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朱映君看見安謹和冷元勳二人的時候,正是他們在鬥嘴的時候。

她的目光落在冷元勳牽著安謹,而安謹正不停掙紮的手時,眉頭微微皺了皺,當即給安謹貼上了一個“不識好歹”的標簽。

冷元勳何時這樣牽過誰

而這個女人不領情也就罷了,居然當著眾人的麵這樣駁冷元勳的麵子,隻怕是仗著自己生了個冷家的孩子,就敢這麼有恃無恐吧。

而安謹也察覺到了朱映君的這道審視的目光,側目一看,微微頓了頓。

這個以一種打量的目光看著自己的老太太,雖說上了年紀,但仍然還是一身的貴氣,風韻猶存,有著一股大家當家主母的氣派,況且眉眼間還和冷元勳有著幾分相似。

想必,這位就是冷家的老夫人了。

安謹心裡沉了沉,收起了和冷元勳打情罵俏的姿態,挺直了腰板,站好了。

冷元勳也看見朱映君了,嘴角笑意斂了斂,道了一聲:“母親。

他的稱謂證實了安謹心中的猜測。

而朱映君聽到冷元勳喚自己,神色不禁和藹了不少,不再是那麼嚴厲的紳士,點了點頭,她頗為欣慰地道:“元勳,你回來了。

這麼些年來,冷元勳回冷家老宅的次數屈指可數,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冷元勳也不再叫她“媽”了,而是改口為“母親”。

一個稱呼的更改,卻顯得無比生冷與疏離。

安謹站在一旁,禮貌地也隨著喊了一聲:“伯母好。

朱映君掃了她一眼,輕點了點頭,算作迴應。

而她身邊的莊姨也正不停地打量著安謹,似乎是在評估著她配不配得上冷家少奶奶這個身份。

在見到朱映君之前,安謹心中還是有幾分緊張的,現在既然已經見到,那抹緊張也隨之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放鬆和坦然。

她毫不畏懼地迎著莊姨的目光,任由她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莊姨看久了,冷不防和安謹對視上,後者那雙清澈的杏眸不避不讓,就這麼和她的視線撞上,安謹還朝她大方一笑,那姿態,一舉一動中都含著一股自信。

莊姨一愣,等她回過神來時安謹已經彆開了目光。

她竟被一個小輩在無形之中占領了主導地位。

身旁,冷元勳握著安謹的手收緊了緊,似乎是在示意她彆怕。

安謹置之不理,心中也有幾分瞭然了。

僅僅隻是和朱映君和莊姨打了個照麵,她就已經看出來了,冷家的人好像並不怎麼待見她。

就在這時,從安謹的身後探出了一個小腦袋來。

安霄廷就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小腦袋瓜轉來轉去,看看這,又看看那,最後在一臉驚喜的朱映君身上停下。

安霄廷歪了歪腦袋,嘟囔道:“奶奶,你好有氣質哦,你就是我的乾奶奶嗎?”

朱映君一聽這個小奶包叫著自己奶奶,一顆心都快要化了。

她連忙在安霄廷的身前蹲了下來,激動地拉起安霄廷的小手來,渾濁的眼裡閃著點點淚光,“小傢夥,我就是你的奶奶,你是霄廷,對不對?”

看著眼前這個小奶包和小時候的冷元勳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樣子,那股血脈之情就衝破出來,讓朱映君整顆心都激動起來。

安霄廷點了點頭,奶聲奶氣地應道:“是呀,我就是安霄廷,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呀?”

安這個姓氏實在礙耳,但朱映君現在有的更多的是欣喜,她的手摸著安霄廷肉乎乎的小手,憐愛地說道:“我是聽你爸爸說的,霄廷,奶奶好喜歡你。

她拉著安霄廷,愛不釋手,這一刻,恨不得把世間最美好的事物都送給自己的乖孫兒。

而安霄廷聞言,笑嘻嘻地吐了吐舌頭,小胳膊直接摟住了朱映君,“奶奶,謝謝你的喜歡,霄廷也很喜歡你哦。

他這幅可愛的模樣讓朱映君幾乎想要老淚縱橫。

她動作輕顫著擁住安霄廷,不停地道:“好,好,好,真是奶奶的乖孫兒,走,跟奶奶進去,奶奶為你準備了好多好吃的。

說著,朱映君就牽起了安霄廷的手,帶著安霄廷走進主宅之中。

走前還回頭看了一眼冷元勳,那複雜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感激和幸福。

她活了大半輩子,終於再次體會到了子孫帶給她的快樂。

安謹也冇預料到老太太會這麼喜歡安霄廷,看著一老一小相處間的自然和融洽,她也有些動容。

嘴角抿了抿,安謹不知覺間就有些出神。

冷元勳微微低頭,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怎麼樣,還緊張嗎?”

安謹回神,愣愣然地看了他一眼,眼簾垂了垂,“我不緊張。

她隻是看到安霄廷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朱映君,依賴朱映君,渴望長輩的愛的那模樣,驀然覺得有幾分心酸而已。

她這一輩子誰也不虧欠,唯一對不起的就是安霄廷。

想到這裡,安謹的心不禁揪了揪。

冷元勳溫柔地將安謹的小手裹在自己的大手掌心之內,眼底一片柔色,“走吧,我們也進去。

安謹點了點頭,二人跟隨著朱映君和安霄廷一起進入住宅。

主宅內部的裝修也是以複古中式的風格偏多,整體呈現出一種底蘊深厚的大家族即視感,安謹認出擺件中有著不少古董字畫與花瓶,隨便一樣放到外界都是價值連城的藏品。

不愧是冷家的老宅,屬實是大氣磅礴。

莊姨親自從廚房端來早就令大廚做好的各種點心。

因為也不知道安霄廷喜歡吃什麼,所以朱映君讓廚房中式的,美式的,英式的,各類的點心都做了一些,隻怕安霄廷吃不慣。

而小傢夥的口味和冷元勳一樣的挑剔,隻吃美式的甜品,也是冷家的大廚手藝上乘,安霄廷吃了幾口發現味道不錯,興高采烈地就拿起一塊拿到安謹麵前。

“媽咪,這個好好吃哦,你快嚐嚐!”

小傢夥還是秉持著一有什麼好吃的就第一時間分給安謹的習慣,看得一旁的朱映君麵色有些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