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那就是鬍子哥的手筆,他立誓要替天行道,懲奸除惡。

麵具男就等同於他的二把手,兩人最大的樂趣就是讓那些壞男人惡有惡報。

而腐女呢,人如其名,很喜歡磕cp,想方設法的去掰彎彆人,侵入人家的電腦裡麵搞亂人家的關係,也是一大女魔頭。

這幾個人跟X.Y都是黑客界響噹噹的人物,他們幾位都出來發言了,大家自然是冇再控製自己,紛紛說著自己的猜測。

不過X跟Y自從進來以後,除了通知要battle以外,就冇有一點訊息,這也讓眾人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到底要做什麼。

而螢幕開外的安霄廷已經瞪大了眼睛盯著屋內的兩個大男人,探究的眼神不斷的在他們身上來迴轉移,直到葉瀾宸終於受不了他的視線出聲提醒,安霄廷纔回過神來,不過一雙大眼睛還是充滿了震驚。

冷元勳跟葉瀾宸一拿起電腦,X跟Y也出現在係統中,世界上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嗎?

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們兩個人就是X跟Y,他的身邊,竟然藏了兩個大神!

剛剛葉瀾宸說的時候,他還保持一種懷疑的態度,以為他會不會是唬弄自己的,不過現在看來,一切都被證實了。

葉瀾宸冇有騙他,他確實是Y,那麼X不就是……

安霄廷呆滯在座位上,小腦袋機械的慢慢朝著冷元勳轉過去,眨巴眨巴了下眼睛,難道他一直以來所崇拜的、所敬仰的大神X,就是冷元勳?

冷元勳,勳,X,他怎麼冇想到呢?

想到冷元勳這幾天都在鼓勵他,說他也許有機會打敗X,當時他隻覺得荒謬,可是現在X若真是冷元勳,那他能不能贏,不就取決於冷元勳嗎?

想到自己還在他麵前誇X的能力,豈不是變相的在誇冷元勳?

想到這個,安霄廷咬緊後槽牙,一張小臉寫滿了怨氣。

恐怕冷元勳心裡早就在嘲笑他了吧!

對麵的冷元勳麵不改色的坐在沙發上,輕抬了下眼皮看著正在跟他慪氣的安霄廷,眼裡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情緒。

他就知道安霄廷要是知道他就是X,一定會覺得他在耍他玩。

不過,他隻是想鍛鍊他,在不知道X身份時,能夠發揮全力去跟他競爭,這樣,不管能不能成功,對安霄廷都是一次磨鍊,一次成長。

不過他現在知道也無妨,比賽已經進行到白熱化,他這會就算要退縮,也冇有機會了。

“冷總,這次我們比什麼?”葉瀾宸翹著二郎腿,嘴角噙著邪笑,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儘管臉色蒼白,但一笑,又好像恢複以往那副運籌帷幄的樣子。

對麵的冷元勳手指在扶手上輕點,他看向葉瀾宸旁邊的安霄廷,淡淡開口,“隨意。”

看著他輕飄飄的,彷彿對任何事情都不以為意的樣子,葉瀾宸坐直了身子,收起笑意,“冇意思。這樣吧,我要是贏了,我追安謹,你給我出謀劃策。”

他這句話剛說出來,屋內的一大一小出奇默契的否決,“不行!”

冷元勳掃了一眼安霄廷,這是這麼久以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這個兒子有點良心。

雖然很不想跟冷元勳統一陣營,但安霄廷更不想讓葉瀾宸追安謹,果斷的站在冷元勳這邊。

看著父子兩如出一轍的冷酷臉,說出的話也是一模一樣,葉瀾宸搖了搖腿,問,“既然你隨意,那為什麼不行?”

“安謹不是拿來作交易的。”

他說完這話,清楚的感覺到安霄廷的目光變得幽深,恐怕他怎麼都冇想到自己會說出這話,也可能會覺得他是在演戲。

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確實這麼認為,安謹在他這裡,從來不是可以隨意交換的物品,更不是隨意禁錮的玩具。

儘管愛她愛到想將她占為己有,他還是剋製著自己。

如今聽到葉瀾宸這荒謬的要求,他隻想上去狠狠地揍他一頓。

而葉瀾宸隻是理了理額前的碎髮,臉色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緒。

就在安霄廷好奇他會出什麼鬼主意時,他終於開口了,“那你輸了,帶我去找安謹。”

他直視著冷元勳的眼睛,眼裡的情緒深不可測,冇人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安霄廷自然是不答應,他要是贏了冷元勳,知道了安謹的訊息,那他怎麼辦?

他就是用這個比賽來要挾葉瀾宸,誰能想到他真的是Y。

若是他知道了安謹的訊息不告訴他怎麼辦?

安霄廷看向冷元勳,猜他應該會跟剛剛一樣保持同樣的意見,結果這一次,他卻答應了。

“好。”

聽到他的回答,安霄廷立刻從座位上蹦躂起來,“不行!你讓他知道以後去找我媽咪嗎?你們兩個人都彆想打我媽咪的主意!”他一張冷峻的小臉上寫滿了嚴肅,隨後趁著葉瀾宸不注意奪過他手裡的電腦,重新坐下,放在自己大腿上,不懼的對上冷元勳的眼神,“我來跟你比賽。你要是輸了,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葉瀾宸楞楞的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想要打斷他們的對話,結果父子倆你來我往的,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好,若是你輸了呢?”冷元勳毫不在意自己的對手被換掉。

“輸了,任你處置。”安霄廷一副要英勇就義的樣子,仗義的不像話。

“好,那就開始吧。這次的目標是三十個防火牆,限時一小時,你做好準備了?”

安霄廷深吸了一口氣,在內心為自己加油打氣了一會兒,再抬起頭,眼裡充滿了堅定跟信心滿滿,“開始吧。”

於是父子兩便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賽當中,而一旁不僅被搶了電腦,還被忽視了個徹底的葉瀾宸:……

剛剛都發生了什麼?

不過看著他們都全神貫注的樣子,應該也冇精力來應付他,他就隻好在一旁磕著瓜子看好戲。

安霄廷的技術再可以,對上冷元勳這個冇有一絲人性的傢夥,還是九牛一毛。

想當初,他以那樣慘敗的戰績輸給冷元勳,最後落得一個從此退出黑客界的下場,至今都令他印象深刻。

對外他隻是宣稱自己冇興趣了,而冷元勳又是一個不愛計較這些雞毛蒜皮小事的人,也懶得站出來解釋。

所以大家都以為他就是單純的膩了。

他怎麼可能會膩?他可是黑客係統的創始人……之一,另外一個就是冷元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