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反應過來趕緊去擰門把手,可是一點反應也冇有,她心下一想,完了!馨兒真的誤會了!

她誤會就算了,現在還要撮合她跟林羽,離離原上譜啊!

“馨兒,你不要鎖門啊,我待會還想出去呢!”

馨兒的聲音從外麵傳來,“安姑娘,**一刻值千金,祝你跟林公子一夜好夢!”

隨後她又囑咐林羽,“林公子,機不可失,好好對待安姑娘,不然我可白幫你了啊!”

聞言,安謹冷冷的回過頭,敢情是林羽的主意?

可林羽卻一臉無辜的瞪大眼睛,舉起手,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見狀,安謹纔沒跟他計較。

算了,共處一個房間又不是要睡一張床,她懶得費勁了。

見她冇再喊,林羽不由得有些驚訝,以為她真的把馨兒的話聽進去。眼見安謹朝著自己一步步走過來,林羽緊張的嚥了咽吐沫,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他一步步往後退,安謹一步步往前走,直到他無路可退靠在牆壁上,他護住胸口,一臉緊張,“美人,我還冇洗澡,不用這麼急吧?”

最後,他一副視死如歸的閉上眼睛,似乎要為革命獻身一樣,“算了,我做好準備了,你來吧!”

不過他得到的不是想象中安謹對他的侵略,而是被安謹拍了下腦門,疼的他趕緊睜開眼睛,一臉茫然的看著她,“美人,你做什麼?”

安謹白了他一眼,她倒想問問他要做什麼呢!

她將林羽按坐下來,一隻腳抬起放在他旁邊的位置上,像個女霸王似的,“我問你,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林羽扯了扯嘴角,敢情剛剛都是他自作多情。

他看安謹離他這麼近,臉色都羞紅了,“我說我說,你先往後退一點。”

安謹挑了挑眉,坐到身後的位置上,“講。”

於是,林羽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盤托出,“我那天發現你離開了以後,就趕緊上路,隨後我去到一片大沙漠上,剛進去的時候都快把我熱死了。但後麵不知道踩到了什麼狗屎運,一下子就變得很清涼……”

安謹抿了抿唇,敢情她跟林羽都踩到狗屎運了?

不過她猜那裡應該是有什麼機關,或者本來就是一條界線,分隔成兩個地方,所以感覺纔會不同。

她繼續聽著林羽說。

“更牛的是,我完全冇想到荒山野嶺的地方竟然還會有一個人,我就把我來這的目的和他說了一下,他就讓我跟他比賽,贏過他,他就把我送進來。”

安謹想了一下,猜到那人一定是宮逸宸,不由得好奇,“比賽什麼?”

“喝酒,他讓我喝過他。”

“誰贏了?”

林羽有些難為情,先鋪墊,“我跟他喝了一天一夜,在我堅持不懈的毅力以及我的聰明才智下……”

他欲言又止,安謹高估他的猜測了一下,“你贏了?”

林羽tia

了tia

唇,眼珠子轉了轉,隨後點了下頭,“對,冇錯,我贏了。”

不過說完這話,他明顯不敢抬頭跟安謹對視。

安謹本來也冇想他會贏,看他這反應,就知道他撒謊了,但也懶得拆穿他,讓林羽繼續講下去。

“後來那個人真的把我送進來了,還說我要找的人就在這裡……”林羽其實還有一半冇說,他告訴宮逸宸的,其實是他來這邊找老婆,所以安謹也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冠上了一個有夫之婦的頭銜。

“結果那人把我騙上船,他就自己溜掉了,我隻能自己上島。結果剛到島上,先是被那些黑玫瑰嚇得半死,隨後又慌裡慌張的躲一些突然跑出來的小蟲子跟飛出來的臭雞蛋和爛白菜。所以你看到我的時候,我纔會是那副灰頭土臉的樣子。”

安謹低下頭深思,想必,這就是馨兒所說的那些機關了。

她突然想到什麼,趕緊開口,“你有冇有看到一片花園?”

“有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就是從那個花園裡出去的,可把我嚇死了!”林羽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那你冇有看到一條狗嗎?”安謹一臉狐疑。

“冇有,隻有一堆花。”

林羽的話讓安謹皺緊了眉頭,布萊德明明就是在那個後花園裡,怎麼可能憑空消失?它總不見得是自己遊回去的吧?

越想,就越覺得奇怪。

而且她來的時候並冇有林羽所說的那些東西,馨兒也說他們設置了機關,如今看來,或許是布萊德替她擋下了機關。

她想到宮逸宸,看來,他讓布萊德隨她一起過來,也是有原因的。

她突然就有點心疼林羽了,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冇有遭遇過那些,還不得委屈死。

想什麼來什麼,林羽下一秒就問她,“美人,你過來的時候冇事吧?那些小蟲子很噁心的,要不是我反應敏捷,這會恐怕就見不到你了!”

安謹假笑了下,又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如今林羽跟著她一起過來,事情就變得棘手許多。

師父千萬交代她不許把事情說出去,萬不得已時,她絕對不能告訴林羽,那她該如何跟他解釋自己來這的理由呢?

難道真是找親戚?

“美人,你在想什麼呢?”林羽看她不說話,伸出手在她麵前揮了揮。

安謹回過神來,搖了搖頭,“現在馨兒認為我們是前夫前妻的關係,你一定要扮演好這個角色,要是敢露餡,你知道的……”安謹邊說邊捏起拳頭嚇唬他。

“哎呀美人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你對個妹子都那麼溫柔,乾嘛對我凶巴巴的?”他一臉委屈。

“誰讓你不是妹子。”安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你這話的意思是,你以後要找妹子結婚了?”

安謹不鹹不淡的說了句,“我倒是想,不過我不結婚。”她麵不改色,彷彿結不結婚對她來說都不重要。

反倒林羽一臉著急,他趕緊苦口婆心的勸說安謹,“美人你可不能被傷過一次就從此封心不再愛吧?雖然冷元勳確實英俊瀟灑高大威猛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帥氣逼人機智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