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安謹他們抵達城堡以後,場地已經站滿了人,都是這個島上年輕單身的女性,馨兒跟安謹介紹著。

安謹觀察了一圈,這島上的女子麵容都是極好的,個個都是佳人,她作為女生,都忍不住想擁有。

不過她忘了,若是她露出自己的真實麵貌,恐怕纔會引來所有人的羨慕呢。

馨兒作為參賽者,得到候場區準備,而安謹就待在人群中。

她戴著人皮麵具,長相便成了這裡麵最普通的。

好看的時候是人群中靚麗的一道風景線,如今長相普通,竟也是眾人中最特彆的一抹存在。

正當現場有些安靜時,最旁邊的人群突然人聲鼎沸,而後,掛著溫婉笑容的王後挽著神情嚴肅的王走上評委席,周圍的人一陣羨慕,王跟王後的愛情故事可是他們這裡的一段傳奇佳話,王雖然不苟言笑,但一旦麵對王後,就會露出他溫柔的一麵。

而王後落落大方,將整個城堡打理的井井有條,就是不想讓王在公事上分心,更是把一國之母的風範展現的淋漓儘致。

兩人相視一笑,更是讓大家豔羨。

兩人落座以後,接下來就是溫雲山這位國舅上場了。

溫雲山在島上堪比第二個王,經常為宮羨之出謀劃策,以前很多次大難都是溫雲山化險為夷,所以大家也很尊敬他。

再然後,就是一些族長。

等到他們全都落座以後,比賽也就正式開始。

很快,參賽者紛紛的上台,最後一位就是宮逸熙,她這一回不再是安謹初次見時的公主裙,反而是跟溫嵐相同,一身粉紅色的旗袍,將女子的腰身修飾的完好,粉色顯黑,卻讓女子穿出白淨的感覺。

在今天這個日子穿旗袍,意味著,旗開得勝?

隻不過宮逸熙的那張臉還是更適合甜蜜可人的公主風,這身旗袍是顏色對了,若是換成其他顏色,恐怕就是彆的效果。

不過安謹也隻是輕掃了一眼,就將目光放在馨兒身上。

安謹認得那個主持比賽的侍女,是那天刁難安琦的人,叫翠玲。

此時,翠玲正笑著跟大家侃侃而談,不愧是管事的,口才倒是不錯,一下子就讓現場的氣氛活躍起來。

安謹隻是靜靜地,一言不發。

“哎美人,這周圍的男人怎麼那麼少?全是女生,我都感覺我快被淹冇了。”

安謹解釋道,“明麵上是比賽,實則,是給他們王子比武招親。”

聽到她的話,林羽驚撥出聲,“招親?”聲音有點大,引來了旁邊幾個女子的注意。

他不好意思的舉起手說抱歉,隨後又靠近了點安謹,打探更多訊息,“他們王子長啥樣啊?話說他們這裡怎麼搞得跟童話世界一樣?有座城堡就算了,裡麵還真有國王跟王後,我還以為這種隻出現在電視劇裡麵呢。”

林羽這回也算是大開眼界了。

安謹輕笑一聲,她剛開始來也是很不可置信,不過她曾經看過古歐時代的書籍,所以很快就接受了這裡的存在。

出生在古歐世家的人,都會以王、郡主、王爺等稱呼,這都是挺常見的事情。隻是到了21世紀,這些漸漸的跟外界劃分,所以在外界看來,這裡就像一個傳統的世界,他們無法理解。

但在這個小島上的人來看,他們也同樣無法理解外界的人。

隻能說角度不同,看到的事情也就不同。

聊了一會兒,他們就專心看比賽了。

這一次是整個島上未婚的女子都會參加,所以這台上的參賽者都已經併成了兩三排。

原本定好了所有女子必須參加,但後麵可能覺得太過複雜,又改了製度。

像馨兒這種已婚婦女,挑幾個參賽不過是堵住眾矢之口。

很快,第一個參賽者就開始介紹她製作香料包的理念、手法以及過程,講的慷慨激昂,激動人心,香料的味道也確實不錯,底下一些女子都被該味道吸引,紛紛拍手叫好。

不過台上的評委卻無動於衷,隻有溫嵐始終帶著微笑,等參賽者展示完,給予鼓勵的掌聲。

安謹的目光總是不由自主的追隨著台上的白衣跟旗袍,心裡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接下來,接連幾名參賽者介紹完以後,評委們都冇有太大的情緒起伏,慢慢的,王後也鼓掌累了,隻是麵帶微笑,但卻可以看出她對這些香料包並冇有喜歡的意思。

底下的人聞著那麼多香料的味道,也已經有些眼花繚亂,好聞是好聞,不過都是一眼驚豔,但聞久了就覺得刺鼻以及不舒適。

這樣的香料包若是每天攜帶,還很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險。

很快,就輪到了馨兒。

安謹在底下用明亮的眸子給她投去鼓勵,馨兒接收到以後,安心的扯出一抹笑容。

雖然她隻是來湊數的,不過這香料包是她跟安謹共同製作出來的,她一定要好好的展示這個香料包。

“大家好,在介紹香料包之前,我想先說一句,我的這個香料包,是我跟我的好朋友共同完成的。”

她的話立馬引來大家的議論,畢竟這個比賽說好了隻能本人蔘加,馨兒這樣說,不是變相的承認她作弊的事實嗎?

不過很快,她又慢悠悠的解釋,“我的好朋友給我提供了很多創作理念,我由衷的感謝她。接下來,就為大家介紹一下我的作品。”

聽到馨兒的話,大家恍然大悟,原來隻是提供創作理念。

等馨兒將她的作品介紹完,給大家聞了一下味道以後,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亮。不同於剛剛的刺鼻,反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就連王後,眼裡都閃過一抹讚賞,其他的人神色倒是稍稍放鬆了些。

唯有溫雲山將目光放在宮逸熙身上,希望她待會不要辜負了自己的一片苦心纔是。

不過宮逸熙從頭到尾都是臉色淡淡,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似乎很堅信自己的成功。

馨兒介紹完以後,又過了幾個參賽者,依舊是平平淡淡,很快,就到了宮逸熙壓軸上場。

她穿著旗袍,彆有一番風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精會神的放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