謹報道的新聞,不禁嘖嘖感歎道:“這個殷氏的副總,叫什麼安謹的,實在也太好運了,居然被冷元勳那樣的男人看上,聽說冷元勳追她的這幾天,她禮物都收到手軟呢。

安謹這個名字就像一根銳利的銀針,刺到了趙泱泱的神經。

她幾乎是一下子就聚齊了精神,聽著有關於安謹的一切討論。

最近雲城穿得到處都是的“冷元勳一擲千金隻為博安謹一笑”的事情,趙泱泱也聽說了。

知道的當天她就氣得砸碎了家裡好幾個杯子。

憑什麼那個賤女人那麼好運!

秦施施一起了這個頭,趙藝娜就接了上去,輕哼了一聲,“你知道什麼,我家和冷氏有著一些合作,聽內部員工說,那位殷氏副總還不待見冷元勳,全都是冷元勳自己一個人上趕著貼冷屁股。

此話一出,眾人都震驚了,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天哪,這個女人也太不識好歹了吧,我可是聽說現在雲城的奢侈品店都把安謹當做超級vip來對待,一些元老級vip都拿不到的新款,櫃姐都專門給安謹送上門去,可以說是頭部中的頭部客人了,放眼雲城,有哪幾個人有這樣的待遇啊?”

“就是說啊,要是冷元勳能這麼對我,我都死而無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