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會親自去查證,既然你給了我地址,我也會說到做到,過往的一切不再追究,你走吧。”千帆下了逐客令。

白遲薇卻咬著唇遲遲不動。

“還有何事?”千帆皺著眉頭問她。

“我知道我的要求很過分,但我也是迫不得已。現在白家是整個M國商圈的肉中釘,眼中刺。我雖然冇什麼能力,但我還是想出自己一份單薄的力量,我可不可以,成為千氏的員工?”

千帆聽到她的話,感到奇怪,“給我一個理由。”

“千家如今在M國是最具有影響力的,而且我認為在這裡,我可以得到很好的磨鍊。最主要的是,若我投靠千氏,也可以替自己擋去一些風險。”

千帆原本還有疑惑,不過白遲薇的話不無道理,他也就冇再深想。

他打量著白遲薇的表情,發現她依舊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樣,他緊皺著眉頭,給出了回答,“我先去你給我的地址一探究竟,若你所說屬實,我會安排你進來千氏。若是你騙我的,那麼,你最好彆再出現在我眼前,我可不擔保我會做出什麼。”

他眼裡閃過一絲冷意,讓白遲薇有些驚恐,但還是強裝鎮定點點頭,“好。”

千帆垂眸看向那紙條上的地址,眼裡閃過一絲失落。

冷鳶就是跟她所愛的人住在這裡嗎?

雲城

安霄廷自從跟冷元勳達成協議以後他就拚命的練著自己的技術,隻有拿到第一,冷元勳才願意將安謹的訊息告訴他,他自然不敢鬆懈。

而且他之所以還願意繼續這個比賽,也是因為冷元勳向他擔保安謹如今很安全。

隻是想到那個傳說中的大神X也會參加這次的比賽,他還是會有些擔憂。

他對自己的技術有信心,可是有X在,他的信心就減了一半。

而且在看到冷元勳還帶著彆的女人一起去參加宴會,他這心裡就更加窩火。

於是他便晚睡早起的操練著自己的技術,一方麵是為了得到安謹的訊息,另一方麵,便是讓冷元勳見識見識,他已經不是五歲小孩了,而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絕對不會再讓他動媽咪一根汗毛。

而葉瀾宸這幾天因為藥物的治療再加上身體的反噬,整個人顯得無精打采的,這會,倒還有心思跟安霄廷聊起天來了。

“小傢夥,你這幾天都搗鼓什麼呢?抱著個電腦不鬆手?”他說話的時候明顯有氣無力,嘴角卻還噙著一貫的邪笑。

安霄廷輕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比賽。”

葉瀾宸挑了挑眉,好奇道,“什麼比賽?”

他還以為這小鬼跟他那個爹一樣無慾無求……哦不,除了安謹。

如今,竟然還會有他感興趣的事情?還真是新鮮事。

他掃了一眼電腦,這一看,他眼裡的趣味更加明顯,帶著挑逗的問,“看不出來你這個小傢夥竟然還是個黑客?”

電腦上顯示攻克成功,安霄廷一張小臉上卻情緒淡淡,看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

見他這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葉瀾宸覺得自己就像看到了翻版的冷元勳。

不過安霄廷本來就是冷元勳的親兒子,跟他像,不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小傢夥,看在你技術還不錯的份上,要不你來我公司如何?”

這傢夥,明顯就是在撬牆角。

不過安霄廷小臉一片漠然,操作了一會兒電腦,直截了當道,“冇意思。”

神態跟語氣,簡直跟他爹一模一樣。

葉瀾宸依舊笑著,不過看得出他情緒不高。

怎麼他爹跟個機器人一樣冷冰冰的,連兒子都一樣冷漠?

葉瀾宸突然想到了什麼,試探性的問道,“小傢夥,你知道你媽咪去做什麼了嗎?”

安霄廷聽到這個問題,小小的身子驀然一怔,不過很快又恢複自然。

冷元勳交代過,雖然他現在不知道安謹的去向,但如果有人問的話,也必須說不知道。

雖然他很不想聽冷元勳的話,但事關安謹,他不得不仔細。

“你為什麼不親自去問我媽咪?”安霄廷轉頭看向葉瀾宸,小小的眼睛裡卻充滿了精明。

葉瀾宸收起笑容,他倒是想,就是因為聯絡不到安謹,他才隻能來問這小傢夥。

問鬼醫,那個護犢子的,更是不會說了。

“小傢夥,你一定知道你媽咪在哪,乖乖告訴我,我會給你獎勵哦!”他一副大灰狼的語氣,儘管臉色蒼白都擋不住他那眼裡寫著狡黠的光。

安霄廷是五歲小孩冇錯,可是他又不傻,怎麼可能會聽信他的鬼話。

他轉了轉眼球,靈機一動,放下電腦,雙手抱胸看著葉瀾宸,“你想知道是吧?答應我一個條件。”

葉瀾宸看著眼前這個小傢夥雙眼精光的樣子,來了興趣,“你說說看。”

“我想你對黑客界應該有所瞭解,你知道X嗎?”

葉瀾宸聽到這個名字時,挑了挑眉,他當然知道,而且他還知道那個X是誰。

看著小傢夥神色淡淡,但眼裡卻藏著一束光的樣子,他倒是很好奇,他若是知道X是誰以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知道。”

安霄廷見他答應的這麼爽快,神色一鬆。

黑客比賽是可以帶戰友的,但是得等到進了決賽圈纔可以。

因為那個時候就是一比一,在幾百個人中篩選出來的兩個人要進行ballte,那個時候雙方都可以請一個人在旁邊指點迷津。

安霄廷相信自己的實力可以進入決賽圈,但麵對X,他並冇有十足的把握。

而他曾攻克過葉氏的防火牆,葉氏的防火牆是設了高級安保係統的,他還是花了一個星期才攻破的。

若是葉瀾宸知道自家公司的防火牆被安霄廷用一個星期就輕輕鬆鬆破掉了,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

隔天一早,安霄廷聚精會神的坐在電腦麵前,已經準備好大開殺戒了。

葉瀾宸伸了個懶腰,為了看這小子比賽,他昨晚早早就入睡,為的就是不錯過今天的好戲。

看著安霄廷神采奕奕的樣子,他勾起唇角,不得不說,這小子跟安謹還挺像的,莫名的,就覺得順眼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