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就是你前夫?”馨兒半信半疑,看著眼前似乎有些…傻的男人,她實在是無法理解安謹怎麼會看上這樣的男人。

她以為安謹這樣的絕色美人,起碼也會喜歡那種高大威猛、英俊瀟灑的男子,怎麼說,也不該是眼前這位頂著一頭金髮,灰頭土臉,身上像是滾了好幾個水溝的男人。

馨兒怎麼也冇想到,她的想法會在以後的某一天裡被證實。

“是啊,我也冇想到他會跟著我到這裡來,我還跟他賭氣著呢,就不太想承認他的身份。但我又怕你真的以為我們是壞人,將我們趕出去,才隻能跟你說真相。”

安謹委屈起來,那是連女人都會心疼的程度。

看著她說的梨花帶雨,眼淚順著眼角滑落在她皎白的一張臉上,讓人我見猶憐,馨兒立馬抱住她,隨後忿忿不平的看著坐在對麵一動不動的男人,開口斥責他,“安姑娘都哭成這樣了,你就算是前夫,也不該如此無動於衷啊?你連安姑娘這麼好的姑娘都不要,我看你以後也討不到好妻子!”

馨兒一向說話都客客氣氣的,這次也是真的心疼安謹,竟然都咒起林羽來了。

安謹靠在馨兒肩頭上,時不時發出啜泣的聲音,實則,她卻是強忍住笑意在看好戲。

她不用看,都知道林羽這會指定低著頭跟個小鵪鶉一樣,她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不這樣說,馨兒恐怕不會相信他們。

等到馨兒劈頭蓋臉一頓訓斥之後,林羽趕緊坐到安謹身邊,臉上寫滿了委屈。

安謹也知道再玩就真玩過了,於是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替林羽說話,“馨兒,你不要說他了,我們是和平分開,既然性格不合就不要再強求了。”

冇想到林羽反而站出來,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跟她做保證,“美人,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會了,我這次過來就是求原諒的,你跟我複婚吧!”

他倒是入戲了,可安謹的嘴角都已經要抽上天了。

馨兒在一旁以一副過來人的姿態為他指點迷津,“光嘴上說有什麼用?你得付出實際行動。”

兩人這會倒是統一陣營了,全然忘記剛剛的氣氛有多麼僵硬。

安謹就看著他們在一旁激烈討論,感覺都忽略了旁邊還有她這個當事人。

“你們,看看我可以嗎”

林羽回頭看了她一眼,敷衍的回了一句,“美人你稍等一下。”又繼續跟馨兒探討攻略安謹的戰術。

安謹扶了扶額,討論的那麼認真乾嘛?傷過一次心就夠了,她可不想再有第二次。

她垂下眸子,神情看起來有些落寞。

或許是這幾天太勞累,她這低個頭的功夫,竟然就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夢裡,她看見遠方有一束光,有些刺眼,可她的腳步卻不由自主的朝著那束光走去。

忽然,她被吸了進去,等到她反應過來,卻站在一個很大的庭院中。

她看了看周圍的場景,像是古代王爺居住的地方,她正疑惑著,卻看到一個長袍男子抱著一個小孩子走了出來,她看不清他們的臉,卻能聽得到那男子的聲音。

“小熙啊,彆怪舅舅,誰讓你是他們親生的呢?舅舅隻能找一顆靠譜的旗子來代替你了。不過舅舅會給你找一個好家庭撫養你長大成人的,希望你永遠都不要回來,否則,舅舅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的。”

那男人似是在撫mo著小孩子的臉,說出口的話卻是那樣慘無人道。

安謹感到後背有些發涼,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聲音的第一反應,竟然會是熟悉……

熟悉過後的害怕讓她有些失神,等她再抬起頭,那男子卻抱著小孩朝著她這個方向走過來。

情急之下,安謹下意識的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可她觸碰到旁邊的小樹時,手卻穿了過去,她才意識到,這會她是在夢裡,所以她不用擔心被髮現。

隻是她很疑惑自己為什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那個陌生男人,還有他懷裡的小孩子,到底是誰?

可男人已經離開了,隻剩下她還站在庭院中。

就在她想進到那裡屋一探究竟時,周圍突然黑了下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世界裡,安謹下意識的摸索著周圍,突然,她的耳邊響起了一道涼嗖嗖的聲音,“你在找什麼?”

安謹下意識的尖叫一聲,隨後夢境拉回現實,她感覺整個身體陷入了拉扯、掙紮,如同掉進無儘的海底,她拚命的遊,用力浮出水麵,再次看到那束光,她用力的往上一蹬,徹底驚醒了過來。

她從床上坐起來,整個人如同剛從水裡撈出來的,大汗淋漓,剛剛的噩夢還讓她有點後怕,真實到她以為那都不是夢。

她拍著腦袋,正疑惑自己為什麼會做那樣的夢時,周圍突然亮起幾道暖光,隨後,一陣優美的華爾茲響起,暫時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她這才發現周圍一片黑暗,唯有幾道暖光在房間裡頭。她揉了揉眼睛,起身檢視究竟。

她下意識的輕喚馨兒跟林羽,隻是冇有人迴應她,房間裡安靜的隻有她的腳步聲。

突然,她的背後被人輕拍了一下,剛剛噩夢的記憶又再次浮現在腦海裡麵,那股後怕的情緒也湧上心頭,安謹做足了心理準備,才慢慢的回過頭。

她閉著眼睛,在內心掙紮了許久,才慢慢睜開一隻眼睛,終於,她看清楚是誰拍了她的肩膀。

一隻熊……

她正詫異著這裡為什麼會有一隻熊時,那隻熊卻緩緩朝她伸出手,隨後她就看見那緊撰的拳頭緩緩攤開,裡麵放著幾個糖,糖中間放著一張小紙條。

安謹拿起來一看,那上麵,赫然是林羽的文筆,“你如同三月的風,六月的雨,一舉一動,都走到了我的心裡。”

雖然很押韻,但安謹還是一頭黑線。

接著,那黑熊又不知道從哪變出一束玫瑰,遞給了安謹,還模仿熊二的聲音,“翠花,俺送給你的。”

惹得安謹哭笑不得,“你纔是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