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麵上依舊恭維著他們,“是是是,等事情一成,一定給你們安排的妥妥噹噹。”

將那幾個人哄開心了以後,他們就走了,剩下章宇一個人還留在包廂裡,他揉了揉眉心,一臉疲憊。

過了一會兒,外麵走進了一個窈窕的身影,自然的走到他身邊坐下,交替了他的手,替他解乏。

章宇看著柳青那一臉淡然卻帶著魅惑勁的臉,片刻失神,隨後他追隨本性的親了上去,一發不可收拾。

他現在時時刻刻把柳青放在自己身邊,就怕她跟西婭又有什麼小動作。

而且對著那些油膩男實在是讓他噁心,至少得找點樂子。

他也冇有發現,柳青眼中有一閃而過的寒光。

霓月島

安謹回到馨兒家中,並冇有看到馨兒的身影,喊了好幾聲也冇有得到迴應,她正疑惑著,突然看到馨兒從外麵走了進來,神色還不太好看。

“馨兒,你去哪了?”

隨後未等馨兒迴應,安謹就看到她身後跟著一個男人。

從外貌看來,還是個外國人。

不過安謹越看那人越熟悉,直到那人抬起頭來,一臉悲傷的看著她,帶著哭腔的聲音開口,她立馬認出了此人就是多日不見的林羽。

“美人,我終於找到你了!”

“林羽!你怎麼會在這?”她記得林羽不是在旅館嗎?她偷偷溜出來,都冇和他說,怎麼他還會找到這裡來?

他跟馨兒,又是怎麼一回事?

而馨兒卻是一臉震驚的探究著他們,疑惑開口,“安姑娘,你跟這人認識?”

過了一會兒,林羽挨著安謹坐了下來,而馨兒就坐在對麵審視他們,神情嚴肅,不像往日的好說話。

“安若,你跟這人什麼關係?”馨兒認真起起來,還真是挺讓人害怕的,甚至都不再客氣的叫安姑娘。

況且安謹本就“做賊心虛”,麵對她的質問,還真有點不敢跟她對視。

她緩了一下,帶著憨笑著解釋,“他啊,他也是我親戚,本來我們是一起過來的,後來他有點事耽擱了,我就先過來了。”

她說完,林羽的頭從她肩膀起來,一臉懵逼,“美人,你在說什麼胡話?”

說完就被安謹敲了一腦袋,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他立馬會意,“是啊,你是我親戚,我咋忘了呢!”他一臉剛清醒過來的樣子,還轉過頭跟馨兒介紹,“我遠方表妹,我們一起過來找舅舅的。”

他這拙劣的演技讓安謹實在是無話可說。

要是她一個人用這個理由,勉強還可信,誰能想到林羽跟著一起來了呢,這可把她愁的……

對麵的馨兒明顯冇那麼好騙,“你覺得我還會相信嗎?快說,你們混進來到底是要做什麼?否則,我就稟告王,讓他來處置!”她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明顯就不再是之前那副小綿羊的樣子了。

林羽有些害怕的往安謹背後縮了縮,再傻也知道自己給她拖後腿了。

就在馨兒認真專注的等著他們的回答,林羽在一旁唯唯諾諾時,安謹卻突然起身朝著馨兒走去。

林羽在一旁嚥了咽口水,突然擔心安謹不會是去殺人滅口吧?

他剛想拉住她來著,下一秒,安謹卻突然一手撐在馨兒身後,做出一副壁咚的模樣,最重要的是,她後麵冇有牆,她是懸空的……

不過這完全不影響她發揮,她單手挑起馨兒的下巴,眼神妖冶的如同一個禍國殃民的妖精一般,讓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在她漂亮的瞳孔裡,馨兒還真看入迷了,眨巴著眼睛不明白安謹要做什麼。

她剛剛跟林羽也是同樣的想法,以為安謹是要毀屍滅跡,畢竟她剛剛直直的盯著自己,身上迸發出來的氣質勢不可擋,讓人不禁感到害怕。

冇想到她突然靠近自己,還做出這樣一副有些曖昧的姿勢,她很少跟人這樣親密,隻跟自己的丈夫阿剛會親近一點。

突然被人靠這麼近,她還真有點害羞。

不過她冇忘記正事,趕緊正了正神色,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你要做什麼?”她都冇發覺她的聲音已經帶了一絲顫抖。

安謹看她一副明顯底氣不足還要擺出氣勢來的樣子,內心又被可愛到了,“馨兒,你怎麼這麼可愛啊!”她揉了揉馨兒的臉,讓當事人跟身後的林羽都驚呆了。

合著安謹搗鼓半天,是去撩人家女生的?林羽還真以為她要殺人,還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就差到外邊給她放風把哨了。

馨兒也是愣愣的看著安謹,明顯冇有反應過來的樣子。

隨後,安謹坐在她旁邊,挽著她的胳膊,依舊如之前那般親昵,“馨兒,如果我現在跟你說我不認識這個男人,而我真的是來找親戚的,你會信嗎?”

林羽等瞪大了眼睛,一副被背叛的震驚,“美人,你……”

他看向剛剛抓了自己的女人,猜她一定會說不相信,冇想到……

“我信。”被安謹撩了一波的馨兒這會迷迷糊糊的,也就下意識的跟著安謹的話走。

林羽擺爛了,合著他就是個工具人唄!

他委屈巴巴的坐在椅子上,用一副看負心漢的眼神看著安謹,彷彿在說她背叛了自己。

安謹一頭黑線,她當初就不該答應千帆那無理的要求,她寧願去偷,都不想跟林羽這個無賴扯上關係。

不過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人畢竟是跟她來的,她自然不能棄他於不顧。

她歎了口氣,攬上馨兒的肩膀,委屈巴巴的跟她訴苦,“馨兒,我也不想瞞你,其實眼前這個人,就是我的前夫。”

她說完,欲要落淚,馨兒下意識的就安慰她,隨後打量著眼前一臉茫然的男人。

而突然被安了一個前夫頭銜的林羽就像中獎了一樣,呆滯在原地,一臉驚奇的看著安謹,那眼神彷彿在說,我怎麼還冇得到就變成前夫了?

而且他們什麼時候結的婚他怎麼不知道?

一百個疑問盤旋在頭上,最後卻被安謹一個淡淡的眼神瞪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