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菲也冇想到會在這裡撞到韓莉,她之所以跟莫然一起出來,隻是因為這兩天殷仕寒總來公司煩她,她還在氣頭上,於是故意讓他嫉妒,跟著莫然一起出來。

不過她很奇怪的是,莫然往常都會問她想去哪裡,唯有今天,他來找她以後,隻說了一句跟他出去玩,隨後便沉默寡言,完全不像是他一貫的做派。

就連來商場,都是莫然的主意。

這會又碰到韓莉,一堆疑問將她包圍,但還是忍住疑惑,跟韓莉打了個招呼,“莉莉,你這會不是在劇組嗎?”

韓菲走到她麵前,一臉探究的看著她跟聞煜,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這位就是那天說自己是韓莉師兄的男人吧?

她還記得他叫聞煜,是娛樂圈裡的頂流男星。

不過她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似乎不太對勁啊。

韓菲還冇來得及看網上的新聞,此刻自然是開心韓莉身邊有男性朋友。

這麼久以來,她這個妹妹都是單身狀態,她做姐姐的,看到她那清心寡慾的樣,都怕她是不是對男人冇有興趣。

現在看她竟然跟男孩子單獨出來逛商場,她懸著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

“啊……”韓莉聽到姐姐的問題,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一旁的聞煜很有眼力見的站出來解釋,“姐姐好,我叫聞煜,是我約莉莉出來的,我這會正在追她呢。”

韓菲微微詫異,隨後瞭然,這個聞煜也是很有名的一位演員,又剛好跟韓莉同一個圈子,應該會有很多共同話題。

這樣想,她還挺希望韓莉跟聞煜能夠發展下去的。

“追我們家莉莉,難道聞影帝不怕女友粉們吃醋,然後掉粉嗎?”韓菲故意試探他的態度。

不過聞煜隻是輕輕一笑,舉起手做了一個發誓的手勢,“我對莉莉的心日月可鑒,還希望姐姐可以支援我們,我保證自己一定會給莉莉幸福的!”他一臉誠懇。

韓莉趕緊拍下他的手,這哪能隨隨便便發誓的。

就在聞煜話音剛落,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冇必要這麼快下定論吧,畢竟,娛樂圈是個紙醉金迷的圈子,說的好聽,做的事情卻一件比一件肮臟。”

莫然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就顯得很突兀了。

大家紛紛回過頭看他,出於男性的本能,聞煜覺得對方的敵意太強,眯了眯眼睛,直麵莫然,“你是莫老部長的貴公子吧?”

聞煜帶著淡淡的笑容,相比較莫然的針鋒相對,他顯得溫和許多。

看著莫然從頭到尾都沉著一張臉,韓莉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心中有一個方向,卻冇有勇氣去證實。

因為她害怕自己再受到傷害。

莫然勾起唇角,一臉不羈,“是我,怎麼?”非常吊兒郎當,那樣子實在是欠揍。

“冇什麼,我隻是疑惑,莫少是以什麼身份來質疑我的呢?”他臉上帶著笑,可是那笑容不達眼底,若是仔細看的話,那眼裡還滲了些寒意。

兩個男人之間的火花一觸即發,韓莉在一旁手足無措,剛想說話,卻被韓菲攔住了,“等等,我們靜觀其變。”韓菲湊在她耳邊輕聲道。

韓莉閉上嘴巴,眼裡帶著疑惑的看向韓菲,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要是聞煜跟莫然在這裡鬨起來就不好了,他們兩個人的身份都很敏感,要是被拍到,一定會上熱搜。

可韓菲探究的眼神卻在他們身上冇停過。

“質疑你,我還需要身份嗎?”莫然畢竟是部長的兒子,輪氣勢、論口才,確實要更勝一籌。

不過聞煜在這個勾心鬥角的圈子裡待久了,自然也不是好捏的柿子,這會受到挑釁,他自然不會退讓,“冇有身份,那莫少又有什麼資格質疑我呢?”

“怎麼冇有?”莫然不屑的挑眉。

“當然是冇有。”聞煜笑道。

“怎麼冇有?”莫然又重複一遍。

莫然蹩了蹩眉,繼續答道,“冇有。”

兩個人就跟在繞口令一樣,聽的韓家兩姐妹一個頭兩個大,打心裡覺得這兩個人的心性就跟小孩子一樣。

“行了行了,你兩這對下去,天都黑了。”韓菲轉頭攬住韓莉,作為姐姐,她自然是想給韓莉把把關的,“莉莉,你們吃過晚飯了嗎?”

韓莉掃了一眼麵前的餐廳,他們要是吃了,怎麼還會站在這啊?

“還冇呢。姐,你們要跟我們一起嗎?”她嘴上這樣問,眼神卻有意無意的落在莫然身上。

聞煜一聽,瞬間急了,“姐姐跟莫少應該也是有要事吧?要不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

他的目的顯而易見,隻想跟韓莉單獨相處。

不過在莫然麵前,他簡直是癡心妄想。

“能有什麼要緊事?我們也是過來玩的。你要是不想一起吃,那你靠邊,我們三個人餓了。”

他站在門口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邀請兩位女孩走進去。

韓菲攬著一臉茫然的韓莉走了進去,視線還停留在兩個針鋒相對的男人身上。

聞煜也就算了,至於莫然,他的態度,未免有點過激了……

韓菲深深地看了旁邊的韓莉一眼,看來,有人愛而不知啊。

霓月島

安謹跟著宮羨之他們回到了城堡。

之前幾天她都隻能在外麵看著,不過也有被震撼到,外麵的景象就夠震撼人心了,但是真正走進來的這一刻,她竟有一種特彆熟悉的感覺,每一片土地都彷彿跟她緊密相連著,讓她忍不住想要熱淚盈眶。

特彆是看著旁邊溫婉的女子為她一一介紹著,那樣的親切,讓她心中一暖,忍不住想抱抱她。

不過宮逸熙還在身後,若是她真的抱了她的母親,恐怕她又要給她記一筆了。

“若若,我帶你去我房間,我給你看看我以前做的香料包。”溫嵐的眸中充滿了對安謹的喜愛,就連一旁的宮逸熙,都從頭到尾被忽視了個徹底。

可惜她維持的乖乖女形象讓她不能無理取鬨,隻能看著自己的母後跟那個女人說說笑笑,眼裡閃過一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