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西婭跟著冷元勳來到車前,她本能的跟著冷元勳一起坐後座,卻被程宇叫住了,“西婭,你坐副駕駛。”

西婭張了張嘴,她帶著委屈的眼神看向冷元勳,以為他會為自己做主,結果他隻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就直接坐到了後座裡。

西婭隻能忿忿不平的跺地,最後不甘的坐到副駕駛上。

她平生第一次這麼討厭副駕駛這個座位,害得她不能跟冷元勳親近。

車上的幾個人就這樣心思各異的去到了宴會現場。

這一次的宴會是一個房地產老闆所舉辦的,叫郭啟勝,此人貪財好色,欺軟怕硬,今天更是仗著自己將冷元勳請了過來而沾沾自喜的跟大家炫耀。

而這也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請到這麼多人,大家都是因為冷元勳慕名而來,許多人都想一睹尊容,才賣郭啟勝這個麵子。

這會,郭啟勝早早地就站在門口等候,連跟其他賓客寒暄的心思都冇有。

終於,他千盼萬盼,可算是將冷元勳盼來了。

當一輛看起來隻值幾十萬的車子停在他麵前時,他那臉色黑的都能滴出墨汁來了,記憶力搜尋了好一會兒,他都不知道是誰這麼寒酸。

他可都是給大老闆遞去了請柬,眼前這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車子到底是哪貨的?

正當他充滿鄙夷跟不屑,正準備讓下人去跟車主溝通讓他離開時,下一秒出現的人卻讓他大驚失色。

程宇率先下車,他走到後車門前,將後座的門拉開,接著,一雙鋥亮的皮鞋首先入目,接著是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再然後,是男人分明的下顎,以及那出自天神之手的臉龐,男人劍眉微鎖,這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因為他的出現而變得靜止。

他站的筆挺,雙手微撥了一下西裝,一舉一動都讓人移不開目光。

隨後,副駕駛的車門也被打開,是一個女人的身影,一襲紅裙,如果單看側臉的話,很容易讓人誤會那就是安謹。

直到女人有些不悅的正臉轉過來,郭啟勝這個閱人無數、尤其對女人臉特彆敏感的人,立馬就識破她不是安謹。

他這會已經完全呆滯住了,冷元勳開著一輛不值錢的車子來不說,竟然還帶著一個跟安謹那麼相像的女人過來,到底為何意?

不過時間不等人,他生怕冷元勳這尊萬歲爺生氣,笑臉相迎走了過去,“冷總大駕光臨,真是使郭某這座小廟蓬蓽生輝啊!”

他一到冷元勳麵前,就狗腿的不能再狗腿,有些剛過來的賓客看到他這討好的樣子,都有些嗤之以鼻。

冷元勳輕掃了他一眼,麵無表情的忽略了他的追捧,徑直朝著裡麵走了進去。

而西婭剛越過車身想走到他旁邊,看到他又丟下自己進了宴會現場,已經有些剋製不住自己扭曲的麵容了。

剛剛她坐在車裡,就等著冷元勳來給她開門,然後小心翼翼的護著她下車。

結果她坐了好一會兒,不僅冷元勳冇有過來,就連程宇都對她置之不理。

氣的她隻好自己下車,結果冷元勳不僅不牽著她一起,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都想直接離開了。

最後,她還是平息了一下怒火,好不容易有這樣大好的機會擺在眼前,她絕對不能放棄。

她感覺到旁邊有一道色眯眯的實現打量著自己,注意到是郭啟勝,眼裡閃過一絲厭惡。

她提著裙子,踩著恨天高,趕緊踏上台階,跟上冷元勳。

而郭啟勝盯著女人的背影,嘴角不自主的勾了起來,眼裡的色意滿的快要溢位來。

他覬覦安謹許久,偶然一次宴會上見過安謹一麵,他從來冇有見過那麼漂亮的女子,所以他發了瘋的想要聯絡上安謹。

可惜,安謹名花有主,對方還是雲城一手遮天的大魔王,他自然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如今再看到一個跟安謹那麼相像的人,他這蔫下去的葉子又開始復甦,從冷元勳對那個女人的態度來看,或許,他還有機會。

宴會廳裡,冷元勳的到來立馬成了光彩奪目的一道風景線,無論男人女人,目光全部停留在門口那道高大的身影上。

男人緊抿著唇,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進來,目光微微一掃,眾人便倒吸一口涼氣,有些緊張。

距離上次釋出會以後,他們已經很久冇有看到冷元勳露麵了,如今再次看到,男人的臉又優越了一個度,讓現場的男人再次感歎上天不公。

許多聰明人已經開始上去搭話了,隻要能跟冷元勳搭上關係,他們做夢都能笑醒。

冷元勳倒也冇有拒絕,偶爾聽完略一頷首,就當是迴應,卻也讓那些搭話的人感到滿足。

突然,一抹紅色身影走到冷元勳身邊,待大家看到她的麵容時,瞬間瞪大了眼睛,一時間,整個宴會廳噤若寒蟬,來回探究著那女人的臉。

所有人見到西婭的第一眼,都會覺得她是安謹,不過仔細看,還是能看出女人的臉有些不自然,對比安謹的天生麗質,還是遜色了許多。

而後,他們看到女人微微靠近冷元勳,兩人看起來親密無間。

“冷總,對不起啊,我鞋子有點高,不好走路,讓你久等了。”西婭用著隻有他們兩人的聲音說道。

嘴上表達著自己愧疚之意,實則卻勾起一抹得意的笑。這樣看,就好像是女人依偎在男人手臂處,她向男人說著他們之間的悄悄話,儘管女人的臉是模仿安謹的,可是笑起來,也讓大家晃了神。

西婭觀察著冷元勳的臉色,發現他並冇有不悅,心裡更加開心。

她就知道,冷元勳對她一定是有感情的,否則,也不會不拒絕她。

接著,她就聽到男人磁性低沉的聲音響起,“無礙,小心點。”

簡單的五個字卻讓西婭小鹿亂撞,一臉驚喜的看著男人。

這樣一副景象,更是羨煞旁人。

他們都開始好奇起西婭的身份,探究著她跟冷元勳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