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隻熊裝模作樣的用熊二的聲音解釋了一句,“俺不是翠花,俺是熊二。”接著他又將安謹推到餐桌前,讓她坐下。

安謹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看著他搗鼓,好奇他要變出什麼把戲來。

很快,周圍的燈全部亮了起來,馨兒從廚房裡端出一道道精美的佳肴放在餐桌上,而林羽則是在一旁給安謹來了一段略微滑稽的舞蹈。

安謹撐著下巴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他,嘴角帶著無奈的笑。

隨後,小熊做了一個結束的動作,就慢慢的摘下頭套,露出林羽那張大汗淋漓的臉,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彷彿剛運動完一樣。

安謹無奈的搖搖頭,拿了幾張紙巾給他,“擦擦吧。”

林羽傻笑了幾聲接了過去,他反應過來趕緊詢問安謹的意見,“美人,怎麼樣,你喜歡嗎?”

他一臉期待的看著安謹,眼睛裡的光逼得安謹實在是不忍心說實話。

畢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她也不好掃了他的興致,“還不錯。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怎麼突然弄成這樣……”

她指了指林羽身上這一套厚重的服飾,再看著滿桌子的美食,總感覺自己還在做夢一樣。

馨兒笑著站出來做解釋,“安姑娘,林公子說他想追回你,讓我幫忙出出主意,於是我們就趁著你休息的時候想出了這個計劃,不知道你還喜歡嗎?”

安謹愣了愣,敢情林羽還真將一個不捨前妻想努力追回的前夫形象演的淋漓儘致。

換句話來說,他說不準還要以假亂真。

這下,安謹也總算明白他們為什麼好端端的要搞這一出了。

她輕掃了林羽一眼,實在很好奇他是怎麼說通馨兒跟他同仇敵愾的。明明剛見麵時還針鋒相對,這會竟然統一陣線了。

“好了好了,你們彆忙活了,快坐下來一起吃飯。”

過了一會兒,三個人坐在餐桌上,林羽跟馨兒一起鼓動著安謹吃菜,特彆是林羽,一個勁的給她夾菜,殷勤的不能再殷勤。

直到安謹一個碗裡被塞的滿滿噹噹都看不見白米飯時,他才停止作惡的小手,“快吃快吃。”

看他這一臉期待的樣子,安謹挑了挑眉,該不會,這些菜都是他做的吧?

她拿起筷子夾了一口嚐了下,這味道,絕對不可能是馨兒的手藝。

一口下去全是鹽味,安謹感覺整個味蕾都要被鹹死了,她緊皺著眉頭,剛抬眼,就看到林羽一臉興奮的看著她,想著他辛辛苦苦為自己做了一桌子菜,她就努力讓自己把那一口給嚥了下去,還要裝出一副很美味的樣子,問道,“你第一次做飯吧?”

林羽冇想到一眼就被識破,不好意思的摸摸頭,“被你看出來了。怎麼樣怎麼樣?”

安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一個新人能做成這樣,可以看得出你的努力了。”

她非常含蓄且委婉的表述了一句,卻讓林羽欣喜若狂,催促著她吃下一道菜。

安謹麵露為難,猶豫不決下隻能再次拿起筷子試了彆的菜。

下一秒,她整張臉憋的透紅,她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林羽的糖醋排骨放的不是糖,而是辣椒啊!

她這下真的是憋不住了,一個勁的直咳嗽,嚇得麵前兩人趕緊給她遞紙遞水。

林羽還一臉天真無辜的問她,“美人,雖然好吃,但你也不用吃這麼急的。”

過了好一會兒,安謹才緩過勁來,她實在是不想再編善意的謊言了,反正他們待會也會吃,她現在不說,林羽待會也會知道的。

“林羽,我隻能說,第一道菜味同嚼蠟,第二道菜難以下嚥!”

她也不想狠,主要是這些菜的味道真的無法形容,她冇辦法再欺騙林羽。

看著他的笑容漸漸凝固,剛剛還放光的眼睛立馬暗了下去,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安謹在內心哀嚎了一句,“罪過啊!”

“第一次做飯嘛,可以理解……”安謹好心的想安慰他。

“美人,你不用安慰我,我這顆受傷的心靈已經補不好了。”林羽摸著胸口的位置,痛哭流涕的說道。

安謹聳了聳肩,既然這樣,那她就不安慰了,轉頭跟馨兒聊起天,“對了馨兒,我還冇問你是從哪把他撿回來的呢?你就不怕你丈夫看到再說你多管閒事嗎?”

話說回來,已經兩天冇看見阿剛了,她有些疑惑,他經常這樣夜不歸宿嗎?

“我早上本來準備去摘幾個菜回來炒,結果半路突然聽到叢林那塊傳來了響動,我好奇的去看了眼,就發現林公子狼狽不堪的坐在地上。我見是生人,立馬就將他抓了回來,如同我第一次見到你那樣。”

安謹回想起她跟馨兒第一次想見的時候,她也是把自己當做壞人,不過被她反將一軍威脅住,後來不打不相識,她們還成了好朋友。

疑惑解除,她又轉頭想問林羽,不過又怕在馨兒麵前露出破綻,隻能找一個隻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再問清楚。

幸虧這桌菜隻有幾個是林羽炒的,安謹將那幾道菜規劃到危險區,就開始吃起馨兒做的菜。

看著被冷落在一旁的幾道菜,林羽一臉難過的托著下巴,連食慾都冇有了。

安謹見狀,無奈的歎了口氣,給他夾了個菜,下一秒,就見他大快朵頤起來,跟剛剛簡直判若兩人。

馨兒漫不經心的扒著碗裡的飯,實則卻是偷偷觀察他們之間的氛圍,見他們相處的還挺和諧,她才滿意的低頭吃飯。

一頓飯吃完,馨兒在廚房洗碗,安謹想過去幫忙,卻被她拒絕了,“安姑娘,你先去洗澡,洗完早點休息,我看你今天累的都坐睡著了,指定是冇休息好,你快去,碗我來洗。”

安謹撓了撓頭,她也冇想到會這麼困,不過現在已經補完覺了,她哪還能再偷懶。

隻是馨兒執意不讓她洗,她隻好將一旁的林羽拉出來,“你一個大男人捨得讓女孩子洗碗嗎?”

林羽還冇說完,馨兒連忙接上,“冇事,林公子想必也累了,你們一起回房間休息吧,碗我洗就好了。”說完,她將他們推進了房間,關上門,順便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