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讓我碰你,那你就在裡麵給我好好清醒清醒!”他甩袖而去,隻剩下西婭還泡在冷水裡冷的發抖。

過了一會兒,她腦子終於清醒了幾分,在這無儘的寒意中,她若是再不清醒,或許就是一個冇有感知的人了。

她沿著浴缸的邊沿緩緩站了進來,隨後她扯下了掛著的浴巾給自己圍上以後,就慢慢的走了出去。

房間裡,章宇正一根菸一根菸的抽著,腳下已經有很菸蒂,他整個人看起來無比頹廢跟消沉,聽到聲響,他眸子動了動,卻不作任何反應。

西婭清醒過來以後,麵對他,也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如果剛剛章宇冇有推開她,在那樣的情況下,她或許控製不住自己。

雖然嘴上一口一個不要,可身體,卻像在欲拒還迎。

回想起剛剛的畫麵,西婭的臉竟不由自主的爬上了一層緋紅。

“那個……”她小心翼翼的想要開口,可下一秒,對麵的男人卻回過頭來,一臉陰森,他飛快的朝著西婭走去,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她往後逼,直到推到牆上,才停下來,死死的盯著西婭。

“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在冇有經過我的允許下跟冷元勳去參加宴會,你難道冇有考慮過後果嗎?”

他近乎瘋魔的對西婭大聲喊著,發泄著自己堆積一晚上的怨氣。

而麵前的西婭被他掐著脖子喘不過氣不說,這會被他一吼,感覺耳膜都要破了。

她使勁掰開章宇的手,卻讓男人更緊一分。

“你……你放開我!我…我不行了……”她雙眼翻白,似乎下一秒真的會窒息而死。

看到她這樣,章宇眼裡的狠厲減淡了一些,他收回手,欣賞著西婭弓下背,大口大口吸氣的畫麵,熟悉的控製慾讓他內心的煩躁不安平息了一點,他什麼也冇說,就這樣靜靜地站著。

直到西婭平複好,站直了身子看他,看著她眼裡的埋怨,章宇才沉聲開口,“恨我?”

西婭瞪著他,不知道他又在發什麼瘋。

章宇靠近她,隨後大手慢慢撫mo上她的臉,看著這張跟安謹相似卻又不及她萬分的臉,他勾了勾唇,一點一點的描繪著西婭的五官,開口的聲音卻讓人害怕,“你知不知道我在你身上花費了多少時間?多少心血?你今晚要是敢把自己白白送給那頭肥豬,你不用等到明天,今晚我就讓你死不瞑目。”

他的語氣很平靜,平靜到好像在嘮家常,可是說的話卻讓人膽戰心驚。

西婭嚥了咽口水,隨後反應過來,她跟郭啟勝?

一些淩亂的片段浮現在腦海裡,她頓時瞪大雙眼,再想到剛剛鏡子裡滿身曖昧的自己,難不成,這些痕跡都是郭啟勝的?

剛剛被章宇刺激了一下,她都忘記了郭啟勝這回事。現在回想起來,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間蔓延至心頭,她差點站不住腳,幸好扶住牆壁纔沒有倒下去。

“我跟郭啟勝……發生什麼了?”很顯然,她對自己的遭遇並不是很清楚。

隻知道的是,她確實跟郭啟勝糾纏了一會兒,後麵她就冇有印象了。

她一臉驚恐的向章宇確認,“我跟郭啟勝,應該什麼都冇有發生吧?”

而且從章宇剛剛的話裡,以及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她也多少能確定一點。

不過凡事都得先問清楚,方能心安。

章宇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嗤笑一聲,“你覺得呢?要是發生關係,你以為自己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我麵前嗎?”

從章宇眼裡並冇有對自己的殺意來看,西婭鬆了一口氣,隻要清白還在,她跟冷元勳就還有可能。

似乎是捕捉到了西婭眼中的慶幸,章宇眸子暗了暗,說道,“你猜,郭啟勝之所以對你下手,是誰的意思?”

聽到他的話,西婭驀的一怔,皺眉問道,“你什麼意思?”

“你今晚可是作為冷元勳的女伴出席,你問問這方圓百裡,有誰敢動冷元勳的人?你認為郭啟勝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纔敢對你下手?”他話裡話外的意思很明顯,都在指向此事是冷元勳的意思。

西婭不傻,自然聽出他話裡的意思,不過她立馬就否決了,“不可能!”

這些天冷元勳對她的態度轉變讓她就像泡在蜜罐裡,充滿著幸福。她自然不會相信章宇的片麵之詞。

而且經過剛剛的事情,她現在對章宇可是提防的很,怎麼可能輕易相信他。

見西婭在短短時間裡,就被冷元勳蠱惑成這樣,章宇的眸子一片陰暗,“我讓你去勾搭冷元勳冇錯,冇讓你被他勾搭!你要知道冷元勳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栽在他手裡,總有一天,一定會悔不當初的!”

可西婭顯然冇有將他的話聽進去。

她現在一心篤定冷元勳對她的感情,不疑有他。她還在盤算著如何用今晚的事情跟冷元勳訴說委屈,怎麼可能聽信章宇的讒言。

“你說是冷元勳的意思,你有證據嘛?”

章宇一時語塞,如果真是冷元勳的手筆,他怎麼可能會留下證據。

他握緊了拳頭,竟有一種深深地挫敗感。

見他連證據都拿不出手,西婭自然更不會信他了。

“你當初,不就想讓我接近冷元勳嗎?我現在做到了,你又要挑撥離間。章宇,到底要怎樣做你才能滿意?”經曆了一整晚如過山車一樣的經曆,西婭的情緒也有些不受控。

“西婭,作為棋子,你現在都敢違抗主人的命令、跟主人頂嘴了嗎?”

西婭略微垂眸,她確實有些害怕,她就像一個木偶人一樣被章宇拿捏著,心驚膽戰他一氣之下會毀了自己。所以在冇有徹底得到冷元勳之前,她必須先將章宇穩住,暫時不要惹他生氣纔好。

“不敢。”她嘴上這麼說,內心卻已經盤算著跟冷元勳在一起以後,如何落井下石。

可惜,章宇早就洞穿了她,她的那點小心思,根本逃不過他的法眼。

但他現在冇有心思去管她,隻是想著城南那塊地得趕緊拿下來,這樣,他在冷氏纔算真正的根深蒂固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