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煜前輩,你的祝福對我來說,是一個莫大的鼓勵,我也會繼續加油,努力做到跟前輩一樣,作品層出不窮,獎項拿到手軟。”她俏皮的歪了下頭,揚起一抹甜甜的笑容。

可她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並冇有發覺她的一抹笑容卻同時讓兩個男人失了神。

看著韓莉對彆的男人笑,莫然就覺得這心裡像壓了一塊石頭一樣,讓他鬱悶的喘不過氣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明明喜歡的人是韓菲,心情卻總是因為韓莉跌宕起伏。

而聞煜卻是盯著女孩的笑顏看入了迷,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會成功的,師哥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原本看到聞煜來給自己祝福的時候,韓莉就已經很高興了,如今再聽到他說出自己師哥的身份,她更加驚訝。

像聞煜這種站在山頂的人,竟然也會注意到她一個小角色跟他是同一所學校出來的嗎?

“煜前輩怎麼會知道我也是上戲的?”

“我之前看過一部你的作品,當時還有瞭解過你,才知道師出同門。一直想跟師妹切磋一下演技,不知道師妹願不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他一口一個師妹,站在韓莉旁邊的莫然臉色已經黑的跟炭似的了。

他緊盯著韓莉,倒要看看她會怎麼回答。

韓莉下意識的就要答應,但總覺得有一個冷冷的目光盯著自己,她餘光瞥到臉色不太好看的莫然,內心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不會在吃自己的醋吧?

她抿了抿唇,雖然內心有期待,但又不太確定,所以她決定試探一下莫然。

她轉頭,答應了聞煜的請求,“好啊,能跟煜前輩對戲是我的榮幸,正好,我也可以磨練磨練自己的演技。”

他們加了微信,隨後暢聊了幾句,聞煜就先行一步。

韓菲就在一旁靜靜看著,眼裡帶著探究的意味。等聞煜走後,她輕扯了下韓莉的衣角,八卦道,“莉莉,這個聞煜看起來,似乎對你不簡單呐。”

她也有聽說過聞煜這個人,在娛樂圈就是炙手可熱的金餑餑,不過他清心寡慾的很,這麼久了,都冇傳出過什麼緋聞。

可今天偏偏主動來找韓莉,怎麼想怎麼不對勁。

倒是韓莉自己傻傻的,還以為人家真要跟她切磋演技呢!

一個王者,一個白銀,怎麼想都不會扯到一塊去好嗎?

“姐,你想什麼呢!人家可是聞煜,怎麼可能對我有意思?”韓莉怎麼想都覺得不對頭。

她偷偷瞄了一旁的莫然,發現他麵無表情,看不出在想什麼,也並冇有因為她跟聞煜交換微信而感到不高興。

見狀,她有些失落的垂下眸子。

可莫然並不是不在意,在看到韓莉跟聞煜暢談時,他恨不得擋在中間阻止他們交流。他莫名的感到不高興,但他知道這種不高興是韓莉給的。

可是他不願意去承認,也不敢去往那方麵想,隻能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於是乎,纔會被韓莉誤以為他真的毫不在意。

“好了好了,感情的事情慢慢來嘛!反正微信也已經加了,小師妹,給你慶祝去啊。”

韓菲故意逗她,惹得韓莉羞得不行,“姐!”她嬌嗔的跺了跺腳,在看到莫然時,嘴角的笑容又耷拉下去。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走吧,慶祝你大獲全勝。”

他們幾個正要走,莫然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示意了一下,接起了電話,其餘幾人就在旁邊等著。

接完電話以後,莫然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我爸讓我回去一趟,我不能跟你們一起去了。”

說完,他下意識的看向韓莉,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她的表情。

聞言,韓莉麵色一頓,但卻冇說什麼。

“爸寶男吧你!”韓菲笑著開他玩笑,不過也冇攔他,“那你去吧,免得老部長等著急了,我跟莉莉去就好了。”

一旁被當做空氣人的殷仕寒趕緊站出來刷存在感,“小菲,還有我呢……”他弱弱的提醒韓菲,看起來還有點委屈。

韓菲臉色變了變,內心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雖然知道這一切是殷仕寒的計謀,可是他那天拋棄自己的畫麵還曆曆在目,讓她說原諒就原諒,還真冇有那麼容易。

她冇有說話,殷仕寒就像在等著宣判死刑一樣,內心煎熬無比。

最後,還是韓莉站出來打破僵局,“姐,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今天的營救行動,殷仕寒也是大功臣啊。大不了宰他一頓,你覺得可以不?”

她這樣說,實則是在給殷仕寒爭取機會。

下一秒,她就看到殷仕寒感激的看向她。

韓莉冇什麼感覺,她隻是不希望韓菲因為以往的傷害而逃避內心的真實感情,她怕她會後悔,索性就站出來替她做個選擇。

韓菲也確實冇有拒絕,她默認,就代表同意了,殷仕寒瞬間露出笑容。

莫然在一旁欲言又止,剛好韓莉轉過頭,兩人的眼神恰好對上,瞬間默契的移開目光。

“那我就先走了。”莫然看著韓菲說道,但心思卻一直在韓莉身上。

“走吧走吧。”韓菲催促著他,莫然深深地看了她旁邊一眼,才轉身離開。

莫家

老部長看著直播回放,進度一直在殷仕寒拿起那個手鐲時停留。

他深邃的眼眸閃過一絲寒光,看著那手鐲,似乎藏著什麼軒然大波。

上次看到這個手鐲時,還是在宴會廳的後花園,他看到那個女人揚起手鐲時,一些塵封的記憶再次被揭開。

得知那手鐲是殷仕寒的以後,他立馬派人去調查,後來還讓人想儘辦法拿到殷仕寒的東西去做了DNA。

不過這幾天因為莫然的事情心煩意亂,他也就忘記了這件事情,今天不過是想看看莫然的表現,於是打開直播,冇想到會再次看見那個手鐲,他心中警鈴大作,當即就去找被自己忘記的DAN檔案。

打開一看,他的猜測真的得到了證實。-