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緊抿了下唇,斂去眸中的寒光。

如果選擇第二個,那她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她現在真是後悔當初用找親戚的藉口來糊弄馨兒,這樣的話,她若冇有陰陽血,這個藉口就會不攻自破。

安謹深思片刻,決定在香料比賽過後,跟馨兒坦白一切。

這兩天跟馨兒相處下來,她並不是個是非不分的女孩,希望她聽到自己的用心良苦時,能夠體諒她吧……

安謹見裡麵安靜了下來,應該是在進行馨兒剛剛口中的注射,她也就悄無聲息的離開,重新回了房間。

她剛進房間,剛剛還在呼呼大睡的林羽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這會還一直在研究床腳下的繩子,見到安謹回來,立刻熊抱上去,“嗚嗚嗚美人你去哪了?我都要嚇死了,還以為你又丟下我了呢!”

也難怪林羽會這麼害怕,畢竟上一次安謹丟下他的時候,就是從視窗溜出去的。這會,他看到窗戶開著,也難怪會有這種奇思妙想。

安謹捏了捏眉心,將他推開,“你怎麼醒了?”

她將地上的繩子捆成一團塞回原位,坐下來問他。

林羽撓了撓頭,他能說是感受不到安謹的氣息所以才嚇醒的嗎?

不過他一個大男人要是說害怕,那就太冇麵子了。

“我睡飽了,所以就醒了嘛。”

安謹瞥了他一眼,冇說什麼。

“美人,你剛剛去哪了?怎麼還跳窗啊?你知不知道這種行為有多危險?”他一個勁的跟安謹普及跳窗的危險性,費勁口舌的教育安謹,最終,還是被安謹一個冷冷的眼神瞪的把剩下的話憋回去了。

他委屈的撇下嘴角,眨巴眨巴眼睛。

安謹歎了口氣,大致跟他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最後她憂心忡忡的說道,“我們本來就是外界的人,如果讓他們發現,很有可能會被抓去。當務之急,我們必須想辦法來掩蓋我們的身份。”

林羽這會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異想天開的問道,“我們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

安謹挑了挑眉,“逃跑來不及,自殺倒是可以。”

林羽更加委屈了,“美人,這是冷笑話嗎?”

玩笑開了,安謹就要開始思索接下來的計劃。

從剛剛的對話中,可以看出阿剛對馨兒的重要性,他們的感情也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的脆弱。

如果她坦白真相以後,馨兒執意要將她交出去,那她就隻好用這件事情來保自己一命了。

安謹有些頭痛,也不知道這個計劃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一旁的林羽實在是好奇,如果過兩天就會被髮現,那安謹為什麼不選擇現在逃跑?

她到底在顧忌什麼?她來這裡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團團疑雲將他包圍,他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但也不好多問,隻能硬生生的將疑問憋回肚子裡,繼續做著安謹的開心果。

“美人,彆想那麼多了,快上來睡覺吧!”他拍了拍一旁空著的床位,小眼神帶著赤果果的gou引,一副灑脫不羈的樣子,如果忽略他那帶著期盼的眼眸。

安謹看著他那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有些無語。

她腦子抽了纔會跟林羽躺在一張床上。

她在地上打了地鋪,隨後又從櫃子裡拿出一床新的被子,幸虧這裡還有備用的,不然她今晚就要凍死了。

看著安謹徑直打地鋪,並且一句話都不鳥他,林羽感覺自己一顆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巨大的傷害。他捂著胸口,一副悲傷欲絕的樣子,“美人,我知道我很討厭,但我真的不想你受涼。你放心,我是個正人君子,絕對不會做出任何不妥的舉動!”

他的仗義執言並冇有起到任何作用,安謹還是一臉不信。況且,男女授受不親,她跟林羽要真的躺在一張床上,那畫麵怎麼想都很詭異。

“趕緊睡覺,彆囉嗦!”明天早上還有比賽,雖然她不作為參賽者,但說好了陪著馨兒一起去,她自然得遵守諾言,所以明天就得早起。

林羽仰臥在床上,四肢張開,橫行霸占著一張床,“美人,你就是不相信我,在你心裡,我就是那種卑鄙無恥、趁虛而入的小人嗎?”他仰天長歎,語氣很是無奈。

安謹已經躺下,聽到他在那邊怨天尤人的語氣,闔上眼皮,威脅道,“你若是再吵,我會考慮把你從窗外扔出去。”

她語氣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立馬讓床上還在喋喋不休的男人閉上了嘴巴,但眼神有意無意的放在地上的少女身上。

隻見少女靜靜的躺著,原本好看的眸子被合上的眼皮遮蓋,平日裡靈動的像個小精靈,這會卻像一個魅惑眾生的睡美人,讓人感到歲月靜好,欣賞著少女的睡顏,就好像在觀賞一副絕美的佳畫。

少女並冇有察覺旁邊的視線,隻是漸漸的進入夢境。

這次夢裡,安謹再次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

是一座很大的宮殿,周圍的柱子龍身纏繞,彰顯出宮殿的金碧輝煌。像古代那種君王上早朝的宮殿,讓人不自主的感到威氣逼人。隻是周圍空無一人,安謹有些奇怪,為什麼自己會接連夢到這麼奇怪的地方。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個孩子的笑聲,安謹向前看去,就看到宮殿的正中央,一張金色的刻有龍身的龍椅上,一個紮著麻花辮的小女孩正拿著一個撥浪鼓,笑的天真爛漫,坐在椅子上唱歌。隻是她就是看不清她的臉,如同那日的噩夢一般。

而她的身旁蹲著一位身穿一襲白衣,自帶仙氣,儘管隻是一個側臉,卻依舊看得出是可以迷倒眾生的一張臉。看著小女孩時,眼裡的寵溺都快要溢位來。

接著,她就看到一名旗袍女子邁著輕緩的步伐朝著一大一小走去,手裡還端著水果。安謹很快便認出那個女子,是那日站在公主旁邊的女人。

事後她還特意問過馨兒,馨兒說,那是他們的王後。

看來,那就是一家三口了。

待那小女孩唱完一首歌後,那白衣男子立馬拍手叫好,“熙兒唱的真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