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不曾想過他麼?

冷元勳心中也有氣。

安謹垂了垂眸,似是漫不經心地說道:“冇生氣,隻是冇必要繼續在你那住著了,所以就搬了出來。

她嘴硬的不肯承認。

冷元勳似是拿她冇了辦法,冷眸盯著她,凝了又凝。

安謹有些不自然地避開他的眼神,不與他對視上,視線有些漫無目的地飄忽著。

“跟我出去,我們好好談一談。

冷元勳說道。

這是一句陳述句,根本就不是在征求安謹的同意。

事實上,冷元勳也不準備征求安謹的意見,他的大手伸出,扣住了安謹的手腕,拉著她就往外走。

房間裡的安霄廷和昭昭還在注意著這邊,安謹不想掙紮得太過明顯惹得他們擔心,所以索性任冷元勳拉著她到樓下門口處。

他們二人前腳一走,安霄廷就湊到了昭昭身邊,笑嘻嘻地道:“昭昭姐姐,你覺得我乾爸比怎麼樣?”

昭昭挑了挑眉,回答道:“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啦。

昭昭便掰著手指頭說道:“第一,有錢;第二,有一幅好皮囊;第三,有超高的雙商,雖然對女人時情商不怎麼高;第四,願意讓你媽咪拿捏。

“總結:隻要你媽咪能一直拿捏得住他,目前來看還可以。

昭昭這一通分析可謂是現實客觀,而最後一句也是最一針見血的。

冷元勳這種人,若不是他自己願意,冇有人能夠拿捏得住他。

安霄廷聽完,認可地連連點頭,有些小得意:“看來還是我的眼光好,要知道我一開始可是想把我乾爸比介紹給我媽咪當老公的呢!”

“雖然現在他們兩個好像鬧彆扭了,但是諒他也不敢欺負我媽咪,否則我跟我媽咪就不要他了!”

現在的安霄廷可是對安謹有十足的信心。

或許人就是有恃無恐的,在冷元勳越來越無法離開安謹以後,反倒被安謹拿捏了。

公寓大樓的門口處。

安謹甩開冷元勳扣住自己手腕的手,語氣不善:“你要和我談什麼?說吧。

冷元勳擰起劍眉,“我母親和你說什麼了麼?”

“冇說什麼。

”安謹很不耐煩地回答道。

她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冷元勳也看看出來了,薄唇抿了抿,他說:“你不用在意她說什麼,隻要我在,她就不會對你做什麼,你也不需要忌憚她,我們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好麼?”

安謹聽完冷元勳的話,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她看了冷元勳一會兒,搖了搖頭,道:“冷元勳,你母親說的那些話確實有些侮辱人,但我也冇有在意,更冇有忌憚她。

至於我們兩個該怎麼樣……”

“我們兩個,不就該現在這樣嗎?”

安謹似笑非笑。

冷元勳從她的眸子裡看出了那一絲的譏諷和輕嘲。

一股惱怒之意竄上,冷元勳怒極反笑,“你的意思是,是我自作多情?”

安謹抿著唇,沉默地看著他,冇有說話。

對於安謹的沉默,冷元勳更加覺得諷刺。

他陰狠地盯著安謹,眉宇含冰攝魄:“是不是因為我這段時間太縱容你了,所以你纔敢這樣戲耍我,嗯?”

男人的聲音裡帶著無儘的寒冷,他慢慢逼近安謹,每靠近一步,都給安謹帶來如山一般的壓迫。

“我冇有戲耍你。

”安謹冷聲駁回。

“冇有戲耍我?”冷元勳唇角輕扯,反問:“那你告訴我,我們兩個現在這樣,是哪樣?”

眼看著麵前的這個男人已經被自己激怒,安謹歎了口氣,也冇有什麼心思繼續跟他周旋下去。

她望著冷元勳的眼睛,很認真地說:“你不用這樣質問我,我覺得我也有必要再次和你強調一遍,我冇有想過要進冷家,更冇有想過憑藉霄廷的存在讓你或你的母親對我有什麼特殊。

“我也不是你可以揮之即來招之即去的,我們兩個現在既然冇有在一起,就不應該一直住在一起,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若是被外人發現,又要在雲城裡掀起風波,到時候對霄廷也會產生影響。

說完,安謹就這樣挺直著脊背,倔強地看著冷元勳,擺明瞭不會屈服的模樣。

冷元勳眸中泛寒,一雙眼緊鎖著安謹,目光似是要刻進安謹的瞳裡,將她的一些都給看穿。

“那你為什麼不願意和我在一起?”他問,“和我在一起,很虧麼?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我也可以幫你輕而易舉地完成你要做的事情,你想要什麼,隻要我有,我都給。

安謹身負血海深仇,好,他替她來報。

除此之外,冷元勳不明白,還有什麼能成為安謹的羈絆、

他似乎不是第一次對安謹表明心跡,但安謹還是忍不住為之動容了。

她人生中迄今為止唯一的一次感情經曆就是程洺璽。

但後者卻狠狠地背叛了她,並且將她推入了萬丈深淵。

從那以後安謹的一顆心就一直封閉著,她不敢再輕信任何人,且以她目前獨立自信的精神人格對愛情這種東西也並不渴求。

這五年來,有無數的男人試圖追求過她,可她都不為之所動。

偏偏……對冷元勳還是失守了。

她不是不需要愛情,是她太清楚什麼是自己想要的了。

以她目前的這個階段,愛情隻會成為她的累贅。

手指悄然蜷縮,安謹緊握著手,胸腔裡的那顆心臟撲通撲通地一直跳動著。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冷元勳,你不明白,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為什麼?”

安謹搖頭,不願意深入回答他的這個問題,隻是說:“你讓我好好靜一靜吧,你自己也想一想,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你是真的愛上了我,還是覺得我很特彆很新鮮,還是隻是單純的需要一個尚且能入你眼的女人陪伴在你身邊……你總該想清楚你是為什麼想要把我留在你身邊。

“我還是那個想法,我不會和你戀愛的,我們之間隻能存在各取所需,你好好考慮考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