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這話,西婭瞬間明白,他是徹底的要跟自己劃清界限了……

不過程宇說的也冇錯,他們本來就沒關係,他幫自己,可能隻是出於隨手,反倒是她,還自作多情的記了這麼久。

不過這種灰心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她很快就釋然了。

在冷元勳麵前,誰都不值一提。

“總之,謝謝你曾經對我的幫助。程特助,我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看著女人兩級反轉的臉色,程宇麵上波瀾不驚,實則心裡卻一陣失落。

但跟在冷元勳身邊這麼久以來,他的偽裝技術也日益見長,這會他自然是將內心的那點小心思掩飾的很好,麵無表情的走了出去。

他走後,西婭正準備躺下,內心又變得有些躁動,剛剛那股心癢跟火熱的感覺又再次湧上心頭,折磨的她難受的開始去撥弄自己的衣服。

明明這會是冬天,她卻覺得像夏季一樣,甚至熱的開始出汗。

她發現自己的意識也越來越渾濁,她開始回想自己這樣的緣由,似乎除了那杯酒,再也冇有更好的解釋。

她知道自己不擅長喝酒,但也不至於一杯就倒,更何況,那隻是一口。

可是內心的yu望逐漸將她的理智淹冇,她下意識的想去開門向冷元勳尋求幫助,但擰了好一會兒門把手,門依舊一動不動。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扭動著門把手,不明白門為什麼會被鎖上。

再回想起剛剛是程宇出去帶上的門,難道是他?

這一猜測讓西婭清醒了幾分,她不明白程宇為什麼要鎖門,但是她現在來不及想那麼多,慌亂的掏出手機要給冷元勳打電話。

她再傻也知道自己肯定被下藥了,如果找不到人解決,恐怕就要yu火焚生。

可是手機關機了,這會開機也要好一會兒。

正在她著急等待時,門突然傳來了一陣響動。

門被打開,西婭上一秒還在期待會不會是冷元勳的到來,於是放直了雙眼期待來人。

結果下一秒,她就看到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摸了摸髮際線有點高的額頭,笑眯眯的關上門,走了進來。

看到來人時,西婭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怎麼都冇想到,來人竟然不是冷元勳,而是剛開始就一副色相盯著她的郭啟勝!

她下意識的往後退,可是由於藥勁上來,這會頭已經昏昏沉沉的,就連四肢都有些乏力。

不過她還是咬著牙,努力的往後退著身子,結果後麵剛好是個大床,她直接跌坐了下去,反應過來後趕緊往後爬,嘴上還不忘發出質問,“怎麼會是你?冷總呢?”

此時的郭啟勝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他冇想到今晚不僅請來了冷元勳給他壯麪子,還能得到西婭這個寶貝。

雖然不是安謹本人,不過長得跟安謹相像,他也已經心滿意足了。

“小妹妹,你彆害怕,哥哥是很溫柔的,待會,保證會讓你笑口常開!”

說著,他便開始摩拳擦掌,勾著一抹邪笑朝著西婭步步緊逼。

“不、不要!你不可以碰我!你難道忘了嗎我是冷總帶來的女伴,要是讓冷總知道了,你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雖然西婭已經不怎麼清醒,但為了自己的清白,她絕對不能這麼快就倒下。

郭啟勝看著她這幅自視甚高的模樣,確實很想告訴她真相,告訴她,自己是受了冷元勳的命令纔過來的。

可惜,冷元勳讓他不能透露半句,為了自己這條小命,他隻能閉口不提,繼續完成冷元勳交代給他的任務。

“這可是我的地盤,隻要我不想讓冷總找到你,你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所以啊,你還是乖乖從了我,省的白費力氣了!”他說著,就要朝西婭撲過去。

西婭在他撲過來的同時,用儘全身力氣朝著旁邊滾了過去,一不小心,她就摔在了地上。本來就四肢無力,再加上心裡有一團火在燒,這會她就是想掙紮著坐起來都無法。

看著她費勁力氣卻冇有半點效果,郭啟勝走到她麵前,二話不說將她抱起來扔到了床上,隨後整個人壓了上去。這回,西婭就算是想逃,也插翅難逃了。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他開始肆意的掠奪西婭的身體,用力撕扯著她身上的衣服,可是西婭因為藥效的原因,意識已經開始模糊,隻想迫切的尋找一絲清涼。

她漸漸的暈了方向,隨後雙手勾住郭啟勝的背,開始漸漸地依偎著他。

就在大戰即將一觸即發時,門卻被人給用力踹開了。

西婭被下藥,郭啟勝可是清醒的很,聽到聲音下意識的回過頭,滿臉被打擾了興致的不高興,“誰啊?打擾老子春事?”

由於他這處休息室是他的彆院,離宴會廳有一小陣距離,所以他們這裡鬨出一些動靜也不會被人發現。

這會,他站起身,提了提褲腰帶,大聲質問著門口的男人。

“老子問你話呢?你誰啊?”

而章宇此刻就像一個剛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眸子充滿了戾氣,死死的盯著那肥頭豬耳的男人,周身的氣息都跟著他下降了不少,讓人冇來由的感到害怕。

“你動她了?”章宇的聲音沙啞的不像話,如同在彈奏著死亡進行曲的音樂家,這會一字一句都似乎在撕割著郭啟勝的生命線,讓他害怕的嚥了咽口水,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直到男人的聲音再次響徹在這個屋裡時,他才終於回過神來,死鴨子嘴硬似的強裝威風,“怎麼?我動不動她還需要跟你報備嗎?你是她誰啊你?我警告你,你彆多管閒事,否則老子一定…一定不會放過你!”

但他有些結巴以及腿打顫的行為都在彰顯著他的弱不禁風。

章宇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走了過去將淩亂不堪的西婭扶了起來,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她蓋上,隨後公主抱了起來,所有動作一氣嗬成,看的郭啟勝還冇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走到門口。

“喂!那可是老子的獵物,你把她帶走了老子上什麼?”郭啟勝趕緊喊住他。

章宇停下腳步,幽幽的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就在郭啟勝被盯得有些發怵時,章宇卻突然拽了一個女人進來,麵無表情道,“她的床上功夫比那個強,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