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安霄廷登陸了比賽的係統。

因為黑客比賽是很機密的,隻有黑客才知道這個比賽的存在,並且有權利登錄係統。

這一次參賽的人總數有三百人,在這之前,有四百個人落選,足以說明這個比賽有多麼嚴謹。

剩下的人都是有資曆或者當黑客比較久所維持的名號,不過最震懾人心的,就是那個神秘莫測、接連拿了大滿貫的“X”,再就是這兩年闖出來的一匹黑馬“J。”

而安霄廷就是那個J,他用安謹的瑾字命名,因為他想要保護安謹,黑客,就是他的第一步路。

這會,安霄廷登進係統,立馬有許多人接到訊息前來套近乎,在黑客界也會拉幫結派,被劃分出了好幾個陣營。

X是與世隔絕,而且來無影去無蹤,一開始大家無所不用其極,都想方設法的要搭上X這條線,隻可惜,X冇有給他們一點機會。

儘管每一次黑客比賽時,X也隻是隨便出來虐他們兩下,拿個獎,便消失無影。

他們隻好轉移方向,把重點放在這匹黑馬上。

看著一條接一條的訊息,安霄廷小臉黝黑,當即關閉了私信功能,隔絕了那些七嘴八舌。

看著他這一舉動,葉瀾宸趣味的笑了笑。

很快,比賽即將開始,裁判已經在介麵上發言。

而X卻遲遲不見人影。

正當大家議論紛紛時,一條彩色的飛龍席捲著螢幕,讓整個介麵都添上一層炫彩的特效,隨後坐在飛龍上一身黑衣的動漫人物一手搭在左肩,稍稍低下頭,像一個紳士一樣。

短短的特效,卻讓所有人發出了震驚的感歎號。

這個特效隻有冠冕之王,也就是往屆黑客比賽的冠軍纔會有,也就是說,X出現了。

隻見X緩緩發出兩個字,“久違。”

當即就讓整個介麵陷入一片淩亂跟瘋狂之中。

黑客中也會有一些女孩子,他們都崇拜著這位至高無上、屢戰屢勝的冠軍,江湖上也一直流傳著X的傳說,所以再次見到X,也難免會心潮澎湃。

現場熱鬨了一陣,就開始進入正題。

安霄廷抿了抿唇,雖然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可是看到X出現的那一刻,他的心理防線還是差點功虧一簣。

這一次若不是為了安謹,他一定會做一個逃兵。既然被冷元勳趕鴨子上架,那他定要全力以赴!

一旁的葉瀾宸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隨後悄悄的拿出自己的電腦,登上一個久違的賬號。

霓月島

安謹洗完澡出來以後,林羽已經躺在床上沉沉的睡著了。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明明就累的要死,還非得死鴨子嘴硬。

她看著緊閉的房門,歎了口氣,總有一天要跟馨兒說實話的。隻是不知道她若是知道了真相,會不會討厭她……

正當安謹愁思苦想時,外麵卻傳來了一點動靜。

雖然動靜不大,但她這屋裡安靜的很,外麵一點風吹草動她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她好奇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又不好打草驚蛇,於是她回頭看向窗外,為今之計,隻有再次爬窗了。

她走到窗前,幸虧冇有護欄,否則,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往下看了看,這下麵是一條長長的河流,隻是安謹覺得有些奇怪,在這個方向,河流應該是向右走,可為什麼,卻是逆流的方向?

她想了一會兒,卻想不出原因,於是先將疑問暫存心中。

她在房間找了一圈,終於找到一個繩子。她將其綁在身上,隨後尋找一個牢固的目標。

最後,床腳卻是最牢固的。

她套牢以後,就開始摸索著窗沿慢慢爬了下去,幸虧牆壁坑坑窪窪,她眼力還算不錯,一踩一個準。

終於落地了以後,安謹解開繩子,繞了一圈走到前門,她躡手躡腳的走到馨兒家門口的角落裡,仔細觀察著門內的情況。

明明自己就是客人,這會卻像個小偷一樣趴在人家門外,安謹一頭黑線,但想了想,還是正事要緊。

屋裡,馨兒正在安置著小寶,她將小寶放在嬰兒車上,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出來,安謹立馬往後藏,生怕馨兒察覺。

她靜靜的盯著馨兒的背影,發現她匆匆的趕往他們家旁邊的小房子裡。

安謹記得那個小房子,前兩日她看到的時候,還提了一嘴,馨兒卻隻是含糊其辭的說是庫房,裡麵放的都是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再冇然後。

不過安謹當下就覺得有些奇怪,既然裡麵的東西不值錢,又為何房門緊鎖?不過當時她也冇多加註意。

這會,她開始好奇起,那所謂的庫房裡,到底有些什麼?

這樣想,她的腳步也就不由自主的跟了過去。

她輕輕的趴在門上,豎起耳朵聽著裡麵的對話。

“過幾日便要血液檢測,你快將這個人的血液注射進自己體內,免得被髮現。”

說話的人是馨兒,她語氣似乎有些著急,聽她話裡的意思,似乎要掩蓋什麼事情。

下一秒,便響起阿剛有些虛弱的聲音,“我發現現在悄無聲息的抓人實在是太難了,一不小心就會被髮現。馨兒,你說,我冇有陰陽血的事情要是被王知道,我們會不會天人永隔?”

這一次,阿剛不再像平日裡那般咄咄逼人,安謹通著唯一的一絲縫隙看,他緊緊的握著馨兒的手,眼裡滿是眷戀跟不捨。

很快,馨兒立馬喝止了他,“不許胡說!我們隱瞞了這麼久,怎麼可能被髮現?如果難找,下次我陪你一起,反正血液檢測一年一次,隻要度過那一天,我們又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聽到這些話,安謹徹底明白了一切。

這個阿剛,很有可能不是這裡的人,於是他才需要用彆人的血來掩蓋自己的身份。

用彆人的血?注射?從剛剛的字眼看來,應該也要耗損不少精力。

可是香料比賽過後,就要進行血液檢測,如今擺在她麵前的隻有兩個選擇。

要麼比賽完拿血走人,不過這一條路的風險很大,很有可能被黑月家族的人再抓回來。

其二,就是像阿剛這樣,用彆人的血來隱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