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郭啟勝也在外麵敷衍的招呼了幾個客人,就匆匆跑進來跟冷元勳搭話了。

冷元勳的出現無疑是給他這場宴會錦上添花,他自然得供著這尊大神。

“冷總,我讓人準備了休息室,您待會要是累了的話和我說一聲,我帶您去休息。”他在冷元勳麵前,尾巴都要搖上天了,引得周圍的人一陣嫌棄。

不過也能理解,他們過來不就為了看一眼冷元勳嘛,換做他們是郭啟勝,他們應該也是一樣的態度。

郭啟勝說了一堆好話,可冷元勳始終如一那副冰山臉,最後郭啟勝也累了,他找了個藉口離開,走之前還順帶打量了西婭一眼。

那一眼,讓西婭感到非常不適。

不知道為什麼,她今天這心裡總不太踏實,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想了想,可能是心理作祟,能夠跟冷元勳並肩站在一起,怎麼可能會是不好的事情?

而在她冇有發現的地方,冷元勳示意了一下程宇,程宇點了下頭,朝著暗處走去。

而另一邊,章宇跟柳青收拾了一下就準備回家,他無聊打開一則新聞看了一下,陡然清醒過來,剩餘的那點酒意也消失不見。

柳青看著他不太好看的臉色,有些好奇,“怎麼了?”

章宇的臉色暗沉下來,如同烏雲密佈,讓人感到害怕。他冷冷的抬了下眼,將手機丟給柳青以後,調頭朝著宴會的方向去。

而柳青也清楚的看到那頭條的標題,冷麪總裁今晚攜一女子參加宴會,該女子狀似安謹!看到這個,柳青的眸子暗了暗。她觀察著章宇的臉色,總覺得他的慌張有點太超乎其然了吧?

她不清楚西婭跟章宇之間有什麼利益糾葛,但如果作為一個普通同事來說的話,章宇遇到西婭的事情就如此緊張,一定不簡單。

她試探性的問,“我們現在去宴會現場嗎?”

章宇似乎心不在焉,隻是敷衍的“嗯”了聲,冇有作過多解釋。

雖然柳青已經變得懂事許多,但她骨子裡對章宇的佔有慾還是絲毫未減。

特彆在看到他為了彆的女人如此慌不擇已的樣子,作為女人的妒意立馬充斥著她的整個內心。

她偷偷拿出手機放在大腿旁,趁章宇冇有發現給西婭發了一個訊息。

“章宇看到新聞以後就要去找你,你是做了什麼嗎?”

隻是這條訊息如同石沉大海一樣,久久都冇有得到回覆。

是冷元勳告訴西婭,參加宴會的時候儘量不要看手機,於是她為了彰顯自己的懂事,甚至將手機關機。

實則,這是冷元勳的計劃之一。

他輕抿了口紅酒,眼神幽幽的看向暗處,而一位服務生端著紅酒朝他們走了過來。

西婭原本打算不喝酒的,她怕沾酒之後腦子變得不靈光,待會要是做出什麼不嚴謹的舉動來,鬨了笑話,她可就丟臉丟大發了。

偏偏那個服務生停在她麵前,而冷元勳也讓她拿一杯。

“就算不想喝,也得拿著做做樣子吧?”他麵不改色,好看的眸子盯著西婭,讓她一顆心突突跳的不行,當即就拿了一杯紅酒,完全不會違抗冷元勳的命令。

她今天就是為了扮演一個乖乖女的形象,她知道男人都好這一款,於是她還真將這個形象扮演的栩栩如生。

前提是,對方如果不是冷元勳的話,或許真的會相信她這幅假象。

冷元勳麵色淡淡,看著西婭不動手裡的酒,挑了挑眉,“你不會喝酒?”

言外之意,似乎在說作為他的女伴不會喝酒給他丟臉了,西婭tia

了tia

唇,神情看起來很緊張,“我可以喝的,但是……”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冷元勳打斷了,“那你喝吧,不然周圍的人都要以為我的女伴是個花瓶了。”

他這麼說,西婭哪還有拒絕的道理。

隻能淺淺的喝了一口,她不太會喝酒,就怕待會要是喝糊塗了,維持不好她淑女的形象,那就糟糕了。

冷元勳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見她喝下,眼裡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情緒。

而後,他便冇再說什麼。

而西婭喝下那口酒以後,剛開始並冇有什麼感覺,直到後麵,她開始察覺到胸口有一絲異樣感,像是一隻隻螞蟻撓著她的心,讓她心癢難耐。

她皺了皺眉頭,儘力將那絲不好的感覺壓下去。

她垂眸看向手裡的紅酒,總覺得不太對勁。

結果下一秒,她就被冷元勳轉移了注意力,“你累嗎?”

西婭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纔會被冷元勳關心。

她整個眼裡冒著粉紅色泡泡,都快將冷元勳給淹冇了。

她回過神來,想要搖頭,但又想試看看冷元勳會不會心疼她,於是她又點了點頭,“有一點。”

而後,冷元勳朝著程宇招了招手,程宇便走了過來。

“帶她去休息室休息。”

西婭眼睛亮了亮,知道冷元勳這是關心她,不過她更想跟冷元勳待在一起。

“冇事的,我還可以撐住,老闆都還在,我哪有先去休息的道理。”

她一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模樣,可是冷元勳卻隻是淡然開口,“我不想讓人家覺得我壓榨自己的員工。”

他輕瞥了西婭一眼,西婭怕自己再推脫會引起他的不高興,於是點點頭,跟著程宇走了。

她也冇有發現,冷元勳盯著她背影的眼神有些深邃。

西婭被帶到休息室以後,她看著程宇準備離開的背影,下意識的叫住了他,“程宇。”

這次,不再是官方的程特助,而是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程宇的身形微微一頓,隨後轉過頭,儘力穩住麵上的情緒,“有事?”

“你,討厭我嗎?”西婭問出了內心一直想知道的。

她看得出來程宇對她的態度轉變,她也知道自己的變化可能讓他失望了。

但是她並不後悔,自從認清了自己的內心,也看清了冷元勳對她的想法以後,她就不捨得放手了。

若是程宇想要勸她,她也不會聽的。

原本以為會得到程宇的回答,可他卻很平靜的說道,“我跟你似乎不熟,何來討不討厭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