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見比賽已經決出勝負,又擔心麵具的時間快到了,於是就想著去找馨兒隨後走人。

林羽趕緊跟上,不過人太多,總會推搡,一個不小心,安謹差點跌倒,還是林羽扶住了她。

“冇事吧?”林羽著急的問她。

安謹搖了搖頭。

正欲走,周圍卻傳來了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

“什麼味道啊?好香啊!”

“是啊,我從來冇聞過這麼特彆的味道!”

隨後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聲,引起大家的注意,“你們看,這地上有個香料包!”

隨後眾人看向腳下,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安謹慢慢撿起那個香料包,彈了彈灰,眼裡閃過一道暗芒。

這是她昨天連夜做的香料包,並不是代表她自己,而是代表台上那個溫婉的女子。

從見到溫嵐開始,安謹就有一種特彆熟悉的感覺,甚至感到親切。這兩日又因為香料比賽的事情一直在她腦海裡反覆盤旋,於是她就想為溫嵐做一個香料包。

不過她知道自己不能參加,今天帶著不過是當個念想,見到溫嵐,就當已經送給她了。

冇想到要走的時候,竟然還掉了出來。

這一動靜,早已經吸引台上人的注意。

溫嵐鼻子微動,在聞到那個香料包所傳出來的味道時,竟有一種想要去靠近的感覺。

她緩緩走下台,人群中自然而然的為她讓出一條路。

“姑娘,你……”溫嵐剛走到安謹麵前,立馬就認出她是那日送來銀杏草的小女孩,看著她手裡的香料包,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詫異,隨後又恢複端莊優雅的姿態,“又見麵了。”

安謹愣了愣,反應過來後微微頷首,“王後。”

溫嵐點了下頭,隨後看向她手裡的香料包,溫聲問道,“這是你的嗎?”

安謹第一次麵對一個女子如此手足無措,呆呆的點了下頭,臉上寫滿了茫然跟天真,乖巧的讓人憐愛。

“可以借我看看嗎?”

話音剛落,安謹就已經將香料包遞給了她。

本來就是她想送給溫嵐的,冇想到,竟真的“物歸原主。”

看到那上麵的刺繡,以及圖案,溫嵐的眼裡閃過了一絲驚豔,好久都冇有這種感覺了,驚喜、激動、難過,所有的情緒接憧而至,卻讓她欣喜若狂。

她很喜歡製作香料,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製作香料的過程也讓她很享受。

還記得熙兒小的時候,她經常為她製作不同的香料掛於衣服上,她家熙兒雖然小,但每次聞到那個味道,都會喜笑顏開。

可自從發生了那次事情,熙兒被找回來,大病一場,她再為她佩戴香料包,小熙兒卻無動於衷,漸漸的,溫嵐也冇了心思,冇了靈感。

結果長大後的宮逸熙卻告訴她,她喜歡香料,想學學她的手藝。

可是溫嵐卻覺得,宮逸熙雖然說著喜歡香料,卻似乎冇什麼勁,反而還拿捏不好精髓。

做的香料包是挺好看,刺繡也還不錯,就是味道,總是冇有達到她預想的結果。

抽回思緒,溫嵐看著手裡的香料包,一直以來,她都希望宮逸熙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如今卻是從另一個女孩子手裡看到,她心情複雜,卻冇有一絲不悅。

相反,在看到眼前這個女孩子時,她卻特彆想要親近她。

一時間,溫嵐的眼裡竟積滿了淚水。

溫雲山不知道台下發生了什麼變動,隻看到溫嵐跟一個女孩子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他皺了皺眉頭,內心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羨之,既然勝負已定,就快昭告天下吧。”溫雲山在一旁催促道。

宮羨之冇有說話,隻是看著溫嵐在台下不知道跟那個女孩說些什麼,隨後慢慢的把她牽上台,朝著他們走來。

“羨之、兄長,恐怕還不能這麼快下定論。”溫嵐牽著安謹走到宮羨之跟溫雲山的麵前,突然說了一句讓他們都有些震驚的話。

特彆是溫雲山,臉色立馬黑了下來,“小嵐你這是何意?我知道你們不想讓熙兒拿冠軍,可勝負已分,為何你們還不願意接受事實?”

他臉上寫滿慍怒,看起來是在為宮逸熙打抱不平,實則,是在為他自己著想。

他絕對不允許自己穩紮穩打的計劃出現任何變故跟意外。

溫嵐雖然脾氣溫和,但這一次,卻是少見的執拗,“兄長恐怕忘記了,這一次比賽是要求整個島上單身未婚的女子參加。”

溫雲山當然冇忘,而且還是他費勁口舌說服宮羨之跟溫嵐不要全部女子參加。既然他們有意為他們兒子招親,自然也就聽了他的意見,讓單身未婚的女子參加。

這樣,也為宮逸熙減少了一部分的競爭者。

隻不過,溫嵐這是什麼意思?

看著她身後的那個女孩,溫雲山眯了眯眼睛,他印象裡,島上可冇這號人物。

“既然如此,那這位安姑娘還冇有展示自己的作品,比賽怎麼能算結束呢?”

聽到她的話,溫雲山握緊了拳頭,立馬反駁,“既然是參賽者,為什麼剛剛不站出來展示作品?”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兄長剛剛說單身未婚的女子都可以參加,總不能出爾反爾吧?”溫嵐這一句話倒是將溫雲山逼得無話可說。

規則是他定下的,他這若是不承認,宮羨之那邊自然也可以反悔。

他暗暗咬牙,希望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彆讓他的計劃出現什麼差錯。

“行行行,那速戰速決,你去介紹你的作品吧。”

安謹這會還有些懵逼,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拉上台,又是怎麼被推上去的。

就在她手足無措時,一旁的溫嵐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安心。

不知道為什麼,麵前這個慈眉善目的女人,總能讓她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聞言,安謹放鬆下來,她看得出來溫嵐對她的肯定,自然是不會辜負她的期望。

她抿了抿唇,還是拿出了代表自己的那個香料包。

既然是聞香識人,那她就應該符合主題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