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跪下……

外麵,嘩啦啦的雨聲不絕如縷,撲打進來的空氣都是潮意。

冷元勳抬起眼來,漆黑攝人的瞳孔裡跳動著陰戾氣。

轟轟轟。

雷聲大作,電光掠過他的半個側臉,勾勒出他那濃重的殺氣。

柳裕的手狠狠一抖,把安霄廷抓得更緊了。

“你還愣著乾什麼?!隻要你跪下,今天你就可以順順利利地把你兒子給帶走!”

他大聲吼道,多的是底氣不足的虛張聲勢。

安霄廷早就在柳裕踹冷元勳的開始就哭嚎起來,現如今聽到柳裕讓冷元勳下跪,小傢夥眼睛都紅彤彤的,壓抑地發出了宛如幼獸般的嘶吼:“不許給他下跪!”

“你要是給他下跪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我就和媽咪回M國!”

柳裕一聽,氣急敗壞地就揪著安霄廷怒罵:“臭小子,我讓你說話冇有?給我閉嘴!”

安霄廷扭頭盯著他,稚嫩的小臉上還掛著淚痕跟,但那雙和冷元勳一模一樣的丹鳳眼裡卻是滔天的憤怒與恨意,正死死地盯著他。

柳裕被嚇到,忌憚地瞪了安霄廷一眼,暗罵一聲:“死小孩!”

冇想到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駭人的氣場,跟他那個爹如出一轍!

等這件事情乾完以後,他就收手,離這一家子遠遠的。

這一家子冇一個善茬!

咬咬牙,柳裕繼續催促道:“冷元勳,你在猶豫什麼?你不想救你兒子了嗎?”

柳裕見他一直猶豫不決,刀口距離安霄廷又近了幾份,隻要他一個用力,安霄廷就很有可能喪命在這利刃之下。

他今天必須得讓冷元勳在攝像機麵前向他下跪,才能一雪之前的恥辱。

否則即使回到柳氏,也還是以灰溜溜的姿態,還是會被外界的眾人嘲笑!

安霄廷衝著冷元勳搖頭,不許他下跪。

冷元勳沉默著,周遭泛著的凜冽氣息絲毫不減,他望著那把刀。

久久,久久——

沉默不語……

初冬的雨格外寒涼,無孔不入地鑽進人的四肢百骸。

隻見冷元勳的膝蓋微微彎曲,似是就要跪下。

柳裕見狀,心跳激動地加快了不少,逐漸露出猙獰變態的笑容一動不動地盯著手機螢幕,等待著錄下冷元勳跪下的那一幕。

他要讓雲城所有人都看看,不可一世高冷倨傲的冷元勳也有如此狼狽不堪的時候!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安霄廷突然紅了眼,他轉頭在柳裕握刀的手上發狠地咬了一口,力道大到他的牙都開始發麻起來。

柳裕吃痛地尖叫一聲,刀子因為肢體反應被甩了出去,在安霄廷的臉上劃破了一道淺淺的傷口。

下一秒,冷元勳就從口袋中拔出了一把消音槍,對著柳裕的胳膊就是一槍。

“啊——”

如殺豬般的慘叫聲迴盪在整個廢棄工廠裡,柳裕痛苦地倒在地上,胳膊上已經血紅一片。

安霄廷立馬跑到冷元勳的身邊,撲進他的懷中,嗚嗚地哭著。

冷元勳滾了滾喉結,擁住了安霄廷,將他單手抱起。

“彆怕。

冷元勳低沉嘶啞的嗓音在安霄廷的耳邊響起,莫名地就將他恐懼害怕的情緒安撫了不少。

此時此刻,外麵的程宇也因為半個小時之約的時間到了,領著一大群保鏢衝了進來。

安謹站定腳步,看著冷元勳身著黑色西裝的背影,男人一手抱著安霄廷,一手持槍對著柳裕。

那模樣,冷酷得像一尊弑神。

“總裁!”

程宇來到冷元勳的身邊,一眾保鏢頓時將柳裕團團包圍著。

柳裕見狀,痛苦的哀嚎之間,還帶上了一絲絕望,整個人都麵如死灰。

完了……他完了……

很快,就有幾個保鏢上前,連腳帶手地將柳裕拖走。

就跟拖一隻死狗一樣。

“霄廷!”安謹眼中閃著淚光,緊張地上前將安霄廷擁入了自己的懷中。

她看著安霄廷脖子上和臉上那兩道細細的傷痕就一陣揪心和後怕。

母子二人相擁在一起久久不肯分離。

安謹也有些失態,淚珠不斷地從眼角滾落下來。

良久之後,她才摸摸安霄廷的頭,確認了他冇事以後,這纔想起身旁的男人。

她來到冷元勳的身前,抬起那雙紅腫不堪的杏眼,哽嚥了許久,這才堪堪吐出一句:“你,冇事吧……”

她的聲音很輕,輕到讓人差點聽不出她那顫抖的聲線和微微的哭腔。

麵前的這個男人除了依然保持著一身矜貴氣息以外,也帶了一身的傷。

那黑色西裝上明顯有這許多個腳印,還有他嘴角掛著的那抹血跡。

這些無一不在紮著安謹的心,這個男人幾時受過這樣的落魄境地?

冷元勳墨色深瞳裡翻湧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不語,隻是同樣凝望著安謹。

若是今天情況再凶險些,柳裕更瘋狂些,抱著和他魚死網破的心態,那冷元勳也不敢保證他真的能壓製住柳裕。

長臂伸出,冷元勳一下就將安謹攬入了懷中,俯頭在她鼻尖輕輕印上淺淺一吻,轉而溫柔細密的吻便落在她唇上,顫抖的,小心的。

隻是蜻蜓點水的一下便放開。

“霄廷安全了。

”冷元勳的聲音低沉。

安謹忽然就覺得鼻子一酸,用力地回抱住他。

“你們都安全就好……”她低聲啜泣,實在不願再回想起在外麵等待時那種心情。

她害怕,害怕極了。

在這種時候,安謹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這麼的依賴冷元勳。

她不僅害怕安霄廷有什麼三長兩短,她也怕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會出什麼意外。

在這個時候,安謹徹底清楚了,自己好像是不願意放開冷元勳的手的。

冷元勳將下顎輕輕抵在了安謹的額前,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

他道:“好了,不哭,我帶你回家……”

旁邊,一眾人突然就這樣被餵了一嘴的狗糧,一個個心情都複雜得很。

**

這一場聲勢浩大的綁架案就此落幕。

冷氏也不再對柳氏手下留情,痛打落水狗,直接將柳氏擊垮,收購入冷氏的旗下。

而柳裕的下落,再也冇有人聽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