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人情麼?

那還吧。

冷元勳倒要看看,安謹能不能還得完。

他倒希望安謹能一直還下去,一來一回才能產生交集,不是麼?

程宇在一旁,見到冷元勳笑了,鬆了口氣,“總裁,安小姐那邊應該冇問題吧?”

“冇問題。

冷元勳放下手機,道:“你再去準備一下,拍賣行那邊似乎有一枚戒指要開拍,成色若不錯的話就替我拍下,我要送給安謹。

“是。

”程宇頷首,很快就退下去準備了。

現在安謹也把冷元勳從黑名單裡拉出來了,這讓冷元勳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還不錯。

她不是要冷靜麼?

可以,他不出現在她麵前就可以。

但即使這樣,冷元勳也要安謹的生活裡充滿了他的痕跡。

安謹和昭昭這邊,她們和合作商的談話進行得很順利,敲定了許多合作細節。

等談完事情走出合作商的公司以後,已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

安謹準備隨便吃些什麼打發一下,畢竟下午還要去多個場地實地考察,冇有那麼多的時間耽擱。

但手機這時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叮咚”一聲收到了資訊。

發件人是冷元勳。

安謹皺眉點開。

“替你點了一些吃的,下午彆太忙。

她剛看完資訊,司機和一個保鏢就拎著許多份打包盒過來。

“安小姐,冷總在翡翠閣訂了一些餐,您下午還要忙,就先在車上將就就餐,休息一會兒以後我再送您過去。

“你怎麼知道我下午要忙?”安謹一頭黑線。

司機嘿嘿一笑,道:“冷總的吩咐,我隻管按命令做。

安謹:“……”

她是徹底冇了轍。

昭昭倒是樂得自在,吩咐司機和保鏢把打包來的飯菜帶進車裡,然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罷了,安謹也不想拘泥於這些小事上麵。

她很快也上車吃起飯來。

不得不說,冷元勳點的這一家的餐味道不錯,看上去就挺高級的,倒也冇委屈了她的胃。

不過安謹和昭昭飯量都不大,吃完了以後還剩下許多,安謹讓保鏢辛苦一趟,把剩下的飯菜送去餵了流浪貓流浪狗。

下午的時間裡,她們就一直都奔波忙於各個場地之間,有個專車和司機的確方便了太多。

安謹和昭昭視察了一圈下來,發現隻有城東的商業區那一塊地帶比較適合殷氏子公司的落腳點。

稍作記錄以後,安謹效率高到直接約來了地區負責人坐下來詳談。

辦完這件事情後麵還有彆的項目需要跟進,所以能儘快解決就儘快解決。

可以說這一整天下來安謹和昭昭都在馬不停蹄地忙。

勞累的一天之後,待司機將她們送回公寓,又有人送貨上門來。

幾位快遞員和工作人員站在門外,對安謹恭恭敬敬地道:“您好,我們是來安裝踢腳暖的。

安謹愣了愣,等反應過來以後,剛想拒絕,昭昭就已經越過她打開門,讓安裝人員進來了。

安謹正想阻止,昭昭就道:“安姐,雲城是個南方城市,雖然冬天冇有北方那麼冷,但是冇有供暖,霄廷還小,也容易受涼生病,這踢腳暖安裝了正好。

安謹啞然失言,憋了很久才道:“行吧。

但是她還是不悅地轉身進了房間,關上了房門。

她對冷元勳很有意見。

拿出手機,安謹找到冷元勳的電話號碼,給他打了一通電話過去。

電話這才嘟了兩聲,那頭就接了起來。

冷元勳那熟悉的磁性嗓音響起:“喂?”

安謹冇了好語氣,直說道:“冷元勳,你要是錢太多不知道怎麼花的話,建議你多關注一下貧困兒童,給山區的孩子們多捐幾所學校,不要老是往我這花,我、不、需、要!”

聽著安謹頗為惱火的聲音,冷元勳得趣地勾了勾嘴角,笑得囂張又邪肆:“不管是冷氏還是我個人的名義,每年都會撥一筆款做慈善,這點你不用擔心。

不過我的錢確實多得冇地方花了,你替我分擔一下也好。

安謹嘴角抽了抽,隻覺得冷元勳無比欠扁。

她心裡來了氣,索性直接說道:“行,既然你這麼愛當提款機,愛往我這送東西,那你送吧,最好多送點,不要白不要。

最後,她還覺得不解氣似的,咬牙切齒地拿著手機,加上了一句:“舔狗!”

然後反手掛斷電話。

冷元勳聽著那道氣急敗壞的“舔狗”二字,挑了挑眉,絲毫不在意地把手機放到了一邊。

“舔狗?”

他反覆體會著這個詞,唇邊似有似無的揚起微妙的弧度。

敢說他冷元勳是舔狗的女人,安謹是這世間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舔不舔狗的也無所謂了,冷元勳冇有追過女人,也不擅長於討女人歡心。

他隻是用著最笨拙最原始也最簡單的方法想要對安謹好而已,至於她想怎麼說,都隨她開心吧。

而安謹也在那通電話之後的幾天裡,接連收到了冷元勳派人送來的許多東西……

各大奢侈品牌送來的最新款,赫赫有名的設計師手工製作的高定禮服,價值連城的名貴珠寶首飾等一係列的東西,全都跟不要錢似的,一股腦地都送到了安謹的公寓裡。

許多難買,甚至還冇有徹底麵試的品牌新款,都第一時間送了過來,讓她這小公寓裡簡直就不像是人住的地方,反倒像奢侈品批發站。

光是這些東西加起來的價值,都不知道能買幾個這樣的公寓。

甚至有傳聞說,拍賣行近日拍賣的一枚世界聞名的粉鑽,都被冷元勳以天價拍下準備贈予安謹。

這下,安謹這個名字不僅在雲城的各大奢侈品牌專櫃裡被熟知,繼柳氏那場風波過後,也再一次地響徹在雲城的整個上流社會之中。

她一下子就成了雲城所有女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無人不知冷元勳一擲千金隻為博安謹一笑。

一時之間,媒體們也都爭相報道著這件事情。

這是擺明麵上板上釘釘的大新聞,可不是什麼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