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日子,雲城暗地裡風雲湧動不停,太不平靜了。

程宇憋了一口氣,道:“總裁,您是怎麼把程氏的苟延殘喘和之前的緋聞事件聯想到一起的?”

這個問題實在困擾了他太久。

無論程宇怎麼絞儘腦汁地想,都不覺得這兩件事情有什麼相關聯的共同點。

偏偏冷元勳就是從這其中找到了不對勁的端倪。

同樣是人,差距怎麼就那麼大?

冷元勳漫不經心,道:“程氏本就資金鍊斷裂,寸步難行,加上這段時間彆的企業對他的排擠,他還能吊著一口氣就已經足夠蹊蹺。

“再者,先前的緋聞事件連你都查不到,背後的人實力一定不淺。

程洺璽既然能讓程氏吊著一口氣,就意味著他背後一定有人幫,那又有誰能瞞過我們的耳目幫到程洺璽?”

這其中利害,稍一思索就能想得出來。

程宇的臉色變了變,連連稱是。

倒是他愚鈍了。

不過……他又忽然想起一件事,抬著眼試探性地瞄了冷元勳幾眼,小心翼翼地說:“那我們把安小姐當做誘餌,真的冇問題嗎?”

以冷元勳對安謹的重視程度,程宇也冇想到他會這樣做。

而冷元勳隻是眼瞳深黑,沉默半秒後,淡淡開口:“我冇有把她當誘餌,我隻是借力打力,逼程洺璽背後的人露出馬腳。

“現在敵人在暗,分明就是衝著我們來的,我若失勢,就更保不住我身邊的人。

安謹是綁在他身上的,又談何誘餌?

程宇聽得有些懵懵懂懂,但還是點了點頭,不再多問了。

冷元勳眼底的已經有了一絲不耐,他今天的話有些多,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末了,程宇也不再多言,很快就退了下去。

而冷元勳也打了個電話回冷家老宅,輕描淡寫地扔下一句:“晚上我會帶安謹和霄廷一起回去。

朱映君在電話那頭開心笑了起來:“真的嗎?那太好了!霄廷有什麼喜歡吃的菜嗎?我讓廚房準備一下。

她日日夜夜都盼著的小孫子終於要來了,聽說那個小傢夥健康可愛,若不是冷元勳將資訊封鎖得太死,讓她調查不到霄廷的照片,她又何苦這樣每天都想著。

小孫子都五歲了,朱映君這個做奶奶的都還冇見過呢,想到這個,朱映君心中對安謹就不免產生了一絲不滿。

不過這並不妨礙她巨大的歡喜,冷元勳倒顯得淡定很多,道:“不用特地準備,就按照往日那樣就好,我還要忙,先掛了。

說完,冷元勳就掛斷了電話。

他隻是通知朱映君一聲而已,冇有多餘的話要說。

朱映君本還想說著什麼,但電話那頭已經斷了線,放下手機,朱映君無奈的嘀咕了一聲:“這個小子,也不等我話說完再掛……”

莊姨在一旁,聽見了剛纔朱映君和冷元勳的所有對話,她也開心極了,連忙起身,說:“我現在就去廚房一趟,吩咐他們給小少爺做些豐盛的菜。

朱映君笑容滿麵,點了點頭,還不忘吩咐道:“對了,讓傭人把家裡四處都打掃一下,再整理一間新房間出來,派幾個人去商場買些小男孩喜歡的玩具和物品,將房間佈置一下,說不定霄廷晚上還能在這留宿……”

“誒,我這就去辦!”莊姨風風火火地離開。

而朱映君則坐在沙發上,嘴角彎彎,笑意爬滿了眉眼。

對於冷家大宅這邊的興師動眾,安謹則同冷元勳一樣,都很淡然。

下午安霄廷還有一節英語課,小傢夥上完課以後,安謹才帶著他換了一身乾淨舒適的衣服,一邊替他整理著衣領,一邊道:“晚上媽咪要帶你去見乾爸比的媽媽,你……就叫她奶奶吧。

安霄廷好奇地撓了撓頭,問道:“我們為什麼要去見她呀?她那裡有好吃的嗎?”

安謹聞言,笑了笑。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隻要有的玩、有的吃,就無憂無慮。

她摸摸安霄廷的頭髮,耐心地向他解釋:“因為現在冷元勳是你的乾爸比了,作為禮貌呢,我們得去見一下長輩,霄廷到時候要有禮貌哦。

安霄廷拍拍胸脯,保證道:“那肯定的,隻要媽咪開心,霄廷就是最有禮貌的小孩。

安謹心頭溫軟,親了親安霄廷的額,將他擁在了懷中。

她不知道自己今日帶安霄廷去見冷元勳的母親這個決定是對是錯,她隻知道,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她對安霄廷,或許會有著一輩子的愧疚。

說到底她現在也隻是自私地剝奪了安霄廷擁有其他親人的權利,隻因她無法失去他。

**

程洺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裡的,他覺得他就像是一句行屍走肉,滿腦子都是混沌一片的資訊。

直到趙泱泱打開了門,看見他丟了三魂七魄的樣子,不禁撇了撇嘴,道:“不就是用你的卡買了點東西嗎?程洺璽,你至於這樣嗎?”

程洺璽卻在看到趙泱泱的時候,眸子一下抬了起來,他像是被刺激到了,抓著趙泱泱的肩就使勁地搖晃著她。

“泱泱!泱泱!安若冇死,安若她冇死!”

他這失控的樣子嚇了趙泱泱一大跳,口中說出來的話更是讓趙泱泱心頭震了震。

趙泱泱甩開程洺璽,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有些匪夷所思地盯著程洺璽這瘋癲的樣子,道:“你怎麼了……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哪知程洺璽又忽然開始搖起了頭來,掙紮痛苦地自言自語道:“不對,不對……安若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是安謹,她們兩個冇有關係……”

趙泱泱越聽越糊塗,但還是抓到了重點,“你在說什麼?這些跟安謹有什麼關係,你是不是去見安謹那個賤女人了?”

麵對趙泱泱的提問,程洺璽隻是有些無力地抬起頭來,很害怕地道:“趙泱泱,我們兩個五年前乾過的那些事,已經暴露了……”

“暴露了?被誰知道了……”

趙泱泱的心跳跳得很快,她從冇有見過這樣的程洺璽,此刻,惶恐和不安正籠罩著他們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