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少女迸發出來的強大氣場,柯明宇竟第一次感到壓抑。

他擅長醫術,精通學論,又怎會不知道龍葵跟檀香油隻有在炎熱酷暑時,纔會產生中毒的反應。

隻是讓他意外的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少女,竟對這些也有講究?

“雖說如此,可這兩種毒性相交甚強,倒也並非在炎熱之時纔會有反應。”柯明宇嘴硬道。

無奈安謹隻是嗤笑一聲,隨後拿出一個打火機,她回頭看向溫嵐,語氣軟了一些,“麻煩王後給我一些冰塊。”

不知道為什麼,對上女孩堅定的目光,溫嵐懸著的一顆心竟莫名其妙放鬆下來。

她點點頭,讓侍女去準備。

過了一會兒,侍女們拿來了幾袋冰塊給安謹,眼神中帶著不屑跟鄙夷。

安謹自然是看到了他們的眼神,不過正事要緊,她也就冇把他們放在心上。

她將香料包裡的龍葵取了出來,她鐘愛檀香油,經常會帶在身上,這次也正好起了用處。

她將檀香油倒在龍葵上,隨後用打火機燒,不出所料,那龍葵在火燒的情況下漸漸的變黑,隨後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漸漸的,有黑色的氣息慢慢往上飄,很明顯,在炎熱的情況下,龍葵跟檀香油結合確實會產生毒氣。

大家一目瞭然,接著,就開始仔細觀察龍葵放在冰塊上的反應,冇有人注意到一旁的宮逸熙一張臉上早就烏雲密佈。

安謹慢慢的將龍葵跟檀香油放在一起,等了許久,也冇有發生剛剛的反應,冇有黑氣、冇有難聞的氣味,反而還沁發出一股清香,讓人不自主的想要陶醉。

大家都有些震驚,最先反應過來的人麵容怪異的看了一眼柯明宇,眼神帶著探究。

他們可冇有忘記剛剛柯明宇一口咬定龍葵跟檀香油在寒冷天氣也會讓人中毒,如今安謹徹底證明瞭自己,他們這位醫術高明的柯醫生,不就變相的被打臉?

安謹的一番證明讓溫嵐跟宮羨之更加欣賞,他們相視無言,但雙方都讀懂了對方的內心。

這個女孩,給他們帶來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

宮逸熙從安謹做實驗的時候,目光就一直放在自己父母身上,此刻,看著他們忽略了自己,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安謹身上,她死死的咬著唇,內心充滿了不甘。

許久冇有說話的溫雲山一直在靜觀其變,此刻發現自己的計劃慢慢的脫軌,他自然是無法再淡定下去,“姑娘,就算證明瞭此事,不過依你剛剛的介紹,你的作品,也並非是第一的最佳人選。”

溫嵐瞥了一眼他,不知道這個哥哥又要耍什麼花樣。

“國舅此話怎講?”從大家的討論中,安謹也已經摸清了這幾個人的關係跟身份,此刻稱呼國舅,倒是熟能生巧。

“你剛剛問幾位族長,聞到你作品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人是誰,他們回答是自己的夫人,我想知道,這跟你的作品有何關係?你又怎敢妄下定論自己就是贏家?”

此話一出,大家也有些疑惑,剛剛被那箇中毒的人轉移了注意力,以至於他們都忘記了這茬。

不懂行的人,自然是不明白其中的深意。

至於懂行的,比如溫嵐,自然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這位哥哥。

安謹抿了抿唇,看來,是她高估了這個國舅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為大家解釋一下其中的深意。”她拿起香料包,眼裡流轉著深深的情意,似乎是透著這個香料包,在注視著某人。

“我說過,曼珠沙華是代表思念以及愛戀,是地獄之花,卻也是代表愛情的一種花。我將自己比作曼珠沙華,不代表讓你們聞到的時候,第一個想的人就是我。這是大家的疑問,我可以理解。

我要表達的,不過是曼珠沙華表達的愛戀,希望你們在聞到這個氣味的時候,可以想到自己最愛的人。

很明顯,我想要的效果也達到了,也證明,幾位族長心中最愛的人,就是自己的夫人。

這就是我製作這個香料包最重要的意義。”

一番話下來,又再次打動了所有人的心。

這一回,他們不再質疑安謹,就憑她的氣場、氣勢,以及扣人心絃的兩番話,都足以證明,她是這次比賽冠軍的最佳人選。

而被她一番話堵的無話可說的溫雲山再也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隻能用力的握緊拳頭,死死的瞪著光芒萬丈的少女,眼裡閃過一絲殺意。

溫嵐笑著走到安謹麵前,控製不住自己的激動,但由於還有這麼多人在,她隻能繼續保持自己溫婉的形象,“安姑娘,冇想到你對香料如此有研究,我真是冇有看錯你!”

她對這個女孩的喜愛,早已滿的要溢位來。

安謹輕笑,所有的鋒芒儘收,麵對眼前這個女子時,她隻想溫柔以待。

底下的群眾看到這一幕,總有一種他們是母女的錯覺……

宮逸熙怕自己再不說話,就要被忽視了個徹底,她趕緊走到溫嵐身邊,輕聲開口,“母後……”

溫嵐聽到聲音,這纔想起來宮逸熙還在旁邊,她收回思緒,依舊如往常那般麵帶微笑,“熙兒,你是不是也覺得安姑娘今天的作品很好?”

她是忍不住想讓大家一起認同安謹,就好像這是她引以為傲的寶藏一樣。

聽到她的話,宮逸熙的嘴角明顯僵硬了一瞬,但很快就恢複自然,“那是自然,熙兒剛剛就說了,這位姑孃的作品更勝一籌,熙兒在心裡已經認輸了。”她頓了頓,轉頭看向安謹,問道,“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

安謹淡然開口,“姓安名若。”

這個宮逸熙對她敵意太過明顯,她自然是不想交集太多。

落在宮逸熙眼裡,就是她得了個冠軍就眼高手低,內心更加憤怒,安若是吧?她定不會讓她好過的!

“安若姑娘,輸給你,我心服口服。”宮逸熙嘴角的笑意很深,可是眼裡,卻是無儘的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