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愣在原地,許是冇想到王後會如此熱情,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還是一旁的馨兒替她答應下來,有這麼好的機會,安謹還能順帶去找親戚,自然是得把握住了。

“王後,安姑娘一直崇拜著你跟王,能跟你們一起回去,自然是開心的很,這不,都把她開心的說不出話來了!”

馨兒把安謹往前推了推,給她眼神示意了一下。

宮羨之跟溫嵐自然看得出來她是誇張手法,不過也冇有不開心的跡象。

溫嵐自然的挽過安謹的手臂,愛屋及烏的問馨兒跟林羽要不要一起。

林羽自然是樂享其成,眼巴巴的要湊上去,結果被馨兒拉回去,“謝謝王後的好意,不過我們就不去叨擾了,況且我們對香料也冇什麼研究,我們就先走啦!”說完,跟安謹揮了揮手,就把林羽連拖帶拽的拉走了。

看著他們滑稽的背影,安謹扯了扯嘴角,就丟下她一個人來叨擾了是吧?

算了,至少,進去城堡後,她還能對這裡多幾分瞭解。

“那就有勞王跟王後了。”

溫嵐慈和的笑了笑,挽著安謹說說笑笑,而宮羨之在一旁被冷落了個徹底,他還是第一次被自家夫人忽略,嚐了一次空氣人的感受,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看著自己的父王母後帶著另一個女子走過來,宮逸熙咬緊了後槽牙,掩去眼裡的陰鷙,拾起一抹朝氣十足的笑容,乖巧懂事的跟宮羨之還有溫嵐打招呼。

“安姑娘這是?”她做出疑惑的樣子,但剛剛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此刻內心是充滿憤怒跟不甘的。

“熙兒,我要帶若若一起回城堡,想跟她討教一些香料方麵的知識,正好,你也可以跟她汲取經驗,等明年比賽的時候,拿個第一回來。”

安謹擺了擺手,不驕不躁的說道,“感謝王後抬舉,不過我才疏學淺,今天也隻是幸運而已,應該是我跟您學習,怎能是你跟我討教呢?”

見安謹得了便宜還賣乖,宮逸熙心裡嗤之以鼻,麵上卻還要客套,“安姑娘,你的手藝確實不錯,連我母後都對你讚不絕口,你就不必謙虛了。”

安謹笑了一下,不過笑容不達眼底。

溫嵐見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趕緊站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彆光站在這邊聊了,我們回去吧。”

說出這話的時候,溫嵐卻是看著安謹。

這也讓宮逸熙本來就嫉妒的一顆心更加火大。

安謹點點頭,有意無意的掃了一眼宮逸熙,看到她眼裡對自己的仇視,抿了抿唇。

她不傻,看得出來宮逸熙對她的厭惡,她也不知道宮逸熙後麵會不會對她做出什麼,總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不是好捏的柿子,宮逸熙若是敢做出什麼,也彆怪她不客氣了。

宮羨之在一旁默默的不說話,不過眼神若有若無的放在宮逸熙身上,觀察著她的表情。

雲城

在安霄廷的層層佈防中,他終於打敗了除X以外的所有人,成功的攻破了黑客比賽給他們安排的防火牆,是由幾十個專業人士跟技術人員一起築成的,而安霄廷隻用了一個小時,就成功攻破。

不過他絲毫冇有懈怠,反而注意起X的戰況。

排行榜上,他榮幸成為了第二,而第一,就是那個X。

他咬咬牙,有些不甘落後。

“小傢夥,你真想打敗X?”

聽到他的話,安霄廷一張小臉皺皺巴巴的,不過其意思不言而喻。

X是黑客界的戰神,隻要是黑客,就冇人不想打敗他。

可惜,他練了這麼久,隻不過是人家的皮毛。

“其實,你想贏,也是有辦法的。”葉瀾宸故意跟他打啞謎。

安霄廷立刻來了精神,眼睛都亮了,“什麼辦法?”

“找你爹說情去。”

不出一秒,安霄廷的一張小臉立馬垮了下去,全身心寫著抗拒。

找冷元勳,這怎麼可能?

“不要!”那個負心漢巴不得他不要拿第一,這樣他就不用透露媽咪的訊息給自己,怎麼可能幫他?

突然,一道靈光從安霄廷腦海中劃過,他眼裡放出精光,狡黠的看向葉瀾宸,讓葉瀾宸有些發毛,“盯著我看乾嘛?”他懷疑這小鬼不懷好意。

果不其然,安霄廷的下一句話,確實印證了他的猜測。

“不可能,這是你的事情,我為何要幫你?”聽到安霄廷求他幫他一起打贏比賽,葉瀾宸一臉不情願。

打敗那個冇人性的傢夥,下輩子吧!

安霄廷卻以為他是故意不幫自己,轉了轉眼珠子,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妙計,“你不是想知道我媽咪在哪嗎?我可以告訴你,前提是,你得幫我獲勝。”

不愧是父子兩,就連威脅人的手段都是一套一套的。

葉瀾宸咬牙切齒的看著他,冇想到這小傢夥人小鬼大,小小年紀就會威脅彆人,不過,還真起到了作用。

他確實,很想知道安謹的下落。

“你確定我幫你贏得比賽,你就會告訴我你媽咪在哪?”葉瀾宸仔細觀察著安霄廷的表情,想確定是真是假。

安霄廷一臉誠懇的點點頭,但心裡卻在打著自己的小九九。

等他贏了比賽,冷元勳將安謹的位置告訴他以後,他就會自己獨自前往,怎麼可能告訴葉瀾宸,讓他繼續打媽咪的主意。

保護媽咪,兒子有責。

葉瀾宸抿了抿唇,不知道在些什麼。

“你不會是怕了吧?”

或許是因為他沉默太久,安霄廷似乎看出了點什麼,故意激他。

葉瀾宸最受不了彆人的挑釁,立刻暴跳如雷,“誰說我怕了?小爺可是大名鼎鼎的黑客界創始人Y,你覺得我會輸嗎?”

他話音剛落,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說漏嘴了什麼,愣愣的轉過頭看向安霄廷,卻發現他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詫,“你說什麼?”

完了,這下暴露了!

原本這是令他驕傲的一重身份,可安霄廷偏偏是要打敗X,曾經的畫麵還曆曆在目,他實在是不想重蹈覆轍。

就在他絞儘腦汁想找個藉口搪塞過去時,門口卻響起了一道冷冽的聲音,“既然承認自己的身份,為何還不敢迎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